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07章 逆转的王子
    苏门答腊扼守海峡,堪称是南海重地。

    从郑和第一次下西洋开始,这里就是他关注的焦点,以至于用了施进卿来钳制海峡。

    这里雨林密布,天空湛蓝的让人以为这个世界就该是蓝色的。

    翠绿的山脉延绵起伏,间或有湖泊河流点缀其间。河流一直延伸,直至流入大海,归于深蓝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海浪猛烈地扑击着礁石,飞珠溅玉。

    海浪不是一波,而是连续三波,一浪接着一浪的扑击着海岸。

    三百余人就站在海边,听着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,静静的。

    这群人大多赤果着上身,为首的男子才穿了件明人的袍子,他看着远处的密林,咬牙切齿的道:“那个打渔的小子只敢躲在密林里吗?”

    男子冷笑着说道:“那个老渔翁被我给杀了,小渔翁胆小如鼠,可他居然敢谋逆,这是有人在怂恿,有人在帮凶!去杀光他们,出发!”

    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冲进了密林之中,他们的目标就是山顶,在那里,老渔翁,或者说是苏门答腊的老国主的儿子就在上面。

    而这里为首的男子自然就是干掉老渔翁,差点被明军干掉,最后方醒出于某种目的而故意放过他,并且让他接任国主宝座的前国主之子。

    当年老渔翁为他老爹报仇,然后他老娘践行诺言,从此这边多了个渔翁国主。

    而男子作为被抛弃的王子,自然是不肯罢休的,所以就寻机干掉了老渔翁,然后得了大明的许可上位。

    可老渔翁虽然去了,他的儿子却在。

    两边厮杀了许久,最终老渔翁的儿子前王子不敌,就逃到了山上,准备养精蓄锐,从头再来。

    可现任的国主却想斩草除根,所以今日他就集结了国中最精锐的战士,准备一举干掉这个对头,一统苏门答腊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密林中植被丰富,松树、乌木、樟树、檀香树……树上鸟鸣啾啾,清脆悦耳。

    偶尔上面突然现出一只红色毛发的猩猩冲着这些入侵者们咆哮一声,然后迅速消失。

    三百余人杀气腾腾的一路上去,连最凶悍的苏门答腊虎都只能避之三舍。

    到了半山腰时,前方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,国主一挥手,得意的道:“他忍不住了,他忍不住了!杀上去!谁杀了他重赏!”

    这里的重赏不但是财富,还有女人粮食,所以这些矮小但却灵活的军士都拎着简陋的长刀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国主负手缓缓而上,就像是爬山般的悠闲。他甚至还盯着一只很少出现在山地的貘注视了片刻。

    貘被这些人惊动了,它的鼻子一伸一缩的,然后看了国主片刻,掉头就往山下跑。

    它将会回到水里,然后躲进水里,伸出鼻子呼吸

    国主笑了笑,他将到达山顶,然后审判那个叛逆。

    就在他上方的一百多步处,两帮人正在拼命的厮杀着。

    仇恨的眼神,沉重的呼吸,尖利的惨叫……

    山上的人数少些,只有两百人不到,可他们居高临下用弓箭在虐着下方仰攻的对手。

    国主上前看到这个场景,不禁怒道:“杀上去!退后的都杀了!”

    于是国主一方有个身材高大的军士就冲了上去,他右手持刀,格挡着箭矢,速度极快的当先冲进了敌群之中。

    长刀挥舞,那些弓箭手慌乱间只能无助的用长弓格挡,却只是徒劳。

    弓箭手大乱,国主一方士气大振,纷纷跟着冲了上去,双方开始了混战。

    国主的人都是精锐,而小渔翁王子的手下却是杂牌军。

    不过是一刻钟,小渔翁的麾下就败了,干净利落的败了。

    国主一直在负手看着,矜持而自得。见状他也拔出自己那把明军送的长刀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小地方的国主,你必须要学会软硬兼施,当然,身先士卒是最好不过的立威和鼓舞方式。

    而这等规模的战斗不会有任何反转的可能性,所以国主‘大无畏’的冲进了溃逃的敌军中间,锋利的长刀切割开肌肉,劈断骨头,

    鲜血在喷溅,视线内全是红色。

    一个敌人脚下一滑倒在了地上,他挣扎着想起来,却被一只赤脚踩住了他的后背,然后一个军士左手揪住他的头发,用力一拉,就把他的头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后颈处骨节摩擦的剧痛让敌人惨叫着,然后踩住他的军士狞笑着,就像是杀貘一般的挥刀。

    国主停步喘息着,看到这一幕满意的点点头,然后喊道:“杀上去!杀了那个打渔的!”

    军士们欢呼着,敌军却狼狈的开始了溃逃。

    国主紧紧跟随着,他发誓今日要亲手结果了那个羞辱他的小渔翁,用最残忍的方式!

    那些溃军乱了方寸,大多数往两边散去。

    只要干掉了小渔翁,这些人不足为据,最后多半会死在山上。

    国主轻蔑冷笑着,见到左前方一个敌人慌不择路的撞上了一棵大树摔倒在地上,不禁笑了起来,然后走过去。

    他需要一颗头颅来彰显自己的武功,然后加上小渔翁的人头,他甚至可以在明人衰弱后吞并旧港那个刚建设好的地方。

    想起那个全新的港口和那座城堡,国主一脚把那个被撞的满眼金星的敌人踹倒,然后看了一眼旧港方向。

    然后他挥刀!

    地上那个敌人摇摇脑袋,他现在的视线内看什么都是模糊的,但他还是看到了长刀反射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绝望的伸手在地上抓刨着,无意间摸到了一支箭矢,就顺手握住,就在长刀落下的同时,奋力的由下往上捅刺。

    长刀落,箭矢也奋力的从国主的下部顺利的捅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只有一声惨叫,还是从国主的嘴里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些正在追赶败敌的军士们回身看了一眼,就再也忘不掉这个画面。

    国主站在那里,脚下是一具尸首分离的尸骸。而他的下部就像是生出了个东西,随着他屈膝一跪,噗的一声之后,那箭矢插入了他的腹中。

    人在瞪眼的时候,有的看着很可爱,比如说女孩子。可在临死前的瞪眼,那丝毫没有美感,反而会让人觉得惊怖。

    国主的麾下呆呆的看着这一幕,他们不敢相信国主会死在一个蠢笨的撞树的傻瓜手中。

    而在奔逃的敌军见无人追击,也回头看了一眼,然后狂喜开始弥漫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有人喊道:“逆贼死了!”

    是的,双方都视对方为逆贼,如今国主身亡,谁是逆贼?

    “杀啊!”

    士气陡然颠倒,敌军开始反击。

    山顶上等死的小渔翁王子也看到了这一幕,他呆呆的,面色古怪,然后就再也止不住狂喜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伴随着山顶上的狂笑,国主的麾下开始了反击,居高临下把士气全无的对手赶了下去。

    小渔翁缓缓下山,走到了国主的身前,伸手摸摸他那瞪的大大的眼睛,忍不住仰天长啸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