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06章 和法兰克使团的尴尬接触
    天方的沙漠就是最大的伪装,可同样是最大的艰难。

    方五并未深入,方醒交代过,目前不宜打草惊蛇,所以他只是在商道上设伏。

    沙漠里很难潜伏,幸好他们带的水和食物足够多,所以就挖了坑暂避。

    “少喝些水,润润唇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方五探头出去喊了一声,交代着麾下。

    他此刻就在沙坑里,头顶上是一块黄色的布在挡着灼热的阳光,人在里面感觉有些闷热,但好过出去被太阳暴晒的痛苦。

    方五拿出水壶喝了一小口水,然后让水在嘴里慢慢的滋润着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肉迷国和泰西究竟有多厉害,他只知道这两个大国距离大明很遥远,双方若是发动远征的话,那粮草将会是一个大麻烦,除非是逐步推进。

    方醒的意思有些晦涩,作为他身边的护卫,哪怕是辛老七都不知道方醒对肉迷和泰西是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而朝中对这两个国家更是漠不关心,只有兵部因为哈烈的原因而稍微打听了些肉迷的消息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朝中目前对大明的内外局势极为乐观,按照那些人的说法,大明此时正处于千年以来最为强大的时候。

    钱粮不缺,外敌都被一一击溃,内部矛盾极少……

    这是个大时代,能感受的到的只是少数人。

    书院的学生们满怀斗志的出发了,方五极为羡慕,他觉得这些人会在以后慢慢的爬起来,然后成为大明的干才。

    这些学生都是他们看着成长起来的,从懵懂的少年慢慢的变成微笑都含蓄的成年……

    一声鸟鸣传来,方五低喝道:“蠢货,这里哪来的鸟!”

    外面没有鸟,却来了一支驼队。

    骆驼的背上驮着货物,步履平稳的走来。那些遮着脸的男子有的骑在骆驼上,有的步行。

    十五人!

    方五的小队有十一人!

    在沙漠中行走最好少说话,说话越多,耗费的精气神和水就越多。

    再行进半天就能到达海边了,所以商队的气氛看起来不错,方五用望远镜甚至都看到有一人掀开面纱,大口的喝着水,水从下巴滴下也不心疼。

    “物理呀!”

    方五大喊一声,商道两边的坑洞里顿时就跳出十一人。

    商队有些懵,沙盗虽然有,可这里靠近海边,谁能想到会有沙盗?

    而且这些沙盗的脸黑乎乎的,看着就像是海对面的那些家伙。

    沙盗们挥舞着长刀,呼喝着,那牙齿被黝黑的肌肤映衬的格外的白。

    “毒辣下了!”

    方五当先逼近,盯着打头的两个商人。

    “******”

    为首的商人说了一串方五不懂的话,方五二话不说,一巴掌就扇倒了他,喊道:“呼啦哗啦!”

    他用长刀指着地面,这个无声的语言让所有人都缓缓的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******”

    一串话从这些人的中间冲了出来,接着一个男子掀掉面纱,露出了一张方五恍然有些印象的面孔。

    阿鲁台?

    高鼻深目!

    这人站起来后,情绪激动的手舞足蹈,可方五一句都听不懂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看小队的通译,可通译却摇摇头,表示这不是天方话。

    方五有些晕乎了,这语言不通咋整?

    这时里面有人喊了一句:“我们是大明商队!”

    方五的眼睛一亮,随即用大明话问道:“哪家?从哪来?到哪去?”

    可等这人站起来掀掉面纱后,方五看到居然是天方人,顿时就怒了。

    “拿下他!”

    敢冒充大明人,这不是找死是什么?

    那人慌乱的道:“他们是使团,是到大明的使团,你要是杀了他们,相信我,大明将会把你们追到天尽头!”

    方五看看那高鼻深目的家伙,皱眉问道:“哪国的使团?”

    “法兰克,来自于泰西的大国。”

    这天方人大抵是在法兰克居住,说到法兰克时明显的带着矜持。

    方五有些尴尬了,刚才他胡乱说的那些话自己都听不懂,现在这个……

    这时那个高鼻深目的男子走过去,微微俯身说了一堆。

    通译翻译道:“这位是法兰克的使者巴斯蒂安,他代表着法兰克王子前来,这一路我们历经艰辛,一百余人的使团最后只剩下了这些人。”

    “巴斯蒂安?”

    方五皱眉审视着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欢喜的说了一堆,语速很急促,通译想了想才翻译道:“使者说要尽快去大明,他要面见大明皇帝陛下。”

    方五退后一步,说道:“可有证明身份的东西?”

    巴斯蒂安拿出了一张纸,居然是羊皮纸。

    此时泰西早已有了纸,可重要的东西他们还是习惯性的采用羊皮纸。

    羊皮纸上写着许多方五看不懂的弯曲文字,他看了最后面的那个印鉴,然后点点头,说道:“你们很幸运,那么……希望你们说的都是实话,否则大明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是天朝上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施进卿有些紧张,大早上就跑来码头,敦促人清扫。

    “爹,伯爷很亲切。”

    施二姐过来扶着他,看着钟品在边上指挥人洒扫,就说道:“伯爷不喜欢这等排场,他此行大概是想看看咱们的邻居。”

    施进卿看了一眼左边,忧心忡忡的说道:“若是苏门答腊归于大明,谁来管理?若是朝中派人来,咱们该怎么办?为父年纪大了,身子骨越发的重了,以后这边是你做主。二姐,你可想好了?”

    施二姐扶着他走到了码头边,笑道:“爹,这事不用操心,朝中再怎么变,可这边咱们最熟悉。”

    施进卿欣慰的拍拍她的手,面露慈祥之色,说道:“你哥哥是个没出息的,以后这边就看你的了。好好的去做,到时候咱们家在这边也能成为望族。”

    “船!船来了!”

    施进卿赶紧侧身看去,就看到远方海面上出现了船帆,紧接着,一艘艘船慢慢的出现在视线内。

    “都站好了!排好队!”

    施进卿欢喜的回身吩咐着,于是码头上的人都按照地位高低排成两排,然后目视着靠过来的船队。

    船队缓缓减速,当船头上出现方醒时,施进卿父女赶紧就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系泊,架板。

    方醒走上码头,拱手道:“施大人看着精神还好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寒暄了一番,方醒慢慢看着这个全新的码头,再看看前方的小城堡,赞道:“不错,以后这边会有船队进驻,到时候能给旧港带来不少生意,施大人可以早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施进卿堆笑道:“伯爷,大明这是要控制住海峡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方醒说道:“封住这道海峡,从这里到大明的海域就是内海,到时候和外面配合,大明的海疆将会固若金汤。”

    施进卿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伯爷,那到时候……下官倒是想早些辞了这官职,也好回家休养一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方醒安抚道:“大明不会过河拆桥,所以你放心的干,至于以后,现在不是施二姐在做吗?你德高望重,旧港这边还得要你来盯着才行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