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99章 主随客便
    从上船开始朱高煦就在嘀咕要要去方醒说的那个大岛,可船队的第一站却是去了占城。

    占城有大明驻军,当船队映入眼帘时,占城国主已经一溜烟赶到了海边,率领手下恭候着。

    “是郑公公来了?好啊!”

    “国中正好囤积了些东西,还抓了些珍禽异兽,就等着船队了。”

    占城国主喜色盈腮,按照以往的惯例,宣慰之后就是买卖,可那些珍禽异兽却是例外的,郑和肯定会用重赏来换取。

    特别是犀牛角、象牙和迦南香,这些都是明人喜欢的东西,可以算作是贡品。

    这边驻扎着三百明军,领军的是一个副千户,名叫王便。

    王便手下有通译在同步翻译着那些官员的话,王便听了只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大明是上国,有些事情只能睁只眼闭只眼,再说这边交易的货物回国能卖个好价钱,最后还是大明赚了。”

    船队缓缓驶来,风帆林立,遮蔽了视线。在这片海域,有这般规模的只有郑和,所以国主带人向前,到码头边上站好。

    王便仔细看了看,迷惑的道:“此次怎么会这么多船?”

    宝船开始靠岸,王便带人过去接应了一下,收了缆绳。

    踏板架好,船上鼓乐声大作,旋即郑和打头出现了。

    国主当先迎过去,准备迎接旨意,可等他看到郑和上了码头后,转身相让身后人的动作,顿时心中就是一惊。

    谁?

    国主的目光转动,就看到一个穿着九章冕服的高大男子,这男子上岸没走木板,而是直接跳了上来,落地后右脚有些不适。

    这是大明的亲王!

    早就收集过大明诸多规矩的占城国主想起了上次的事,急忙就带人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而王便也来了,他行礼道:“见过殿下,见过郑公公,见过伯爷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朱高煦没耐性,摆摆手就算是完事了,方醒过去问了王便。

    王便激动的道:“伯爷,下官是从交趾一路过来换班的。”

    交趾的驻军除非是新来的,否则罕有不认识方醒的。

    方醒点点头,随口问了几句,那边的郑和已经要宣旨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哪位老先生作的旨意,写的花团锦簇,让人听了……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大明又来了,来看望你们了。你们要好好的……

    宣读完旨意,国主已经有些怕了,他起身瞥了后面的方醒一眼,然后笑着请使团进宫。

    他招招手,有人拉了他的御车来。

    所谓的御车,就是两头黄牛拉着的一辆小车,朱高煦面对邀请只是摇头。

    在宣读旨意的时候,早有人弄了几匹马上岸,朱高煦等人上马,国主上了牛车,一路往王宫去了。

    一路见到的建筑都很矮小,基本上要低头才能进去,等看到了算是高大的王宫之后,那种压抑感终于是消散了些。

    进去坐下后,郑和心中记挂着探寻航道的事,就简单寒暄了几句,然后叫人拿了清单来,让国主过目。

    这只是个程序罢了,国主哪里看得懂,边上的通译在一样样的介绍,国主的身边有人用粉笔记录在羊皮上。

    翻译完之后就是酒宴,羊肉鸡肉为主,酒水是坛子装了上来。

    方醒的面前也摆了一坛酒,看看里面的酒糟分明就是米酒,酒色浑浊。

    有侍从送了细竹筒来,方醒不用教,就把竹筒插进坛子里,然后等上首的国主吸了一口之后,酒宴就算是开始了。

    方醒吸了一口酒,酒水夹杂着发酵后的米进嘴,颇为可口。

    羊肉和鸡肉的烹饪手段有些不入流,方醒勉强吃了几块肉,然后看到有一盘子的坚果,就弄来吃了,觉得就像是板栗的味道。

    边上的王景弘低声道:“这是菠萝蜜的果核,兴和伯有意可以多带些回去。”

    方醒点头表示感谢,却不想带,他不知道这玩意儿究竟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。

    喝了一会儿之后,上面的国主就和郑和聊了起来,至于朱高煦,他根本没敢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方醒没注意听,直至郑和的语气有些变化,他这才放下竹筒,和众人一起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国主多虑了,出来前陛下有交代,说各国民生艰难,围捕异兽多有死伤,耗费不小,所以从此次开始,这些东西就停了吧。”

    国主通过通译说道:“可这是下国的一片心意啊!难道大明生硬如此吗?”

    这话有些直接,完全没有一点儿迂回的意思。

    郑和的目光转过,渐渐变冷,说道:“陛下的旨意已下,大明对贵国的心意就在船上,国主若是喜欢,那尽可交换,不过必须是金银,还有就是船队会采买些食物,这个也算在其中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已经吸完了一坛子酒,正觉得这里待客不周到时,一个侍从提着瓦罐来了。

    朱高煦见他往酒坛子里倒东西,以为是酒水,可等他吸了一下,发现居然是水。

    “买卖就买卖,若是没有大明在,交趾早就打过来了!”

    在船上时郑和和方醒多番劝告提醒朱高煦,让他要注意些礼节,谁曾想没喝高兴的朱高煦发飙了。

    国主听了这话,顿时就慌了,急忙答应愿意交易。

    朱高煦想折断手中的竹筒,最后忍住了,他看到那些占城官员都是用竹筒去搅动酒坛,就跟着学了学,喝了一口就忍不住说道:“方醒,拿些好酒来。”

    搅动下面的酒糟,这就是二道酒,但是却寡淡无味。

    方醒眨眨眼,低声道:“殿下,好歹等回去了再喝。”

    主人家宴客,你居然嫌弃酒不好,要自带酒水,这脸可是打的啪啪响。

    国主这边的通译已经把朱高煦的话说给了他听,顿时气氛就有些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方醒漫不经心的吃着菠萝蜜的果核,说道:“客随主便,主随客便,都可以变通嘛。”

    大明的面子不能丢,所以不管朱高煦说了多么不得体的话,方醒也得要帮他挽回来。

    国主僵硬的点点头,大明使团中,他最怕的就是方醒。

    随后就有人送来了大明的好酒,气氛终于重新热烈起来。

    等大家都醺醺然时,郑和趁机和国主敲定了贸易的细节,随后就准备告辞了。

    国主低声和郑和说了些话,然后大家纷纷告辞。

    等出了王宫后,郑和说道:“说是本地的尸头蛮近期作恶,让咱们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随后郑和解释了尸头蛮的事:就是女人,没有瞳孔的女人,晚上这女人的脑袋就会到处飞,闻到粪便就会寻味而去,然后妖气能侵入人的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说是如果有人移动了无头的身体,那脑袋飞回去之后找不到本体,这尸头蛮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方醒只觉得身上发寒,看看朱高煦,他却是很兴奋。

    回到安排的住处后,大家纷纷洗漱歇息,只有朱高煦非得拉了方醒一起。

    于是当第二天早上大家看到方醒的眼睛发涩,哈欠连天时,不禁都笑了。

    方醒也很无奈,守了一晚上,别说是什么尸头蛮,苍蝇都没见一只。而朱高煦子时一过就睡的和死人一般,留下他枯守一夜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