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98章 烂脚丫,开拔
    郑和回来了,看到新加入的船队时,就问了谁领军。

    得知是方醒领军后,郑和的面色如常,只是叫人别打扰自己,然后独自呆在屋子里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郑和不睡午觉,所以大中午的闷在屋子里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作为船队的老资格,王景弘就去敲门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郑和的声音听着有些沉,王景弘应了一声,然后推开门。

    屋里的光线不大好,郑和坐在椅子上,见他进来,就问道:“陛下这是对咱们不满了吗?”

    王景弘反手关上门,然后过去坐在了他的边上,说道:“汉王殿下是出来见识海外,这是为以后的藩王封地谋划,而兴和伯……问了他没说,不过他既然带了一个千户所的火器兵,必然就是来见血的,公公,您担心这个?”

    郑和目光忧郁,低声道:“兴和伯是杀戮,他走到哪都是杀戮。陛下突然派了他追来,这便是对海外的谋划有变,怕是要……怕是要见血了啊!”

    郑和揉揉眼睛,然后摸摸鬓角的斑白头发怅然道:“海外一直是在宣慰,文皇帝时只是想着扩张大明的影响力,顺便通过贸易赚钱来支撑北征和各项工程。先帝对出海有些反感,而当今陛下却和先帝截然不同……”

    王景弘看着郑和的老态,心中难过,说道:“陛下锐利,一心想为大明打下一个大大的疆土,公公别担心,兴和伯可不会吃亏。”

    郑和吐出一口气,说道:“是啊!只是我等莫不是老了不成?是,是老了,就想维持着目下的局势,陛下大概是洞悉了这些,所以才派了兴和伯来。”

    王景弘安慰道:“公公,若是陛下想换掉咱们,那直接一道旨意的事,可这不是没有吗?所以您啊,把心放宽了,咱们接下来还得要出发呢!”

    郑和端起茶杯,一杯冷茶被他慢慢的喝了下去,稍后,他的肚子开始鸣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?是冷了啊!”

    郑和常年在海上,肠胃有些问题,吃了生冷的东西会有些不适。他揉揉肚子,说道:“最麻烦的是汉王殿下,他若是发了性子,谁也制不住。不过兴和伯和他交好,到时候你多留意,若是汉王殿下闹腾,就请兴和伯去安抚。”

    郑和到太平港的第二天,方醒就带着几艘船回来了。

    郑和的脸色有些苍白,一见面方醒就问道:“郑公可是身体不适?”

    朱高煦不喜欢这种寒暄,径直去了自己的地方,叫人准备热水洗澡。他的脚已经和袜子完全粘连在一起,脱都脱不开,必须要用热水泡。

    “咱家就是肠胃不适,兴和伯,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那些倭寇俘虏此刻被带了过来,方醒说道:“刚在小琉球剿灭了这帮子来避祸的倭寇,这些俘虏郑公自己看着办,若是没有用得着的地方就直接开口,让人剁了。”

    郑和察言观色,觉得方醒没有夺权的意思,就笑道:“正好这边的船坞要修整一番,这些人算是劳力,咱家随后就安排。”

    方醒知道自己追来会让郑和有些敏感,所以就拱手道:“如此方某就歇息了,若是到了时候,听郑公的安排就行。”

    这话给足了面子,郑和却问道:“你们想去何处?”

    “最远到天方。”

    方醒的话让郑和放心了一半,可还有一半,他必须要问出来,否则他将无法安睡。

    “要杀戮吗?”

    方醒没想到郑和会这么问,他微笑道:“你们是宣慰,而我就是宣威。”

    郑和并未意外这个答案,他点点头,说道:“那麻六甲以内就交给你了,咱家要一路探索过去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个折中的方案,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若是两帮人一起,那么迟早会因为彼此的想法不同而闹腾起来。郑和虽然是老资格,可方醒却是皇帝后面派来的,而且他的身边还有一个混不吝的汉王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站定,看着右前方的那几间营房,侧面却传来了一声嘶吼。

    “这是殿下的声音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声惨叫传来,方醒点点头,说道:“汉王殿下的脚烂了,和袜子粘在了一起,估摸着正在脱袜子。”

    郑和鼻翼动动,船上烂脚丫的也有,那等人一旦靠近,你就会闻到一股子臭味。

    郑和硬着头皮和方醒进了营房,一进去就看到朱高煦坐在椅子上,身前放着个木盆。

    木盆里热气腾腾,而朱高煦的脚却搁在木盆边,鲜血顺着木盆流淌下来。他的侍卫站在边上,一脸的纠结,显然也是被这惨烈的洗脚给弄的有些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方醒看了一眼被丢在边上的袜子,袜子已经被从里面翻了过来,能在一片灰黑色中看到一块皮,血迹斑斑的人皮。

    屋子里弥漫着臭味和血腥味,朱高煦侧脸,皱眉道:“特么的,船上都不许洗脚,郑和,你的脚臭不臭?”

    郑和尴尬的道:“殿下,船上……洗脸剩下的那一点水可以搓搓脚。”

    一小点水,洗完脸之后大部分都被毛巾吸走了,剩下的那点……

    朱高煦看看自己的大手,觉得那点水还不够搓手的。

    “叫郎中来。”

    方醒随口吩咐道,后面的常建勋应声出去,朱高煦喝骂道:“屁大的伤也要叫郎中,回来。”

    方醒摇摇头:“殿下,若是到了船上伤口灌脓,那可是能要人命,常建勋快去。”

    常建勋犹豫了一下,方醒皱眉道:“脚底被揭皮,这还走不走路了?”

    常建勋看到朱高煦满脸的怒气,就赶紧跑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郎中就来了,他也不嫌弃臭,亲自给朱高煦洗了脚,然后弄了药膏给抹上,又包扎了一番,说是不许着力,一个月保证好。

    可朱高煦是什么人物?

    一个月不许这只脚着力,那他还不如提刀自尽。

    郎中之后,朱高煦叫人弄了根拐棍,然后招呼了方醒出去溜达。

    营地里没啥好看的,那些军士和水手闲的没事做,就在营中打闹闲谈,乱哄哄的。

    朱高煦看到有人在摔跤,就有些跃跃欲试,只是看着自己的拐棍就有些丧气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能走?”

    几万人在这里,人吃马嚼的耗费可不小,早一天出航就能早一天归来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船队是在一个冷清的早上离开了太平港,郑和在船上虔诚的冲着南山上的天妃行宫拱拱手,然后转身说道:“开拔!”

    解开缆绳,起锚,船队缓缓离开泊地,岸边相送的官员们心中松了一口气,只觉得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朱高煦的脚受伤了,于是乎郁郁无事的他就开始折腾人,郑和等人避的远远的,而方醒大家是熟人,他不好使性子。最后地方官就被叫来,每日必须要给他说说本地的情况,他还煞有其事的提提意见,一时间把这些地方官都差点弄疯了。

    “瘟神都走了啊!好事,诸位,本官置办了酒宴,今日松散一日。”

    “好,总算是能睡个好觉了,同去!”

    几个官员振振袖子,然后并肩回去,一路笑声不断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