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74章 陷入情网的也思牙(为盟主‘54唐人’贺,加更!)

第1874章 陷入情网的也思牙(为盟主‘54唐人’贺,加更!)

    中秋节对于大明人来说就是个团聚的日子,每家都会做些或是买些月饼,还要用来馈赠亲友。

    方家也是如此,就在张淑慧进宫之后,小白张罗着人去接莫愁母子,而方杰伦就拿着名单来找方醒商议。

    把该送的人家打勾之后,方杰伦去找花娘取月饼和水果。

    花娘的手艺越发的好了,用方醒的话来说,那就是没有一点儿烟火气,比御厨强多了。

    她那边还弄了些烤鸭,然后用油纸包了,每家送一只,这样的礼单虽然薄,却实实在在的。

    方杰伦叫了家丁们来,每人分配了几家去送礼。

    辛老七分到的都是国公府,他双手拎着盒子出去,正好碰到了一个久违的人,应该被软禁的人。

    “他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辛老七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来人确实是久违了,他就是被俘的哈烈王子也思牙。

    带他来的是沈阳,沈阳说道:“他有些大计想说,只是宫中过节,陛下让他来这里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大计?哈烈都四分五裂了,还有什么大计?”

    辛老七点点头,然后上马而去。

    沈阳带着也思牙进了前厅,没多久方醒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见过伯爷。”

    也思牙的汉话说的已经很不错了,这让方醒的心情好了些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方醒正在给孩子们扎风筝,所以有些急。

    沈阳指指也思牙,然后笑道:“伯爷家的美食出了名,下官厚颜想尝尝月饼。”

    方醒随意的道:“不急,走的时候自然给你装一盒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一转,看到也思牙有些局促,就放缓了语气说道:“你在北平也算是生活安稳,若是愿意,自然可以给你娶一个草原女子,今日你说有大计,是什么大计?”

    也思牙胖了,原本的瘦子现在连双下巴都出现了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安的说道:“伯爷,在下听闻哈烈如今四分五裂,就想起了那些兄弟,他们当中野心勃勃的多,可如今大明那么……那么厉害,他们肯定不敢来,就只能窝在哈烈内斗,可西边却有更厉害的肉迷人,在下想着……能否去说说……让他们归顺大明。”

    方醒兴趣索然的道:“第一,你有个兄弟叫做乌恩的,他已经和肉迷人勾结在一起,并进犯大明,才被击溃。第二,你说归顺,可你那些兄弟却是野心勃勃,此事难为。”

    也思牙面色微黯,说道:“再野心勃勃的人,在东西有两个强大国家的压制下也该停下来了,否则只是为别人开路。和肉迷人比起来,大明至少还不错,要选择也只能选择大明,所以在下想着回去一趟,看看能否说动那些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是说不动呢?”方醒问道。

    也思牙苦笑道:“在下手中无兵,也没什么帮手,若是说不动,宁愿回到大明,否则留在哈烈,多半没个善终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不大!”

    方醒先下了定义,然后说道:“你有这份心倒也不错,为何?为何你突然就变成了和平卫士?”

    也思牙楞了一下才明白方醒的意思,他低头道:“在下……喜欢上了一个女孩。”

    方醒的面色陡然变冷,“是大明的女孩?”

    沈阳知道也思牙大概是触碰到了这位伯爷的不爽处。

    大明的女子如何能嫁给外人?

    当年瓦剌使团的人求娶方家庄的一个丑女,方醒直接就轰了出去。

    也思牙点点头,然后说道:“她也喜欢我,所以我准备立功,然后才能自由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……立功受赏,然后去娶她?”

    方醒皱眉道:“你确定她也喜欢你?”

    也思牙是被软禁,每日只有两个锦衣卫的人和他聊天,哪里有机会去结识女孩子?

    也思牙居然羞涩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她爹是给在下送饭的,有时候她也来。”

    方醒点点头,说道:“此事我会报与陛下,若是可行,你就准备。”

    也思牙起身拱手,欢喜的道:“多谢伯爷。”

    眼前这位曾经的哈烈王子,如今就像是一个初恋的少年。他欢喜的都忘记了告退,急匆匆的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沈阳使个眼色,两个锦衣卫就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有女人?”

    方醒问道,看着有些不高兴。

    沈阳知道他的心思,就尴尬的道:“这个下官也没问,回头就去查查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事关军国大事,方醒自然是要亲自去看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也思牙被软禁的地方离皇城不远,因为他没什么破坏力和值得利用的,所以很是松散。

    方醒估摸着午饭时间到了小院外,站在边上,和沈阳等着。

    没等多久,两人就见到一个穿着青色比甲的女孩提着个食盒过来。

    沈阳的眼睛毒,瞟了一眼说道:“伯爷,长相普通啊!”

    方醒也看了一眼,然后回头,低声道:“情人眼里出西施,看看这女孩对他可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等女孩进去后,两人凑到没关好的门边往里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五妹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也思牙就像是个陷入情网的年轻人,迎着女孩走来,双手搓着,显得格外的紧张。

    那叫做五妹的女孩冷冰冰的道:“谁是你家五妹?”

    她把食盒放在地上,说道:“吃完了记得收好,我下午来取。”

    也思牙堆笑道:“我会洗好,会洗干净。”

    女孩皱眉道:“你洗好我爹就要被扣钱,哎!求求你,别洗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方醒看到了也思牙眼中的欢喜,不禁微微摇头,然后和沈阳悄然退出。

    “单相思!”

    方醒下了这个评语,然后想了想,说道:“他在大明并无作用,反而是在耗费粮食,我去找陛下说说。”

    沈阳说道:“伯爷,今日是中秋啊!”

    方醒笑道:“就因为是中秋,所以我把事情交给他,然后自己回家过节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事啊!”

    朱瞻基穿着便服,身边的盘子里装着几个月饼,方醒一眼就认出是自家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希望不大,或是说根本就没戏。”

    方醒分析道:“那些人都想着一统哈烈呢!也思牙手中没人,也没钱,回去没人会搭理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目前回去也没好果子吃,还不如在大明养着,等过些年就能放出去,我觉得这人真是爱煞了那个五妹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觉得新鲜,就问道:“那五妹可是个绝色美人?”

    方醒摇头道:“普通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那就由得他,只是他那些随从却在修路,不知道还剩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剩几个就几个,让他自己甄别要带谁回去完事,咱们还省了粮食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点点头,然后说道:“可消息却不好传递啊!目前锦衣卫的人都撤出了哈烈,到时候他就是孤子,死活咱们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方醒无所谓的道:“这事你自己想,我得先回家去过节了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