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66章 移民大问题
    “别说出去,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朱瞻墡觉得自己刚才一定是被鬼附身了,居然说出了这些话。他面色惨白的拱手,然后哀求道。

    他觉得方醒就是个魔鬼,能诱导自己说出那些话来。

    那些能让自己万劫不复的话!

    方醒皱眉道:“我在想……你锦衣玉食,于国何益?想想那些人,那些曾经在异族的铁蹄下呻吟的百姓……你觉得自己比他们如何?”

    朱瞻墡急切的道:“我只想去封地,我会一心读书……”

    方醒觉得自己的脑回路根本就和眼前这人不一样,他深吸一口气,失望的道:“我很失望,我的话只是想告诉你,你平而无故的享受了富贵和尊荣,而这不是你的功劳,只是因为你投了个好胎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吗?你只是投胎选对了地方。”

    方醒不屑的道:“在我的眼中,你只是一粒浮尘。你比不上许多人……”

    朱瞻墡突然讥笑道:“就像是那个燕娘吗?”

    然后他就看到方醒的神色转为冷漠,就像是一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“我口误了,我只是被你激了一下,我……”

    朱瞻墡惶然的道歉。

    方醒淡淡的道:“你还无法激怒我。是的,在我的心中,你比不上她,所以你自己珍重。”

    朱瞻墡愤怒的道:“那我愿意去兴和城,我愿意封在那里!”

    方醒微笑道:“别忘了我的爵位,那里不是谁都能去的。”

    兴和城眼看着就要建好了,移民也在同步推进着。

    可终究是塞外,所以至今依然召集不到足额的移民。

    方醒找到了朱瞻基,把太后的话委婉的转达了,最后说道:“早些公布吧,最好先说服娘娘,不然你不得安宁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苦笑道:“母后那边就是说的厉害,可心软,我这也是无路可走啊!”

    方醒不想管他的家事,就随口说道:“兴和城差不多了,可移民不够啊!”

    朱瞻基头痛的道:“无人愿去,看来你说的是对的,要想向边墙和海外移民,好处必须要多,否则就只有强制一途了。”

    “尽量别强制吧,毕竟自愿才能吸引更多的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蒋迪从未想过自己有一日会来到塞外。

    真的,他从未想过!

    他目前是跟着一支商队,车队浩浩荡荡的在草原上前行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出塞的第二天。

    一个半大小子在车队里没有什么能帮忙的,商队带队的掌柜也没咋管他,只是吃饭时叫一声,晚上宿营时看一眼,免得丢了人。

    不,不是一个半大小子,他们此行一共是四人,一个先生带着三个学生,用类似于游学的方式出塞。

    可目的也只是当个账房先生,剥削一下学生们罢了。

    三个学生就是三个账房先生,等到了兴和堡之后,那边正在修建新城,商队的货物就要靠这些账房先生慢慢的计算销售。

    因为是四人,所以商队的掌柜说了,一分钱报酬都没有,只管他们的吃住。

    而带队的先生王都却毫不犹豫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蒋迪,咱们可是一人给了先生半贯钱,怎么吃的都是干饼啊?”

    两个学生都是抱着出来见识一番塞外风光的心思跟着王都出来的,可这一路他们算是吃了大苦头。

    陈弼有些失望了,和苏林一起来到牛车边找到了正在呆呆看着前方的蒋迪。

    蒋迪在看着前方,喃喃的道:“听说那里有兴和伯留下的京观石,我想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苏林不耐烦的道:“京观石有什么好看的?那就是尸山,恶都恶心死人了。咱们还是去看看那些鞑靼人吧。”

    蒋迪回头,神色黯淡的道:“我想去看看我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娘?”

    陈弼纳闷的道:“你娘不是仙去了吗?”

    蒋迪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长鞭在空中甩出脆响,地上的牧草繁茂,那些拉车的牛不时低头去咬一口。

    车队缓缓而去。

    当看到兴和堡时,前方的掌柜喊道:“都打起精神来,记住了,看好车队的货物,丢了就别想吃饭!”

    带队的先生王都急匆匆的过来,吩咐道:“你们三个要跟着商队,一路该核计的就核计,可不能出错,不然就走路回去。”

    王都急匆匆的走了,等商队在兴和堡外检查时,他和守堡门的军士说了一通,然后一个人进去。

    “王先生有个妹妹一家子都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陈弼不屑的说道:“咱们被他哄了,总想着是出来见世面,是游学,可现在却是苦力。”

    “没让咱们干活,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蒋迪跳下牛车,缓缓走到堡前,然后看着远处的京观发呆。

    “人不够!移民不够,到时候谁在来种地?谁来放牧?”

    “可本官有什么办法?本官是武官,这等事你自己上奏章去诉苦,别来找我!”

    “工部的吕大人已经回京了,此刻这边你最大,本官不找你找谁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七品,可伯爷走之前早就说过,以后这边是府,你肯定是知府,自己想办法去!”

    蒋迪缓缓回身,看着一个文官和一个武将在争吵着,两人口沫横飞,谁都不相让。

    “你看新城就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苏林指指远处,赞叹道:“很漂亮的一座城。”

    随后商队就开始摆摊了,也就是把车上的货物亮出来。

    那些军户和鞑靼人都纷纷过来挑选,而蒋迪他们就是专门记账,顺便还得要当伙计。

    当夕阳西下时,新城的工地休息了,工匠和无数俘虏和军士回来了。

    商队的生意顿时好了许多,忙的蒋迪他们还要去帮忙搬运货物。

    等忙完后,蒋迪找到了掌柜。

    “学生想去京观那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掌柜抬头看看西边的斜阳,皱眉道:“那处阴森森的,本地人这时候都不敢去。你还年轻,别去沾染了冤魂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只有一个冤魂!”

    蒋迪认真的说道:“其它的都是该死的人!”

    掌柜舒坦的看着身前袋子里的铜钱和宝钞,随意的道:“那地方邪性,据说能祈福,可也吓疯了好几个,没人在天快黑的时候去那里。一炷香,超过了没人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蒋迪别去。”

    陈弼拉着蒋迪低声道:“那是被诅咒过的地方,夜晚那个石碑会吞噬尸山上的魂魄,这些都是我刚打听来的,你别去。”

    苏林退后一步道:“我们来此不是为了冒险,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蒋迪挣脱陈弼的手,说道:“我先去看看,就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!”

    夕阳下京观仿佛闪烁着金光,可大家都知道,用不了多久,这京观就会归于黑暗。

    蒋迪缓缓走过去,陈弼犹豫了一下,喊道:“你等等,我陪你去!”

    苏林看着两人朝着京观疾步而去,也犹豫了一下,可最终却是跟着车队收拾货物,然后准备进大营休息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