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59章 走好路,路就会好走
    求月票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一路当了土包子的元花到了客栈,大笑声中,元二娘从客栈中冲了出来,然后没有上演什么扑进父亲怀里痛哭的戏码。

    “爹,你再不来,以后我就不带孩子去看你,省的让我怄气。”

    元花呵呵的笑着,回身指指外面的牛车,得意的道:“看看,我连外孙成亲的东西都带来了,快让我见见女婿。”

    元二年挽着他的手臂说道:“要明天呢!”

    元花抱怨着:“明人的规矩就是多,咱们寨子里多简单,看中了带回家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等进了里面,元花被安排去沐浴更衣,然后饭菜早就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等吃完饭,元二娘又给他捶肩,还请了郎中来给他检查,让元花惬意不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兴和伯来了。”

    正在享受女儿乖巧的孝顺时,外面进来了一人,通报的伙计赶紧闪到边上,堆笑着。

    元花瞬间从椅子上弹起来,几步过来,在方醒愕然时,他用力的抱住了方醒,然后拍着他的后背,大笑道:“我们是亲戚,欢迎你来做客,欢迎你去寨子里做客,但是最好带着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方醒楞了一下,然后也抱住元花,鼻端全是官办作坊出的香皂的味道。

    李二毛这个闷骚的家伙,居然把张淑慧给新娘子的香皂给送来提前讨好媳妇了。

    两人分开,元花笑着请方醒坐下,旋即让元二娘去泡茶。

    “在我们那茶都是好东西,我女儿来了这里这般水灵,多半就是喝了好茶,回头我就买几车回去,好歹能让寨子里的人尝尝。”

    方醒笑了笑,元二娘过来行礼。

    “见过老师。”

    方醒抬抬手,微笑道:“二毛家里已经准备好了,你这边自然有你师母来操办,如今你父亲到了,那就只是差规矩罢了,我回头让人来,好生把这场亲事办好。”

    元二娘没有害羞的应了,然后说道:“老师,二毛说进了家就得学会做饭洒扫洗衣,他说下衙就帮我做。”

    方醒笑道:“那只是一说,你的婆婆是个闲不住的人,只要你心诚,自然能相处好。”

    被冷落在一边的元花说道:“兴和伯,我今日要和那个毛……那个二毛的娘见面说说吧?好歹我女儿也是娇生惯养的,如今看看,这手也粗了,人也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元二娘嗔道:“没有这个规矩。”

    方醒淡淡的道:“今日我就是代表男方来的,亲家,好生准备,明日就来接亲了。”

    方醒起身,对元二娘微微颔首,然后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元花还想追上去纠缠,殿后的辛老七眼睛一眯,顿时就把他逼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元二娘跺脚皱眉道:“那是二毛的老师,你又把应付那些官吏的法子用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出了客栈,方醒看到了沈阳。

    “伯爷,近期吏部有一批升职的人,下官已经叫人去查了。”

    方醒看看他脸上的那道伤疤,问道:“怎么弄到的名册?”

    沈阳笑了笑,脸上的伤疤揪扯着,看起来更加狰狞。

    “下官进宫去找了俞佳,他叫人给弄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作弊,皇帝在暗中为方醒作弊。

    方醒站在客栈外面,目光幽幽,说道:“谨慎些,我不想毁了你的将来,有结果别干涉,报给我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沈阳满不在乎的道:“都这样子了,随便他们。”

    那些文官们一旦发现是沈阳在中间为方醒寻找弹药,以后的报复必定惨烈。

    方醒点点头,低声道:“走好路,路就会好走。”

    看着方醒远去的背影,沈阳喃喃的重复着方醒的话。

    “走好路,路就会好走……”

    沈阳呆立许久,然后招来人,一路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大人,这一批官员的情况就在这了。”

    李芬把一本册子放在桌子上,准备退出去时,却看到蹇义并未去看册子,而是皱眉盯着虚空,仿佛是在神游物外。

    “大人,要不……还是放了吧。”

    蹇义侧脸,目光深邃,盯着李芬说道:“道不行,正是因为你这等想法的人太多了。总得要有人出来,明白吗?别躲,躲了一次,从此就是蝇营狗苟,再无挺直腰背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醒去了李二毛家,看到张淑慧带着人把小院装点的喜气洋洋的,就夸赞了几句。

    李二毛已经开始休婚假了,见到方醒来,就跪下感谢。

    方醒冲着周氏拱拱手,说道:“诸事都好了,那边二娘的父亲刚到,拉了几车东西来,明日见了也别奇怪和惶恐,和这些比起来,他们已经占了便宜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踢了李二毛一脚,等他起来后说道:“那姑娘是个有主见的,爱煞你了,所以以后的关系如何协调,那还得是要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周氏笑道:“二毛的婚事多亏了您和夫人,明日还请来喝杯酒。”

    方醒点点头,说道:“明日解先生会来主婚,陛下那里应当会派个人来,到时候一切照旧,别惶恐,不然大家都不安生。”

    周氏惊道:“陛下还要派人来?那……那些亲戚乡亲怕都要喊天了。”

    方醒笑了笑,然后交代李二毛几句,就带着张淑慧回家。

    回到家,张淑慧就捉了小白来按摩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在家偷懒,我在那边脚都走麻了,嗓子也喊哑了。”

    小白下手一捏,张淑慧顿时就呻吟了一下,方醒干咳道:“明日就完事了,不行明日我让……”

    “妾身还行。”

    张淑慧一下翻身起来,顺手把小白扒拉开,“夫君,明日的人不少呢,妾身不在怎么行?”

    好强的女人啊!

    小白得到了解脱,趁机溜了,张淑慧的枕头没追上。

    “我欠你一个像样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方醒的话让准备诉苦的张淑慧止住了,她垂首道:“夫君说这些干什么?”

    方醒坐在床边,揽着她那渐渐丰盈的腰,低声道:“当年就是一顶小轿子,只有陈家叔父一个客人,真是亏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张淑慧轻轻靠在他的肩上,轻声道:“当年妾身没觉得委屈,您又是那样子,妾身只是想着怎么把方家给撑起来,别的倒是没多想。”

    方醒想想自己刚到时的状态,走路都得小白扶着,不禁生出桑海沧田的感慨来。

    两人都在想着当年的艰难和温情,最后是张淑慧打破了寂静。

    “夫君,元二娘的父亲如何?”

    气氛被打破,方醒笑了笑:“有些小计谋,看似豪爽,可却想和我分庭抗礼,然后顺势压住二毛,算是顾念女儿的父亲吧。只是他还想为自己的寨子要好处,我没理他。”

    朋友?

    那你得先展现诚意!

    “老爷,来了个叫做元花的人求见,随手就送金银,七哥他们没收。”

    方醒松开手,起身道:“这是个聪明人,那就好办许多。”

    方醒去了前院,再次见到元花时,他依旧是豪爽的模样,左手戴着一个金镯子,方醒估摸着得有一斤重,如果遇到悍匪的话,肯定会血洗了他的车队。

    元花很诚恳的说道:“先前一路累了,说话有些迷糊,兴和伯,忘了吧。”

    方醒点点头,两人进去坐下,元花说道:“官府想让寨子搬到山下去,可我怕到时候被欺负了。”

    地方土司反复,很多时候就是官府逼迫过甚,所以元花这话应当是有先例在。

    方醒被他那金镯子刺着眼,淡淡的道:“你且放心,大明的吏治只会越来越好。”

    这事的关键是那等偏僻的地方,任职的官员大多类似于流放,所以不是贪婪搜刮,就是漠不关心。

    元花说道:“现在的还好,只怕以后换来的会使坏,到时候我们只能空手逃回山上去。”

    方醒微笑道:“你放心,我少说还能活五十年,也就是说,五十年之内,你的寨子不会有人侵犯。”

    元花看来权利欲颇重,居然问了句让人无语的话:“兴和伯,要是你不在了呢?”

    方醒想了一瞬,认真的说道:“我若是不在了,会有人接替我来盯着大明,很多人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