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53章 臣想封到海外去
    闫大建是一个看着很可亲的人,从福建调到京城,担任礼部左侍郎之后,大家都认为他将是吕震之后,礼部尚书的不二人选。

    可等吕震去后,胡濙这个不显山,不露水的却突然冒头,被朱瞻基指定为礼部尚书。

    若是旁人的话,那么不少人要为闫大建抱不平。可胡濙却不同。

    从胡濙的仕途走向可以看出,这人纯粹就是文皇帝朱棣的私人顾问,不时游走于大明各处,至于是去干嘛,无人敢问。

    胡濙上位,闫大建顿时就成了最尴尬的那个。

    有人说,早知道这样的话,他当初还不如留在福建,现在少说也是布政使,一方大吏,岂不快哉!

    面对这些议论,闫大建只是微笑着,并全力配合胡濙的工作。

    没用多少时间,他的姿态就赢得了上下的赞誉,连胡濙都在朱瞻基的面前说闫大建有大臣风范。

    可朱瞻基对此只是微笑,他牢牢的记得当年朱棣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把自己的儿子也弄去一地做官,这人的心思怕是有些沉。

    所以朱瞻基准备再观察观察,若是这人能持之以恒,那么以后他自然会考虑让他担任更重要的职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,闫大建骑马缓缓往礼部去,一路微笑着。

    在朱棣时期,不会骑马,只想坐轿子的官员必然是要倒霉的。所以不管大小官员,买得起马的就骑马,买不起的就步行。

    闫大建的马术不错,他信马由缰,呼吸着秋季的空气,看样子颇为畅快。

    一阵马蹄声从前方传来,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闫大建皱眉看着远处,心想这里是京城,岂能奔马?

    马蹄声渐渐逼近,晨曦中,一队骑士现身。闫大建看到为首的人之后,就垂眸闪避。

    朱高煦带着人打马从他的身边冲过,秋风中传来了他那不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都是没用的蠢货!”

    闫大建微微一笑,策马而去。

    而朱高煦却一路来到了方家庄,意气风发的进了大门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方杰伦指指朱高煦手中拎着的一串东西问道。

    朱高煦面色红润,大笑道:“给你家小姐磨牙用的,快叫方醒出来。”

    方醒刚吃完早餐,两个儿子一擦嘴,背上书包喊一声去书院了,一溜烟就跑了出去。两条大狗跟着送了出去。它们将会一直把两位小主人送到书院,然后自己回来。

    方醒在院子里散步,思索着那些学生的安排。

    蹇义会为难,甚至是搁置,这个他是预料到了,可目前不适宜暴起,所以他还在观察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学生,他们在外辛苦奔波了许久,这段时间就当是给他们放假。

    无忧跟在他的身后,背负着双手,小眉头皱着,一步一弯腰。

    父女俩大清早的这副模样让见到的人都在笑着,直至木花进来禀告。

    “老爷,汉王殿下来了,还说要让小姐过去。”

    方醒一怔,怒道:“那厮又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回身看着板着小脸蛋的无忧,方醒暗自下定决心,要把那些觊觎自家闺女的全都赶走。

    等他牵着无忧到了前院时,朱高煦早就在那里等着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方醒!哈哈哈哈!本王来谢你了!”

    朱高煦大笑着,得意洋洋的走过来,俯身摸摸无忧的头顶,然后随手把东西递过去。

    “给,没事拿着磨牙!”

    无忧呆呆的看着这一串兔肉干,然后又偏头看看方醒。

    “爹…….”

    无忧退后一步,然后抱着方醒的大腿,皱眉看着朱高煦。

    她觉得这人凶巴巴的,一点儿都不和善。若不是看到朱高煦的身后有人,她会建议把他赶出去。

    方醒笑了笑,说道:“接了吧,这是殿下给你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看到无忧皱着的小眉头,不禁软和了些,“拿去,晚上背着你两个哥哥啃。”

    无忧艰难的接过兔肉干,转身就交给了木花,然后致谢。

    “可是有喜事?”

    朱高煦不愿意进前厅,于是大家就在外面说话。

    “本王要出海了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在极力的装着矜持,可脸上的喜意却怎么也遮不住。

    “好事好事,恭喜了!”

    方醒觉得现在的时机早了些,不过朱瞻基既然做了决断,他唯有支持。

    朱高煦得意的道:“你出过海,给本王说说,哪里的人厉害,本王到时候就带人去灭了。”

    啧!

    方醒有些头痛的道:“殿下,从小琉球到苏门答腊,这些都是小势力,当初不清理也只是为了平衡。若是您想……我觉着这地方不错。”

    方醒撇断了一根树枝,蹲在地上画了个地图。

    “从小吕宋往东南方向一直过去,这边有一个大岛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大?”

    朱高煦比划了一下距离问道。

    方醒扁扁嘴,“不比大明关内的地盘小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一听就乐了,可方醒接着说道:“这地方郑和他们的探路船队去过,只是登陆之后没有发现人迹,后来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一听就泄了气,大手一划拉,就把方醒弄的地图给划拉没了。

    “那本王去那里作甚?”

    方醒嘿嘿的笑道:“那边可有大铁矿啊!各种矿都有,而且多。殿下,要是您能被封到那里去,啧啧!顺着那个大岛在四周征伐,想想都觉得畅快啊!”

    朱高煦一听又得意了,起身道:“好,本王这就进宫找皇帝去,把封地改到那边。”

    方醒热情的把他送了出去,心想哥可不是故意骗你啊!

    那边现在只有土著,还不够朱高煦带人杀一圈的。

    而且那里最适合的还是放牧,到时候……

    想起朱高煦带着人,愁眉苦脸的放羊,方醒不禁就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等回过身,看着嘟嘴的女儿,方醒就蹲下来问道:“无忧不高兴吗?”

    无忧手中拿着一块兔肉干,上面有一排小小的牙印,她张开嘴,然后委屈的道:“爹,啃不动。”

    方醒笑着抱起她往内院去,说道:“这个要蒸过了才好吃,回头叫花娘给你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朱高煦雷厉风行的进宫,一到殿内,群臣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要那座大岛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问道:“什么大岛?”

    朱高煦的记忆力不错,和俞佳要了笔墨,就把方醒画的地图大致复制了出来。

    朱瞻基一看就知道了,他忍笑问道:“汉王叔确定要这里?”

    朱高煦点头,一脸的顾盼自雄。

    朱瞻基点点头,说道:“此事且等汉王叔回来后再商议,不过朕大体上不反对。”

    杨士奇干咳一声,出班道:“陛下,藩王改封海外,此事还得要再商议啊!”

    不等朱瞻基说话,朱高煦大步过去,粗大的手指头指着杨士奇骂道:“这是我家的家事,管你屁事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杨士奇气急了,就喝道:“帝王无家事!”

    朱高煦一听就怒了,劈手就想扇巴掌,幸而朱瞻基知道他的性子,在他刚到杨士奇的身前时,就暗示沈石头跟着。

    沈石头一把抱住朱高煦,朱瞻基也劝道:“汉王叔,金陵那边的船队可不等人,你若是要去,那就赶紧回家去收拾行装吧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奋力挣扎着,可沈石头的身手却不错,加上另外一个侍卫,两人满脸涨红的把朱高煦往后拉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多嘴,下次本王打落你满嘴牙!”

    朱瞻基亲自下来劝说,朱高煦这才骂骂咧咧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从晋王到宁王,藩王封在国内终究多有不便,咱们先看看,试试,总要找到一个于国于民都适宜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笑眯眯的说了一番话,然后让大家散了。

    群臣默然,有些惶然,都不知道皇帝究竟是想把大明带到何方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