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39章 吕震去了
    家主回来了,方家庄上下都洋溢着欢喜的气氛。张淑慧让人给每个孩子发了些饴糖,算是庆祝,却被方醒嘲笑为想去祸害别人家孩子的牙齿。

    于是晚上方醒就遭罪了,几次三番,几乎无从招架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陷入温柔乡的时候,吕震的家中传来了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“老爷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秋天的早晨算是个好时辰,不太热,适合睡懒觉。

    只是在方醒去南方之后,张淑慧都是和无忧一起睡的,昨晚上也是劝说了好久,婉婉才不情不愿的去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太阳照的院子里亮堂堂的,卧室里的方醒和张淑慧还在相拥而眠。

    两人昨晚上折腾的太久,筋疲力尽之下,居然没发现窗户上出现了个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方醒睁开眼睛,左右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娘!”

    “谁?无忧?”

    方醒的脑袋刚清醒,窗外就传来了轻微的一声,然后就是无忧哇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无忧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醒嗖的一下就下了床,然后穿了内衣,打开门就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到了窗户边,木花已经把无忧抱起来了。方醒看到倒在地上的凳子,就哭笑不得过去接了无忧。

    “小坏蛋可是偷偷的爬窗户了?”

    无忧含泪摇摇头,“爹,你们不起床,娘说不起床的都是懒鬼,会没饭吃。我不想你们没饭吃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方醒一怔,看着泪水从无忧白嫩的脸上滑落,就伸手擦了擦,说道:“嗯,无忧很厉害,爹明日就早起。”

    张淑慧终于穿好了衣服,她在里面听到了无忧的话,就羞恼的看了方醒一眼,然后接过无忧哄着。

    小白早就起了,这时她带着两条大狗从外面进来,见状就问了,结果无忧告状,小白就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方醒也是有些尴尬,随即就去洗漱。

    还没吃完早餐,外面就传来了一个让方醒发蒙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老爷,吕震死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吕震死了,晚上他的夫人上床睡觉,然后心大也没注意一动不动的吕震。

    夫妻到了一个年龄之后,上床只是睡觉。

    是的,就是睡觉,别无他意!

    稍微有点年纪的人夜尿多,他的夫人晚上起夜时突然想起没听到鼾声,还以为吕震睡的太沉。

    结果上床的时候,她不小心坐到了吕震的脚上,然后……

    吕震是重臣,这个消息当然要及时通报,于是大清早朱瞻基也接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大家都觉得吕震死的有些奇怪,这人昨天还在做事,看着好好的,甚至还有精神去为自己的儿子讨私情,可怎么突然就去了呢。

    不过去了就去了,朱瞻基也就是吩咐人去吕家慰问一番,至于谥号他没准备给。

    这吕震以往得罪的人不少,而且群臣大多看不上他的作风,所以闻听他在家去了,也没谁悲戚,准备回家叫人去看看。

    辅政学士们对此默然,回到值房,金幼孜说道:“当年李能被他给害死了,如今算是报应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能,当年的给事中,因为吕震为脱罪而颠倒黑白,最终被误杀。

    杨荣只觉得浑身轻松,说道:“都是同僚,下衙后大家还是去看看吧,好歹是个情分。”

    金幼孜梗着脖子道:“什么情分?没人跟他有情分。”

    百官静默,大家都准备尽人事。

    可就在午饭前,一个消息就被爆了出来。

    兴和伯方醒昨日殴打了吕震,都打趴下了!

    吕震的家人马上就在皇城外喊冤,顿时这声势就起来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谁在攀诬?”

    朱瞻基听到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人在诬陷方醒,让群臣也是暗自腹诽。

    方醒殴打官员的黑历史简直是罄竹难书,有离京时为了立威、有回京时遇到有人说自己的坏话而饱以老拳……

    这人就是活生生的行走的暴徒啊!

    杨荣虽然不愿意掺和这事,但此时也不得不出来建言。

    “陛下,众口悠悠,要不让刑部的人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点点头,这个是程序,哪怕他再不相信,也得要走一遭的程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吕震昨日对我很亲切啊!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吕震去了,解缙也有些伤感,不过却不是伤感吕震的离去,而是觉得自己也垂垂老矣,怕是时日不久了。

    老年人最怕的就是看到离去,看一个他们的心中就会多一分萧瑟,看多了,整个人都会变得沉闷和孤僻。

    “老夫居然生出些萧瑟之意来,哎!真是多愁善感,为赋新词强说愁啊!”

    解缙自嘲的笑了笑,方醒也是觉得他有些多愁善感了,就说道:“您才五十多,我瞅着您最少还得有三十年,说不定悠悠的孙子您还能带着在院子里溜圈。”

    解缙点点头,精神大振的道:“好,老夫以后每日都多溜几圈,好歹要给悠悠娶妻,哎!祯亮的眼光不好,若是悠悠以后的妻子让他们选,老夫必定是死不瞑目……”

    定下目标的解缙随即就精神抖擞的给方醒分析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吕震的儿子在等升迁的机会,他到陛下那边都撞过几次钟了,若不是他是老臣,陛下肯定要斥责一番,不过也一直没答应他。所以老夫猜测他是想和你交好,然后请你代为说项。哎!不管好人坏人,父母难为啊!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啊!”

    方醒唏嘘道:“他和我做了许久的对手,如今却是为了儿子向我低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去伸手,千万别去。”

    解缙警告道:“你去伸手帮了他儿子,收获的不会是赞许,大家都会认为你这人城府深,在收买人心。想想,自己仇人的儿子你都肯提携一把,旁人如何?”

    “除非你觉着自己有做周公的天赋异禀,否则老夫劝你什么都别管。”

    方醒失笑道:“您想多了,我这人别的没有,自知之明还是有的。若是吕震家中穷的揭不开锅,这时候也轮不到我去同情和帮一把,陛下自然会处置。所以我就在家歇息几日,好好的陪陪家人。”

    等方醒出了书院,恰好碰到了沈阳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稀客,怎么,有事?”

    方醒和他并肩走在乡间的路上,感受着秋天的静美。

    沈阳却没心思去感受这些,他说道:“伯爷,刚才吕震的家人说是您害了吕震。”

    “这谁说的?”

    方醒觉得有些无稽:“我昨日出宫就回了家,一直没出门,我哪害他去?”

    沈阳纠结的道:“吕震的随从说的,说昨日下午您和吕震发生了冲突,您把吕震给打趴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打趴下了?”

    方醒觉得这真是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沈阳点头,认真的说道:“吕震的家人认为是您打伤了他,多半是暗伤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是高手啊!”

    方醒觉得这事真的是奇葩了。

    沈阳要回去了,临走前说道:“陛下说是无稽之谈,可终究要查验一番,刑部的人已经去了吕家,您……小心些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