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28章 愣头青和锐气(祝大家除夕快乐!)

第1828章 愣头青和锐气(祝大家除夕快乐!)

    地球不停转,码字不会停!爵士春节期间照例不会放假!

    今天三更,从初一开始到初七,每天两更,爵士也抽时间陪家人出去转转,请大家谅解一二,感谢!

    求月票!

    方醒和宁王对上了,而且还和江西布政使司对上了!

    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宁王可不是好惹的,那人这次算是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,想想黄子澄吧,我看那人最后多半是和他殊途同归。”

    “关键王岳也上了奏章,这就是一下钉死了他,再想翻身可就难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王岳这是找死!”

    张辅得到的消息更加的详细,书房中,他负手而立,目光冷厉。

    “不管实情如何,王岳都不该上这份奏章,至少应当是密折。我看他这是……怎么像是被挟持了一般,利令智昏!”

    薛华敏沉吟道:“国公爷,在下以为,会不会是王岳发现姑爷要动手,他担心被牵累,所以就抢先一步,想用陛下来压住姑爷。”

    张辅摇摇头,说道:“那来得及,所以我以为,王岳必然是有渎职的地方,德华若是动手,他就会被牵连进去,所以他才敢这般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这个渎职必然会和宁王有关……”

    薛华敏叹道:“没有担当啊!此时他应当是果断的配合姑爷,然后上奏章请罪才是。”

    张辅冷冷的道:“官员官员,最关注的就是自己的帽子,只要涉及自己帽子的安危,他们就会愚蠢,愚不可及!做出些让人瞠目结舌的蠢事。”

    薛华敏问道:“国公爷,那陛下肯定也能想到这些,杨荣瞒下奏章,却是意外的帮到了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两相对照,王岳的用心就看出来了,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军纪糜烂,统军无能,骄兵悍将……

    聚宝山卫的罪名瞬间多了无数,弹章飞进了紫禁城,消息也在到处传播,最后变成了无数谣言。

    “这多半是有人在造谣!”

    林群安担心军心不稳,就召集了人在校场训话。

    烈日高照,校场上列阵的将士们却丝毫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咱们的军纪如何,大家最清楚不过,本官认为这是谣言,而目的不过是想让陛下为难罢了。”

    林群安分析道:“那些人弹劾伯爷,这是跟风,伯爷若是在,最多是一笑置之。这等跳梁小丑,陛下必然是不屑于理睬。所以大家近期不要外出,且等事情有了结果再说。”

    昨天有军士外出被人挑衅,幸而忍住了,否则就是给那两份奏章增添了证据。

    林群安说的轻松,可心中却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大人,奏章很多,那些和伯爷交恶的人大多上了弹章,据说陛下全部都扣住了,看都没看。”

    马苏在户部也经受了一番谣言的洗礼,他点点头,感谢了这位小吏,然后借口有事请了个假,匆匆的回去找解缙和黄钟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是谣言。”

    黄钟毫不犹豫的判定了事情的真相:“伯爷治军严谨,若是真有这等事,伯爷的请罪奏章会比宁王和王岳的来得快,所以这必然是假!”

    “聚宝山卫当年在外征战都没发生这等事,怎么可能会在大明境内折腾?多半为假。”

    解缙不慌不忙的道:“王岳此人老夫知道些,这人看着稳沉,可最是善于谋身的一个人。老夫判定他必然不知道宁王也上了奏章,否则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弹劾德华。”

    “他低估了宁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王岳低估了宁王。”

    值房里,杨士奇唏嘘道:“兴和伯治军本官是相信的,他当年能为了那个女子斩杀瓦剌使者,怎会放纵军士去祸害百姓?”

    黄淮说道:“是这样,不过万事有意外,此事还得要看兴和伯的自辩。”

    杨荣放下手中的奏章,说道:“昨日有人找到本官,说咱们这是在和光同尘,你们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杨士奇恼怒的道:“有的人是知道了乱说,有的人是不知道胡说,和妇人一般的絮叨!用心险恶,就是想看热闹。谁的热闹都想看,唯恐天下不乱!”

    杨溥看到金幼孜的嘴唇紧抿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杨荣瞟了他一眼,杨溥赶紧微笑道:“这是无端指责,其目的不过是想让咱们去和陛下建言罢了。这些人总是自以为是,臣子哪能这般逼迫陛下,且等兴和伯自辩的奏章到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杨荣点点头,说道:“咱们都是陛下身边的近臣,要看准了,站稳了。”

    杨溥点点头,如今天下都在盛传着三杨的名头,而他却因为在诏狱中多年,早已落后于杨荣和杨士奇。

    稍后午膳,然后休息。

    杨溥缓缓在皇城门内散步,这是他在诏狱内养成的习惯,每天早晚散步,通经活络。

    皇城外有几个御史在请见皇帝,看到杨溥后,有人喊道:“杨大人,要为民做主啊!”

    杨溥皱眉看着他们那愤怒的脸,说道:“风闻奏事也没有你们这等事未断先定罪的说法,御史御史,那是要盯着,据实奏事,而不是去干扰君王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几个御史怒气一滞,还想辩驳几句,杨溥喝道:“兴和伯的奏章都没来,你等闹腾个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杨大人,宁王殿下和王岳大人都异口同声,此事肯定无疑,为何要包庇那人?难道就因为他是陛下亲近的人吗?”

    杨溥瞥了这个御史一眼,说道:“年轻人要多想多看,切莫自顾自行事,那对你没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杨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杨溥摇摇头,负手转身回去。

    里面出来三人,为首的乃是俞佳,见到杨溥就寒暄一句,然后带着人径直出了皇城。

    杨溥的眼皮子跳了几下,回身看到俞佳出去根本就没搭理那几个御史,而是一路走远了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君王之怒,流血漂杵!

    杨溥最担心的就是朱瞻基走上朱棣的那条老路,直接用诏狱来说话。

    那些年轻人总是热血沸腾,被人几句话就怂恿的不知道天高地厚,以为自己就是天下的脊梁。

    “哎!都是愣头青啊!”

    这些人在杨溥的眼中连担任知县的能力都没有,在都查院不过是借助着他们这股子不管不顾的劲头罢了。

    这股劲头可以称为愣头青,但也可以称为锐气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哪怕经历过几次挫折,可于谦从不缺乏锐气。

    所以顺天府迎来了皇帝身边的大太监时,所有人都没想到居然是来找于谦的。

    于谦在吃饭,一个大碗,里面装满了饭菜。

    他一边吃一边看着一份册子,这是他催促下面的人去收集来的收成预测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看今年顺天府的收成估算,好歹也能心中有数……”

    于谦抬头,看到是俞佳,就赶紧起身拱手道:“下官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俞佳欣赏的说道:“于谦是吧,陛下召见你,跟咱家走吧。”

    于谦看看剩下大半的饭菜,就下意识的刨了一大口,然后在俞佳的笑声中跟着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顺天府的官员们都出来了,默默的看着于谦跟在俞佳的身后出去。

    “他只是吏目,为何是俞佳来召他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反正不会是治罪。”

    “治罪哪用得着俞佳来?而且陛下也不会管吏目的事儿,肯定是升官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!当年他甘愿下来做小吏,那时候都说他的脑子有问题,如今看看,看看,人家这是一步登天了!”

    于谦缓缓走在顺天府府衙里,无数目光盯着他,可他却坦然受之,还冲着左右拱拱手。

    皇帝不会平白无故的召见一个吏目,此去……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