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23章 以卵击石
    “杀了方醒,赏千金!”

    杨麟在中间呼喊着,他疯狂般的催促着麾下对火枪阵列发动冲击。

    他想要灿烂!

    他想起了江训曾经喃喃自语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丈夫生不五鼎食,死则五鼎烹耳!

    是啊!既然前途灰暗,那就轰轰烈烈的战死吧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杀气席卷双方之间的空间,迅速的随着那有些凌乱的步伐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吴跃长刀挥下。

    “哔哔哔!”

    “嘭嘭嘭嘭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枪声传到王府里,朱权没有任何反应,他继续说着,不,是回忆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四哥成功之后就开始不认账了,其实……其实我知道他不会认账,只是自己没了军队,呵呵,没了军队!”

    “嘭嘭嘭嘭!”

    外面的排枪开始密集起来,惨叫声就像是魔音,躲都躲不过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了军队就是羔羊,我在草原上征伐,看多了那些部族之间的疯狂,为了生存,什么都可以被抛弃……不过我还得要感谢四哥,至少他留了我条命。”

    朱权对面色呆滞的徐景昌说道:“只是我不喜欢南昌,不,是本王不喜欢南昌。几次上了奏章被拒,然后又被人弹劾,上一次奏章就弹劾一次,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嘭嘭嘭嘭!”

    外面的排枪声接连不断。

    “前进!”

    “前进!前进!前进!”

    整齐的呼喊声震动了整个王府,那些仆役丫鬟们在府中到处乱跑,他们想寻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每当有抄家之祸时,死几个人真的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只需往上报一个负隅顽抗,人不但是白死了,家属弄不好还得受牵连。

    朱权冷眼看着这片兵荒马乱的景象,说道:“四哥果然没看错人,方醒够狠,够果决。当年本王若是有他这般果决,嘿!”

    这等大逆不道的话徐景昌就当是没听到。他抬头看去,就看到那些护卫潮水般的逃了进来。他们神色惊恐,有的人身上还带着血迹,却忘记了惨叫,只知道逃。

    逃!

    朱权微微摇头,说道:“都是假的,这些人不是本王麾下的精兵,多年养着他们花了不少钱粮,不过能冲一下就算是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整齐的脚步声渐渐逼近,朱权抬头,看着走来的方醒微笑道:“你很厉害,四哥信重你,当今皇帝也信重你,不出意外的话,以后你就是他身边的重臣,封公也只是寻常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方醒走过来,然后双腿交叉,缓缓坐下,就坐在朱权的对面,双方伸手可及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输了!”

    朱权缓缓拔出长刀,摇头道:“本王还没输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自尽?”

    方醒好奇的看着那雪亮的锋刃,说道:“你得知道,自尽很痛苦,你会听到鲜血从自己的脖子上喷溅出来的声音,然后你会恐慌,会后悔……你宁可一生被关在凤阳的冷宫之中也不愿意自杀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你肯定不会,因为你从小多智。可人一聪明就怕死,越聪明的人就越怕死,很少有例外。”

    朱权把长刀搁在自己的脖子上,他仙风道骨的胡须在颤动着,他的双手也在颤动着。

    “人生在世,除死无大难。你只需要放弃护卫,然后……对不住,因为刚才的杀戮,你必须要进京请罪,不过由于你是宗室长辈,陛下大概会把你暂时幽禁起来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方醒的身体猛地扑了过去,他一把抓住朱权的双手,就在朱权想奋力的挣扎时,方醒一头就撞在了他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呯!

    朱权眨了一下眼睛,然后看看抱着额头往后倒去的方醒,他就笑了笑,再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压住他!”

    两个人飞扑过来,一个是辛老七,他知道方醒这段时间的心理压力极大,因为方醒本就是准备要硬碰硬的把宁王府给解决了。

    什么护卫,那不过是借口罢了。

    方醒和朱权都知道的借口。

    目的只是要让朱权这位宗室长辈跌落神坛,映照出藩王们的野心和不甘,然后为朱瞻基下一步的削藩做准备。

    而王贺不知道这些弯弯绕,他只知道一旦朱权自尽,那么他作为监军必然是要倒霉的。

    所以瞬间爆发了小宇宙的王贺居然率先扑倒了朱权,差点被他手中的长刀给剖腹了。

    辛老七后到,他在半空中准备扑击的双手硬生生的变成了击打,重重的打在朱权的右手上。

    长刀落地,方醒才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躺在地上喘息着,王府的地面很硬实,梗的背疼。

    他有些头晕,眼睛发花,看着那些军士冲进了王府里面。

    “跪地不杀!”

    “跪地不杀!”

    方醒有些想呕吐,如果是别的军队,他会喊一声不许乱杀。

    可聚宝山卫不需要,他们哪怕才刚经历了一次杀戮,也不会变成杀红眼的恶魔。

    “晕……”

    方醒晃晃脑袋,胸腹处有些翻涌,就像是有一只青蛙在他的肚子里一跳一跳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杀了本王,来啊!杀了本王!”

    哪怕是方醒主动发起攻击,可最后的结果却像是鸡蛋碰石头,朱权依旧神志清醒,而方醒……

    “呕!”

    方醒努力偏头,然后早些时候吃的花生和酒水就化为喷泉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四哥手下的悍将?哈哈哈哈!连本王都不如!”

    朱权被控制住了,他坐在地上,任由辛老七和王贺捆住他的双手,冲着方醒嘲笑道:“本王若是撞你一下,你今日就得去陪四哥了。”

    方醒又吐了些东西出来,然后他感到舒服了些,就仰头说道:“你别得意,你别以为今日我犯了大错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被控制住的朱权绝望了,所以反而是放开了。

    方醒嘿嘿的笑着,然后侧脸又吐了一次,不过这次没吐好,脸上和脖子上都被波及。

    他气喘吁吁的道:“城外的道观里有什么?我的人马上就会赶去,殿下,那里有什么?会不会是能让你终生幽禁的东西?哈哈哈哈!呕!”

    朱权仰头,肌肤拉伸之下,他感受着脖子上那道被长刀拉出来的小口子上传来的疼痛。目光苍凉的看着天空。

    “四哥,这就是你的孙子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攻进王府了?”

    王岳坐在堂上,身边的桌子上摆放着一把……菜刀。

    布政使司的长刀全都被衙役们拿了,王岳自觉也拎不动,就寻了一把菜刀,好歹能做个样子。

    而坐在另一边的魏青却在挂绳子,他没有自刎的勇气,所以准备用绳子了结自己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方醒失败的基础上。

    所以当一个衙役连滚带爬冲进来时,正在试着绳套高度的魏青手一滑,身体前倾,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大人,兴和伯已经攻入王府!”

    “果真?”

    王岳不禁在心中念了一声佛,只要方醒占据上风,不管他是如何的大逆不道,就算他剁了宁王朱权也和他没关系。

    安全上岸了啊!

    “魏大人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