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799章 雨林中
    “中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这是丛林,广袤的丛林!

    一头鹿轰然倒地,首领放下手中长长的吹筒,矜持的嘀咕了一番。

    赤果着上半身的陈默翻译道:“他说这只是随便,他不喜欢吃这个。”

    几个军士过去把鹿身上的‘暗器’拔下来,交还给首领,然后扛着鹿,大家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“还有多远?”

    廖阿三的右臂靠近手腕处被包扎着,这是他前几天在河边准备捕鱼时,被一只不知名的小鱼给咬的。

    幸亏当时首领的反应快,否则那长着锋利牙齿的小鱼一定会疯狂的咬断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陈默很得意,因为他和首领的关系好,所以经过一番磨合后,两人连说带比划,基本上能猜到对方的意思。

    首领已经换了草裙,还戴了个草编的帽子,和陈默沟通了一下,他指指前方,伸出三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“三日!他说三日肯定能到。”

    黄金麓点点头,然后队伍缓缓前行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首领找了个宿营地,大家把一路上弄到的猎物都洗剥干净,然后也懒得打理,直接烧火烤。

    从海边一路出发,他们步行了很远的距离,中途还被拦截过,最后靠着首领的关系,用一把菜刀的贿赂来开路,这才得以到达森林中。

    他们在森林之中已经跋涉许久了,原本首领想带着他们去坐船,可在看到那小的可怜的船之后,黄金麓等人直摇头。

    火头起来了,烟雾弥漫在这片丛林之中。

    陈默小心翼翼的找了个地方坐下,然后踩死了几只红蚂蚁,舒坦的道:“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起来!”

    黄金麓看到他坐下就喊了一声,同时拔出长刀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陈默也觉得屁股下面在动,就像是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陈默猛地弹起来,可却晚了一步,他屁股下面那色彩斑斓的蟒蛇一下就缠住了他的小腿,用力一拖卷,就把他拖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树枝上一只背着孩子的长尾猴尖叫一声,两下就窜了上去,然后冲着那蟒蛇嘶叫着。

    蟒蛇缓缓而坚定的缠绕上来,蛇头盘旋而上,蛇信吞吐,蛇眼阴冷。

    “老黄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陈默被蟒蛇缠在地上,他绝望的呼救。

    黄金麓第一个赶到,他绕到蟒蛇的后面,一刀剁去。

    缠绕着陈默的蟒蛇一阵扭曲挣扎,然后却越发的缠的紧了。

    “老黄,啊……”

    蟒蛇加速了,一下就缠到了陈默脖子,然后一收,陈默后面的话都被勒了回去。

    黄金麓连续劈砍着,首领走过来阻止了他的暴戾,然后拿了根树枝,在靠近蟒蛇尾部的地方找到了个小洞,用树枝捅了进去。

    黄金麓目瞪口呆的看着蟒蛇缓缓松开了陈默,然后一圈圈的落下来。

    首领拿出小刀,一刀捅进了蟒蛇的身上,迅速后退。

    黄金麓拖着陈默退到了边上,看着这条手臂粗细的蟒蛇在地上翻腾着。

    陈默的面色有些发青,他喘息着。驱蚊的植物在火堆里不时发出爆响,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那条渐渐平息的蟒蛇。

    良久,那条蟒蛇不动了,陈默摸摸生痛的肋骨问黄金麓:“老黄,他刚才是怎么让蟒蛇松开的?”

    黄金麓指指蟒蛇,几个军士持刀过去,准备把这条蛇剐皮,然后也烤了。

    对于陌生人来说,这里极度危险,可有着首领的带领,他们至少不会缺乏食物。

    黄金麓呆呆的看着那几个军士在剐皮,说道:“好像是拉屎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陈默反手摸摸自己的后面,有些后怕的道:“老黄,下次我再也不来这了,我发誓!一定!”

    一只兀鹫从空中俯冲下来,首领呼喝着让大家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兀鹫张开双翅,遮蔽了天空,脖子上一圈银白的毛发,就像是戴着一个银环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吃?”

    陈默起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齐射!”

    “嘭嘭嘭嘭!”

    硝烟中,兀鹫在空中突然收了翅膀,怪叫一声后,就一头栽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军士拔刀上前,就在兀鹫落地反弹的瞬间,长刀挥斩。

    羽毛飞舞,失去脑袋的兀鹫四处蹦跶,最后被一脚撂倒。

    天空中传来了一声怪叫,大家抬头一看,是另一只兀鹫在悲鸣。它几次盘旋依旧不肯离去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就下来!”

    陈默又恢复了精神,他反手拍死一只蚊子,得意的过去收拾那只兀鹫。

    首领摇摇头,一脚就把兀鹫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能吃?”

    首领点头,然后干呕了一下,陈默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尽快找到那个部族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三天,前面探路的首领突然止步,陈默凑过去一看,就看到十余步开外,一根长筒正对准了首领,旋即又对准了他。

    “朋友!大明的朋友!我们是朋友!”

    陈默举起双手,摇摇腰胯,裤子就滑落下去。

    从他被首领认可开始,他就认为这里的人喜欢赤诚相见,最好别穿衣服。

    边上多了一根长筒,首领叽里咕噜说了一堆,却好似鸡同鸭讲。

    一个脸上涂抹了不知名颜料的男子走了出来,他的身上就只有胯部穿着草裙,头发很长,眼神锐利。

    首领伸开双手,又说了一番话,这人却没搭理他,而是走到了陈默的身前,低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陈默也低头看了一眼,笑呵呵的道:“朋友!我们是来自于大明的朋友。看看吧,咱们都是一样的肤色,长得都一样,几百年前都是兄弟啊!”

    黄金麓在后面为他捏了一把汗,低声道:“准备动手!”

    这位前海匪可不是善茬,若是这些人动手的话,他敢保证自己会把这里屠戮一空。

    火枪悄然装弹,悄然抬起瞄准。

    长刀缓缓出鞘,弓箭却因为潮湿而失去了作用。

    树林中渐渐的多了动静,听声音四周都有。

    黄金麓的额头冒汗了,他担心那种吹筒。

    海边那个部落里也有吹筒,黄金麓见到过,长长的吹筒,高手可以在几十步内精准的命中目标。

    而且吹筒吹出来的吹箭都有能让人麻痹的毒素,一旦被射中,几乎可以宣布等死了。

    那些战士会砍下敌人的头颅,然后欢呼自己的胜利。

    “是兄弟!”

    陈默缓缓转身一周,笑眯眯的模样看着很和蔼可亲。

    首领解开脖子上的那个装饰丢给了来人,然后退后几步。

    来人看了看上面的雕像,然后打量着黄金麓等人,就喊了几句,周围的沙沙声加快。

    黄金麓看着从四周丛林中出来的土人,缓缓的道:“别动手,都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这几十人中间居然有女人,可陈默此时却没有心思去窥看,他额头上全是汗珠,任由那个土人拍打着自己的肩膀。

    土人退后几步,然后指指陈默的身下就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这次连首领都笑了,他指着陈默的下身挤眉弄眼的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黄金麓松了一口气,低声道:“陈默的小,走到哪都会被人笑,加上他胖胖的,看着没威胁,好!”

    首领回身摆摆手,示意已经解除了威胁,可黄金麓依旧不敢大意,叫人继续戒备。

    陈默回来要了一个小碗,首领却摇摇头,指指远处,示意等晚点再给。

    一行人被这些土人包夹着前行,走了约三四里地才看到了部落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密集的部落,屋子大多是柱子上搭着棕榈叶建成的,简单。

    当黄金麓等人被押解进来时,整个部落的人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男女老少都是赤果上半身,他们好奇的看着这些外来人,有人还在叫喊,声音愤怒。

    大抵他们是不欢迎外来者的吧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女土人走了过来,首领赶紧过去,双方不断的说话,最后首领蹲在地上,拿树枝画了些曲线和奇形怪状的东西,女土人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默!默!”

    首领比了一个圆圈手势,陈默马上拿着小碗过来。堆笑道:“好东西!百年才出几个的好东西!”

    首领狐疑的看着陈默,陈默赶紧把视线上移,然后笑呵呵的。

    精致的小碗看着白玉般的润泽,土人首领接过之后仔细看了看,就在陈默以为她看不上时,土人首领却突然狂喜着转身,然后嘶吼着。

    神器啊!

    陈默同样转身,得意的冲着黄金麓抖抖肥胖的身体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