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786章 随着朕,为大明而战!(感谢‘?开’成为本书盟主。)

第1786章 随着朕,为大明而战!(感谢‘?开’成为本书盟主。)

    感谢‘?开’的支持,若是方便,可看作品简介里的号码加全订群,然后转盟主群。

    月初,求保底月票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,朱瞻基起身,他没要人服侍,自己穿了孝服。

    “殿下,可要用粥和点心吗?”

    俞佳问道。

    朱瞻基只觉得心情复杂,既有未知的兴奋,也有些沉重,他说道: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他穿好衣服,洗漱完毕,出门就看到了梁中。

    “殿下,奴婢请去大行皇帝陵寝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眼睛微眯,说道:“本宫这里也有你的安排,怎么,不愿意吗?”

    梁中的立场很坚定,侍奉无差错,朱瞻基不会驱赶。

    梁中叩首道:“大行皇帝去了,奴婢的心也死了,只想以后守着陵寝,种地洒扫,了此一生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大太监自尽的勇气,但却不乏自觉。

    “奴婢是大行皇帝的人,在宫中多有不便,殿下难免睹物思人,奴婢……恳请殿下恩准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抬头,看着微亮的天边,点头道:“你自去,一应供给不会少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便是荣养,梁中叩首谢了,准备回去收拾自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不准备参加登基大典,不想再看到另一个皇帝登基。

    朱瞻基一路去了奉先殿,早有内侍准备好祭祀的果品和酒水,朱瞻基祭祀了,然后出来。然后更换衮服冠冕,出发出奉天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去?”

    朱高煦昨晚喝了个烂醉,还打了一个官员,然后和方醒在城头裹着大氅睡到现在。

    今日太子登基,朱高煦这个唯一在京城的直系外藩却没去。

    “去了看什么?都是那一套,烦人!”

    朱高煦抠去眼屎,起身活动着身体。

    他的拳脚依旧威猛矫健,那些军士在边上仔细看着,想偷师。

    方醒摇摇脑袋,昨晚他也喝多了,有些头痛。

    天边出现了一抹紫色,几个军士在喊着这是吉兆。

    方醒微笑着,他也希望是吉兆。

    瞻基,你可也别跟着短命了!

    “我要去巡城了。”

    方醒觉得朱高煦绝壁是无聊透顶的典型,偏生自己找不到乐子,所以耐不住寂寞想在京城居住,好歹还能到处乱窜。

    朱高煦果然追了上来,“本王和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方醒笑了笑:“晚些会有活动,你怕是去不了了,旁观可以。”

    两人下了城头,方醒原地等待了一会儿,朱高煦不解,不过也没问,只是拿了干饼和水吃早饭。

    等了没多久,张辅来了,孟瑛来了,柳升来了,薛禄也来了。

    “兴和伯,此事殿下可准了?”

    薛禄皱眉问道:“此等事闻所未闻,有些不好。”

    柳升说道:“大行皇帝驾崩,正该如此,方能提振人心。”

    张辅微微点头,然后问方醒:“我马上要进宫,可都通知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就位。”

    方醒挥挥手,身后三发烟花升空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宁寿宫内,朱瞻基郑重的五拜三叩首。

    皇后含泪道:“我儿也做了皇帝,要好生去做,本宫就在此安享富贵了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起身道:“母后且安心,儿臣自然知道分寸,不会让大明蒙尘。”

    转身出了宁寿宫,从这一刻开始,里面住着的便是皇太后。

    太子大步往前,他越走越快,步履矫健而不乱。

    “殿下驾到…”

    快到奉天门时,一声尖利的喊叫后,钟声响起。

    帝国的新主人来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丽正门外,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来,最后止于门外。

    方醒上马,不断有人把登基的程序报上来。

    “伯爷,百官正在上表。”

    方醒点点头,寂然不语。

    “伯爷,礼官至承天门宣诏。陛下令英国公,宁阳候,定国公各处祭告。”

    方醒点点头,说道:“太子继位,诸军进城!”

    “进城!”

    命令下达,脚步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京城今日依旧戒严,不过太子登基,总得有些喜庆气氛,便让诸卫和五城兵马司的人在街上维持秩序,百姓们得以自由活动一番。

    当脚步声响起时,那些百姓都被驱赶到了两边,和那些军士一起看着开进城来的军队。

    “是朱雀卫!”

    宋建然打头,朱雀卫大步进城。

    后面跟着玄武卫。

    整齐的步伐让京城的百姓再次目睹了军威,顿时惊呼声不时响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母后,儿臣这便去了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再次来到了宁寿宫,母子此时再见身份已经变了一个模样。

    皇太后起身道:“快去吧,继位之后需记得安抚各方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躬身行礼告退。

    看着他昂然走出去,皇太后不禁流泪道:“谁曾想这一日会那么快呢,可惜先帝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娘,陛下英姿勃发,想来您要享的福在后面呢!”

    一个老嬷嬷仗着身份劝了一句,皇太后点头道:“只是……想着他还是那个孩子,转眼间竟然已经成人,可以统御大明了,一时间有些恍惚。”

    嬷嬷笑道:“这可不是吗?老奴还记着娘娘当年可不比公主差,看着就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呢!”

    皇太后不禁笑了,然后黯然道:“可惜先帝却早早离去,不然……本宫也不忍心见到瞻基这么早就被压上了这个担子,哎!这生在皇家,身不由己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朱瞻基再次到了奉天门,群臣等候多时,当即就准备献贺表。

    朱瞻基坐在椅子上,说道:“这些繁文琐节便少一些吧,免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礼官吆喝,群臣行礼。

    礼毕,天边的太阳渐渐升高,朱瞻基起身,沐浴在阳光下说道:“朕即位,是为大明皇帝。”

    阳光照在他的身上,看着就像是镀上了一层黄金,群臣不禁山呼万岁。

    朱瞻基朗声道:“朕即位,当继承父祖遗志,除弊革新,诸卿当兢兢业业,不可懈怠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登基宣言,群臣都仔细听着,当听到开头就是除弊革新时,大家不禁心中惴惴。

    这是要和文皇帝一个路子吗?那大家哪还有活路啊!

    还有那个宽宏大量在边上帮衬着,这……这……

    一部分人对新帝继位本就不怎么欢喜,再听到那句除弊革新,顿时脸就板了起来。

    除弊革新,就意味着更多的动作,更多的改变。

    可看看历朝历代,谁愿意改变?

    除非是外敌逼迫急切,国内境况窘迫,如前宋那种,这才有了王荆公的革新。

    可大明此时陆地上并无敌人,海洋上更是纵横无敌手,连连绵多年的倭患都被灭了,还闹腾什么?

    萧规曹随才是王道啊陛下!

    阳光照在朱瞻基的脸上,他神态从容的道:“……文武不可偏废,在内则劝耕、提振商业、整顿吏治,调理阴阳,使民得以安然。民富,国方能积财,否则那只是竭泽而渔,必不长久!”

    杨荣听到这里心中一震,他微微摇头,不禁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陛下,太子还是走上了这条路啊!

    民富国才富,这个提法不新鲜,可在皇帝这个层面却从未这般郑重的提及过。

    而围绕着这个提法,皇帝可以做出无数改变。

    金幼孜看看左右,他差点忍不住想出去进谏。

    登基时进谏,这几乎相当于是扇巴掌,给了刚登基的皇帝一巴掌。

    所以金幼孜忍了。

    “在外则为捍卫大明的利益,无论是陆地还是海洋,大明的利益无处不在。当朕拔出长刀时,诸卿,谁敢跟随着朕……去为大明而战?”

    这番杀气腾腾的宣言让人心惊,群臣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朱瞻基目光转动,微微眯眼,却不见恼怒。

    什么声音?

    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,听声音应该是在承天门外。

    声音整齐,有些人愕然,而杨荣等人却是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陛下……

    朱瞻基从容的道:“诸卿且随朕来。”

    皇帝大步向前,群臣紧跟在后,这在大明的登基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。

    作为礼部尚书,吕震对此根本就无所谓。只要皇帝不把他弄下去,那就算是皇帝要请群臣喝酒他都没意见。

    脚步声一直没停止,当到了承天门时,朱瞻基径直上去,群臣犹豫了一下,俞佳却在下面等着,于是都只得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杨荣有意落在了后面,他等到了金幼孜和杨溥两人,低声道:“陛下有大志向,我们作为臣子,要倾力辅佐才是,若有建言,可慢慢道来,不可胡来!”

    金幼孜想反驳,却看到了杨荣眼中的寒光,不禁一怔,然后郁郁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杨溥微笑道:“杨大人放心,陛下说了要承继文皇帝和先帝的遗志……”

    杨荣皱眉道:“陛下不是先帝,莫要轻忽,否则哪日被呵斥了可没了脸皮!”

    这话不像同僚的劝告,而是上官的警告。

    金幼孜皱眉看着杨荣,可杨荣却丝毫不让的对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三位大人。”

    这时有太监在催促,金幼孜勉强低头道:“好,本官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这便是首辅的威权吗?

    杨溥点点头,歉然道:“本官有些口误,杨大人,赶紧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拾级而上,各有心思。

    “陛下万岁!”

    这时外面一阵欢呼传来,金幼孜一个踉跄,眼瞅着就要跌下去,身边一只手却扶住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金大人,稳住。”

    金幼孜一身冷汗站稳了,然后对扶着自己的杨荣点头道:“多谢杨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万岁!”

    外面的欢呼依旧在继续,金幼孜摇摇头道:“陛下这是要重武吗?”

    杨溥垂眸,心中却担心皇帝这是要给文官们下马威。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手机版阅读网址: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