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785章 登基前夜
    “你失望了?”

    袁熙幸灾乐祸的道:“在下知道你一直想去对付南边的文人,可你知道吗?南边的文人势力之庞大,牵一发而动全身,你若是去弄他们,那就是马蜂窝。”

    “张茂可是重伤,南边肯定会大肆夸耀,你无可利用!”

    方醒皱眉道:“你想多了,本伯就想问问罢了。还有,宣府居然有人拦截本伯,你们勾结了谁?”

    袁熙坦然的道:“不过是一个千户官罢了,只是用一个指挥使作为酬劳,他就上钩了,所以武人不可信,方醒,压住武人就等于压住了你。看看那些武勋吧,此次京中变乱,就只有一个张辅和定国公出头,可笑啊可笑!”

    方醒点点头,走近说道:“你倒是有些抱负,可惜却是逆贼,还有,殿下即将登基,什么文人武勋都将会重新站队,袁熙,你可知道你们开了一个坏头吗?”

    “藩王勾结宫中势力作乱,你们开了一个坏头!”

    只是一拳,袁熙就被打成了虾米。

    他卷缩着身体干呕着,看到方醒出去,就嘶喊道:“你是权臣,你是权臣,不得好死!我袁熙诅咒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方醒脚步不停,安纶回头骂道:“蠢货!你就等着被千刀万剐吧!”

    雷度一直没敢说话,他不想受苦,所以不敢激怒方醒。

    见到袁熙有些歇斯底里,就说道:“大事败于方醒,所以你恨他,我也恨他,可终究就是一场梦罢了。殿下大抵要装疯了。你我就是棋子,即将被踩烂的棋子,所以好好的享受最后的时日吧,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袁熙突然嗬嗬嗬的笑了起来,声音凄凉。

    “若非是他,大事就成了,我恨不能吃他的肉!吃他的肉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城外,那些人在递交‘请愿书’,大声的说着太子的好话,大有太子不登基,奈天下苍生何的慷慨激昂。

    这是大明的第五位帝王,承上启下。

    “他会是一个好皇帝。”

    权谨赶到了京城,老人一脸的憔悴,先去哭了大行皇帝,然后就来找到了方醒。

    方醒目前安家在城头上,弄了个素火锅在吃着。

    权谨端着一碗素菜三两下就吃了,满足的道:“是,殿下雄姿英发,有文皇帝之风,大明周边无患,盛世来了啊!”

    方醒恍惚记得以前谁说过这话,他放了面条进锅里煮着,吸溜着鼻子说道:“文皇帝这个谥号不好。”

    权谨随口问道:“为何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是文,而是文武,所以当称祖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权谨是个厚道人,他接过方醒递来的第二碗素菜说道:“文皇帝功绩非凡,是可以称祖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方醒!”

    朱高煦大步走上来,看到权谨就皱眉道:“你不回家歇息,这是想学金忠吗?”

    这货连关心的话都说的这般直挺挺的!

    方醒看到权谨气得不行,就说道:“殿下这是关心您呢,权大人,赶紧回家去,稍后我叫人去请示殿下,让宫中来个御医给您看看身体。”

    权谨起身,瞪了朱高煦一眼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朱高炽大大咧咧的坐在他留下的矮凳上,揉揉眼睛道:“一直哭不出来,刚才去了宫中,看着大哥的梓宫却忍不住了,丢人!”

    他放开手,看着那双牛眼有些红肿。

    “大哥也没享几天福就去了,哎!拿酒来!”

    朱高煦摸摸眼睛就要酒,才走到边上的权谨就怒了,喝道:“殿下,大行皇帝才去多久?宗室如何能饮酒?”

    朱高煦牛眼一瞪就想动手,方醒赶紧拉住,然后说道:“喝就喝吧,悲伤与否不在于饮酒与否。”

    权谨冲着方醒骂道:“兴和伯,你这是谬论,且等本官进宫去禀告殿下!”

    朱高煦的心情不好,闻言就勃然大怒,若不是方醒拉着,今日权谨大抵是要过不去了。

    方醒用酒来劝住了朱高煦,然后两人就在城头上喝酒,那些军士看到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大哥苦,从小就得端着架子过活,换做是我是受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喝酒的速度很快,渐渐的有些醉意,就拔出长刀劈砍着城砖。

    碎屑四溅中,方醒用酒杯挡住了眼睛。

    朱高煦愤愤的道:“我不想回乐安,不想老死在那里!方醒,你说瞻基可要防备我?”

    方醒摇摇头:“没必要,只是怕头痛。您是他的二叔,若是喝酒醉把人打残了他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朱高煦垂头丧气的道:“都没了,就剩下了我和老三,老三却是个奸猾的,我不喜欢和他打交道,还有谁?张辅他们成日缩在家里养孩子,就我一个人在乐安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方醒觉得那种日子也不错,只是对孩子不大友好,无法出远门,只能坐井观天。

    所以明代的藩王一代不如一代,很大的根源就在于藩王被限制在封地内不得远行,看到的天就只有那么大。

    “会疯的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迷茫的道:“我整日就在乐安跑马,操练儿子,可操练出来能干什么?方醒,你说他们以后能干什么?都只能吃饱了睡觉,睡醒了继续吃。”

    方醒摇摇头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只有两条路,一条是都回京,别要什么封地,然后做个纨绔子弟。第二条就是……且看以后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大哥,爹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方醒在城中已经好久了,无忧都已经重新熟悉了自己的家,却少了一个疼她的爹。

    土豆正在给她画小人,闻言说道:“要等有了新皇帝才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无忧嘟嘴道:“新皇帝是谁?”

    土豆摇摇头,却想起了以前经常来的朱瞻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朱瞻基在奉天殿里面,看着那些座椅发呆。

    一张张座椅就代表着一个个先人,他从朱元璋的座椅看到朱棣的,再往下,就是他的父亲…

    以后这里还会多一张椅子,那就代表着他。

    “殿下,明日牌位就要从后殿移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俞佳不知道朱瞻基来这里的用意,可明天就要登基了,他的事情还多啊!

    朱瞻基挥挥手,俞佳带着人出去。

    这是家庙,朱家的家庙。

    朱瞻基走到前方,在代表着太祖高皇帝的椅子前站定,静静的看着这张椅子。

    椅子只是椅子,只有当后殿的牌位放在上面后,才代表着那个意义。

    往后就是朱棣的椅子。

    朱瞻基缓缓蹲在地上,低声说道:“皇爷爷,孙儿明日要登基了,就要成为大明的皇帝,您可高兴吗?”

    椅子无声,朱瞻基缓缓说道:“皇爷爷,想着那些臣子,孙儿有些害怕呢,害怕自己挡不住他们,若是您在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泪水从他的脸上滑落,他摸着椅子,哽咽道:“皇爷爷,孙儿想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孙儿想着您当年压着那些臣子不敢动弹,想着您还有余力北征,纵横捭阖,无敌于天下……还想着您对我的教导……至今不忘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孙儿一点都不想做皇帝,只想您依旧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后孙儿会坚强起来,就如同您一般,不会被人钉在那张椅子上动弹不得,父亲……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朱瞻基看着代表朱高炽的那张椅子,“父亲,您且放心,孩儿不会软弱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微风吹进来,带来了最后的春天。

    朱瞻基起身,倒退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到了殿外,他转身看着天空,说道:“黄俨如何了?”

    俞佳说道:“那老狗被关在东厂,每日有吃就吃,想睡就睡,倒是逍遥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冷笑道:“从今日起就让御医给他调养一番,要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俞佳心领神会的道:“是,奴婢稍后就去东厂传话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走出奉先殿,然后看看右边的乾清门,有些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从明日开始,他就会正式进驻那里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安,转身间,却恍惚是看到了方醒就在身前,微笑道:“你害怕了吗?还记得那个梦想吗?”

    朱瞻基喃喃的道:“我没忘,有阳光的地方就有大明的疆土……”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手机版阅读网址: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