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763章 大胜
    “骑兵全去追击,步卒沿途收拢俘虏。”

    随着方醒的命令,鞑靼人的大营中冲出了不少骑兵,人人争先。

    可等仔细一看,却发现这些骑兵大多是妇孺,甚至还有老人。

    “伯爷,这……”

    黄钟觉得把妇孺老人都弄出来了,这不是玩笑吗。

    “这是去抢功的,不必管他们。”

    方醒微微笑道:“伯律,你别小看他们,他们虽然单兵不强,可都知道配合,再厉害的人,面对几十张弓时,任你有一身的本事也只能是徒呼奈何。”

    “在百年前,他们的孩子从小就绑在马背上练习,七八岁时就开始学习弓箭,等到十来岁时就是极好的战士,这便是他们能纵横世界的根源。”

    以小制大,蒙元人的力量让全世界为之瞩目。

    可方醒知道大明不能做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这是穷兵黩武!

    视线中,一队由妇孺老弱组成的追兵围上了两个肉迷人。那两个肉迷人凶悍异常,追兵却一个迂回,然后箭矢如雨。

    “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那两个肉迷人落马,黄钟不禁赞叹着,然后忧虑的道:“伯爷,尚武之风不可弃啊!”

    “大明没有这等天生适合骑射练习的气氛,不过咱们有火枪。”

    一个男子在外围被家丁拦住,低声说了几句得以进来。

    看着挺普通的一个人,可一张嘴就让黄钟有些懵。

    “伯爷,鞑靼部里的奸细已经被抓住了。”

    黄钟心中一震,就看向方醒。

    方醒淡淡的道:“此辈无耻,自然要让大家都看看再处置。还有,你们立功了,回头本伯的奏章上自然会提及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伯爷!”

    男子堆笑着走了,黄钟心中暗自揣测着这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这人是锦衣卫的,别小看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方醒催马过去,黄钟缓缓跟上,脑袋里一个谋划就成型了。

    从仆固等人派出奸细,到鞑靼部突然混乱,这一切难道……难道都是在掌控之中?

    黄钟看着前方方醒的背影,此次决战的整个过程,包括联军一方的谋划都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联军一方以为必胜,而方醒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,引而不发,目的不过是想坚定联军决战的信心罢了。

    方醒策马来到了阿台这边,看着他跌坐在月鲁的身边,边上郎中在上药,神色哀伤,就下马问道:“月鲁如何了?”

    阿台抬头,目光呆滞。

    月鲁依旧在昏迷之中,郎中在他胸前的伤口处消毒上药都只是颤动几下,可见受伤严重。

    “伯爷,就怕是伤到心脉。”

    军中的郎中面对生死都是漠然,可他冷淡的语气却激怒了阿台。

    “他是本王的人!”

    郎中点点头,开始给月鲁包扎。

    “他跟了本王有十年了,出生入死,本王靠着他才躲过了无数次明枪暗箭,你要救活他,否则本王发誓会让你全家为奴!”

    阿台癫狂的拔出长刀,郎中却淡淡的道:“军中的兄弟受伤,我们就没有不尽力的时候,生死有命而已,我们不是神仙。还有,王爷,您背上的伤口可不浅,不想崩裂的话,最好别太激动了。”

    阿台呆了呆,突然丢掉长刀,捂脸哭泣着。

    “鞑靼那么大,可只有月鲁才是我信任的人,无数次暗算都是他帮我顶着,几次险些身死,这眼看着就要过上安稳日子了,这是为什么?为什么!”

    堂堂的和宁王哭的像是个孩子,脸上涕泪横流。

    方醒的神色波澜不惊,他摸出个小瓷瓶,从里面弄出几颗外面包裹着米粉的小东西,然后俯身道:“把这个给他吃,一天吃一颗,连吃三天。”

    阿台伸手接过,茫然的道:“能救活月鲁吗?”

    方醒直腰看着远方,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,不过如果连这个都救不活他的话,那么这就是他的命。”

    方醒走了,阿台看着手中的几颗小东西,问了郎中:“兴和伯懂医术?”

    郎中艳羡的道:“伯爷当然懂医术,连先帝都用过伯爷的药,和宁王,月鲁有福了。”

    阿台一听就大喜,急忙配合郎中喂了月鲁一颗药。

    喂药完毕,阿台的目光转到边上被看守着的那个老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背叛了我,背叛了鞑靼。”

    老人跪在地上,他抬起头来,脸上的皱纹更深了:“阿台,我们就该在这片草原上肆意奔驰,而不是你渴望的富贵。”

    他看看左右那些军士,嘿嘿的笑了笑,说道:“富贵只会销蚀掉你们的斗志,几十年后,你们和自己的子孙都上不了马,拉不开弓……”

    “于是你想向哈烈人和肉迷人投降?”

    阿台艰难的站起来,右手握着连鞘长刀,顺手一挥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老人的脑袋偏到了一旁,张嘴就吐出了一口血水,里面还夹杂着几颗黄色的牙齿。

    阿台的身体摇晃一下,冷漠的道:“处置了他。”

    老人没有求饶,他张开嘴,嗬嗬嗬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阿台,你会被明人杀掉,杀了你鞑靼就没了头领,杀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阿台转身,看着远去的方醒,喃喃的道:“此后的草原就是一个主人,顺之者昌,逆之者亡。谁能悖逆?谁敢悖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战场上到处都是人马尸骸,方醒漫步其间,闻着那淡淡的硝烟味,突然说道:“我觉得自己喜欢战场,那会让我感到自己的生命存在,但是一回到家中,那种反差让我觉得自己好似没有活在这世间……”

    黄钟有些恍惚的道:“在下也有这种感觉,回想往日的悠闲,深感残酷。愿世间再无纷争,各自和平。”

    方醒负手走在前方,闻言就笑了,“你这是痴心妄想,有利益就会有纷争,看大小罢了。小则小冲突,大则倾国之战,从古至今,何时不在征战?”

    “好战必亡,忘战必危,此至理名言。”

    方醒觉得老祖宗们真的是太睿智了。

    “今日一战之后,草原上两年之内都不会再有烽烟,朝中才能从容施政,这便是以暴制暴,以战止戈。”

    黄钟听出了些味道,问道:“伯爷,可是要回京吗?”

    方醒心中焦虑,面上却不显。

    “要清理完毕,确定联军无力再战,我方能上奏章请求回京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个女人加两个孩子的组合不算是寂寞,特别是无忧老是要问方醒的情况,还有欢欢不时嚎哭几声,热闹非凡,就差鸡飞狗跳了。

    当听到两个急促的脚步声时,小白装作端庄的道:“这两个孩子就是不稳重。”

    张淑慧瞥了一眼她手中绣错图案的小衣服,回身看着土豆和平安满面通红的跑进来。

    “娘,爹胜了!大胜!”

    张淑慧哦了一声,在听到堡内欢呼时她就知道是大胜,只是有些担心方醒的安危,却不好问。

    小白却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你爹呢?”

    平安说道:“爹在巡视。”

    小白这才安心,等拿起小衣服一看那图案,就皱着脸道:“怎么会绣错了呢?又白干了。”

    莫愁抿嘴笑道:“可以改呢!”

    小白一听就乐了,就把小衣服摆开问莫愁方案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在研究绣活,张淑慧看到两个孩子有些失望,就说道:“你们今日辛苦了,快去沐浴,等你爹回来了咱们吃顿好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孩子这才欢喜的去了。

    这是方醒教的,孩子们做了正事之后,该夸赞就夸赞,给孩子一个认可和鼓励。

    这时候张淑慧才自由些,她悄然吩咐木花去问外面的家丁。

    木花稍后回来,说道:“老爷今日赢的艰险,不过说是假象,老爷早就有了谋划,骗了联军,现在联军损失惨重,已经逃了,咱们的人还在追。”

    张淑慧点点头,说道:“这次大胜之后,只怕咱们就要准备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小白愁眉苦脸的道:“平安说是不想回北平,在这里最好,每日还能去骑马。”

    莫愁微微挑眉,再低头看看怀里的欢欢,不知道这个孩子长大会喜欢什么。

    文,还是武!

    “可以出门了!”

    这时外面有人在欢喜的喊着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