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756章 病倒,召回太子
    徐景昌最近的日子不算是好过,在徐钦死后,背后有人说他不顾亲戚的情谊,坐视魏国公府衰落。甚至是魏国公府现在只剩下了妇孺,依旧没有看到他徐景昌伸出援手。

    “一门两国公听着了不起,可这也是忌讳,咱总不能两家亲密无间吧?那迟早会被一锅烩了。”

    “闲言碎语理会他们作甚!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英国公府的前厅里,徐景昌看看门外,然后低声道:“太子对勋戚可不怎么看好啊!文弼兄,昨日陛下召了御医。”

    张辅的眼中带着忧虑,说道:“那是被气的,下面的官员人人都以为自己是御史,可自己的身上都不干净,哎!”

    昨天朱高炽看了份奏章就被气得浑身发抖,然后御医一来,赶紧就让抬回去,后面的事儿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徐景昌今日过来拜访实际上就是为了探口风,听到确切的消息后,他起身道:“两副药就好了的事,文弼兄,既然无事,走了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城的一家地下赌场里,一锅羊肉在沸腾着。

    坐在袁熙对面的是一个长的很正直,很让人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“魏丽丽,你的赌场被五城兵马司的清扫过三次,你手下的一帮人怎么养活?”

    袁熙夹了一片羊肉出来吃了,然后举杯缓缓喝着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身后站着两个大汉,面色狰狞,只需对面的魏丽丽一声令下,这世上就会少了一人。

    魏丽丽从小就痛恨自己这个名字,但他的父亲却说这是一位游方道士取的,说是他长大后必然会有一番大事业,所以才憋屈至今。

    不过在他长大后,基本上就没人敢直呼他的名字了。

    魏丽丽透过锅上的雾气打量着袁熙,淡淡的道:“你来找我几次,究竟是想让我干什么?好处是什么?”

    袁熙放下筷子,说道:“此事只可你一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拿出一卷宝钞,随意的丢给了魏丽丽。

    “钱钞不是问题,给你的也不只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袁熙从容的说道:“我知道你不甘心如此,野心勃勃,可在当今大明,你这等青皮头子能有什么前程?”

    魏丽丽看都没看手中的宝钞一眼,微微点头,然后袁熙身后的两个大汉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若是信口雌黄,那我会活埋了你!”

    魏丽丽从锅里拿了一根骨头,也不怕烫手,就这么抓着啃了起来。

    袁熙笑了笑,“你手下的人不少,我需要你干些胆大的事,你敢不敢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事成之后,文武随你选择,文官七品,武官千户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朱高炽病了,呼吸急促,面色潮红。

    “陛下最好不要动怒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御医放下朱高炽的手腕,低声的叮嘱道。

    皇后问道:“陛下多时能醒来?”

    “很快。”

    室内有皇后和郭贵妃,还有梁中。

    皇后微微点头,御医赶紧出去。

    室内的气氛不大好,面对着朱高炽身边两个最重要的女人,连梁中都缩着脖子。

    郭贵妃面带愁色的道:“娘娘,陛下的身体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皇后冷冷的道:“陛下的身体非是你能谈论的,若是传出去,你想死吗?”

    郭贵妃看了皇后一眼,心中一股冷气升起,然后咬着红唇,委屈不已。

    皇后冷笑一声,然后问梁中:“上次兴和伯给的东西还在不在?”

    梁中点头,然后指指床榻边上的小匣子。

    皇后走过去打开,从里面取出一个小瓷瓶,“要热水来。”

    梁中趁机出了寝宫,等拿了水回来时,却看到朱高炽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,贸然叫醒陛下,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郭贵妃的话激怒了皇后,她看了郭贵妃一眼,微微一笑,然后俯身去问朱高炽,“陛下,吃药吧。”

    郭贵妃看到皇后从小瓷瓶里倒出一个小东西,她本想阻拦,却回想起了刚才皇后的那一眼。

    凌厉的一眼!

    朱高炽的眼神渐渐清明,皇后叫人过来扶起他,御医进来看到后就想阻拦,可朱高炽却顺从的吃了那颗小东西。

    “是方醒的那个?”

    朱高炽重新躺回去,虚弱的问道。

    皇后点点头,说道:“陛下,那些不说正事的奏章您就不该看,让辅臣们去处置,把结果报上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朱高炽呼出一口气,只觉得胸口发闷,头发晕。他说道:“国事岂可丢下?朕做不到太祖高皇帝和先帝那般勤勉已是亏心……罢了,让杨荣来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谁都劝不动朱高炽,而杨荣一直在等着,进来就看了看朱高炽的面色。

    朱高炽微笑道:“这几日朕歇歇,外面有大事就来禀告朕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杨荣一路回到值房,见他进来大家都急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如何?”

    杨荣面沉如水的道:“陛下的身体看来要歇息一段时日了,上那奏章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革职!”

    “报给东厂!”

    大家异口同声的中间多了些不和谐,说这话的杨士奇气愤的道:“早就说过了别气着陛下,这不是有意的吗?弄到东厂去审审!”

    杨溥干咳道:“杨大人,陛下已经病了,现在要稳定。”

    杨荣也说道:“先革职了再说,那人本官知道,就是个……没脑子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含义很多,可大家此刻只关心朱高炽的身体,杨士奇说道:“要不还是劝劝陛下,把太子调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金幼孜赞同道:“对,太子回来之后,陛下可以好好的歇息歇息。”

    太子监国也不是不行,可杨荣却顾忌着到时候外间会传出朱高炽不行的谣言,就有些踌躇。

    黄淮冷眼看了半晌,说道:“杨大人,国事为重。”

    杨荣点点头,“好,本官马上去请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瞻基吗?”

    朱高炽的面色不大好,杨荣心中难过,却只能点头:“陛下,太子殿下回来,您可以多歇息歇息……”

    朱高炽闭上了眼睛,杨荣心中忐忑,不知道会不会惹恼朱高炽。

    这几乎就是在告诉朱高炽:陛下啊!您这身体不大好,为了保险起见,咱们还是把太子弄回来吧。

    他看看皇后,可皇后却是一脸的赞同。

    在这种时候郭贵妃没资格进来,只有皇后,她可以在必要时承担大事。

    这就是等级森严!

    寝宫里静悄悄的,杨荣已经生出了悔意。

    “让瞻基回来!”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躺在床上恍如睡着了的朱高炽突然说了这话。

    杨荣心中一松,马上拟旨,然后念给朱高炽听了,再给皇后过目验证,这才用印。

    “用……”

    朱高炽强撑着说道:“让东厂去!”

    杨荣心中一个咯噔,只好把圣旨交给了梁中,然后告退。

    朱高炽看了皇后一眼,皇后说道:“可是要让妥当的人去吗?”

    朱高炽点点头,说道:“叶落雪何在?”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叶落雪从外面大步进来。

    朱高炽说道:“让东厂去,让人盯着,若有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杀这个字从叶落雪的嘴里说出来,配上那让皇后都嫉妒的漂亮脸蛋,却让人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朱高炽点点头,梁中就叫人去召唤孙祥。

    “朕无事。”

    朱高炽安慰道:“这次朕便多歇息些时日,皇后看好宫中,婉婉那里别让她担心。”

    皇后点头应了,朱高炽重新闭上眼睛,却又想起了什么,说道:“那个宋老实,记得赏他些点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老实得了点心,却有些奇怪,他嘀咕着点心怎么是热的,就像是刚做的,然后夹着扫帚在外面美滋滋的想着。

    孙祥急匆匆的来了寝宫,知道旨意后也是面色大变,出来时孙佛的淡定都差点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宋老实看到他下台阶时差点摔跤,就好心的道:“要看着路呢!”

    孙祥回头看到是宋老实,就点点头。

    要看好路,可现在皇帝都要召回太子了,路在何方?

    孙祥的身后跟着两个侍卫,他们一路跟着到了东厂,看着孙祥安排人,然后又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十余骑出了宫中,一路朝着南方去了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都在有心人的眼中……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手机版阅读网址: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