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752章 绵里藏针,刺痛人心(求月票)

第1752章 绵里藏针,刺痛人心(求月票)

    天天大章更新,就不打滚了,免得摔伤了码不了字,恳请大家支持!

    袁熙说出这番话后心情舒畅了些,最后告诫道:“咱们这里现在是千头万绪,殿下不在,就只能靠着咱们来牵线,一处出错,处处皆错,要小心小心再小心!”

    等男子走后,袁熙开始写信。

    信的内容很简单,只是说挂念家中的老父,听人说老父的身体不错,心中宽慰,喜不自禁。只是老父年迈,却需要家人时时盯着,有些小问题就要及时请郎中看了。

    最后信中说道:儿子在京城这边已经去访名医了,只等找到,就重金请了去。

    把信封了,外面做了记号,一旦被人私自拆开就能看到。

    “明日发出去。”

    把书信交出去后,袁熙简单在脸上涂抹了一番,然后就出门游逛。

    一年之计在于春,开春了,要干活,不然一年都没收成,就等着一家子饿死吧!

    街上人流滚滚,大部分人都是脚步匆匆,或商或农,正如这大明的国势一般,百业兴旺。

    这等场景在大家看来就是盛世风范,可在袁熙的眼中却刺眼的很。

    民心一旦稳固,马丹造反都没人跟你。就算是你强拉壮丁,可等到了战场上,你还得担心他们反戈一击。

    所以造反从来都是个技术活,没这个技术的,或是时运不济的,扑街的太多。

    看到那些行人大多面色多了红润,袁熙在心中喟叹着。

    他不是那等腐儒,自然知道这是大明最为辉煌的时代。历史之势浩浩荡荡,顺之者昌,逆之者亡。

    可朱济熿要做这个逆贼,他唯有的只是跟随,并竭尽全力。

    他在街上晃荡了半晌,最后找了个卖锅贴的小摊坐下,要了锅贴和稀粥。

    锅贴最近有些成为大明代表性美食的趋势,不但是大酒楼里有,街上也有,甚至还有人挑着担子到处吆喝叫卖。

    袁熙看到一个老汉带着七八岁的孙子坐在对面,他要了五个锅贴,粥没要,就用油纸托着,递到孙子的嘴边让他吃,还让他别把里面的粉丝给掉了。

    老汉穿着一身洗白了的布衣,脸上的肌肤黝黑。他闻着孙子咬开锅贴后散发出来的香味,咽喉涌动了一下,然后咧嘴笑了。

    那黄色的牙齿看着有些恶心人,可那笑容却格外的纯净。

    “如今这日子也算是好过了,以前谁愿意花钱在外面吃东西,在家都得抠着和面。”

    一个男子看到那对祖孙一个笑的开心,一个吃的开心,不禁就感叹道。

    老汉听到后就单手托着锅贴,回头道:“是啊!以前还时常听到塞外有蒙元人作乱,如今算是清静了,家中种了不少土豆,不但全家能吃饱,多的缴纳了粮税之后还能拿去卖了,不然哪来的钱钞出来吃东西哦!”

    男子赞同道:“那是,现在日子好过了,塞外好像有又些不大太平,不过兴和伯已经带着聚宝山卫出塞,咱们也算是高枕无忧了。”

    方醒……

    袁熙微笑道:“兴和伯那可是国朝名将,每次征伐都有他,倒显得大明的武勋们没多少用处。”

    一个坐在边上的男子说道:“那可得小心了,当年前宋时可是什么…那赵匡胤讥讽手下的将领,让他们卸了兵权,回家享福。兴和伯可别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男子一听就皱眉道:“外面不是说了吗,兴和伯自己愿意一辈子都是兴和伯,说是先帝给的封号,就不愿意升爵,这样的人忠心耿耿啊!”

    袁熙吃着锅贴,含糊的道:“听说要动藩王呢,估摸着要削藩。”

    这话没几个人愿意接,全因此时藩王宗亲的人数规模还不大,祸害也不算特别大,所以名声还没以后那么臭。

    不过男子却有些不屑:“那是陛下的亲戚呢!你说动就动?多半是谣言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他准备教训一下袁熙,偏头却发现人没了。

    “那人看着就不正经,要是还没走……哎!他给钱了吗?”

    “咦!那苟日的没给钱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,外间对此事的议论沸沸扬扬,臣……以为此事不可,万万不可!”

    杨士奇有敢谏的名声,这个时候他也愿意充当排头兵。

    朱高炽面无表情的听着,目光停留在那个镇纸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藩王……乃是大明的屏藩。”

    杨士奇有些痛恨此时的自己,可违心话却必须要说,这是套路,不说不行。

    “若是屏藩大乱,大明就乱了,臣恳请陛下三思!”

    “臣恳请陛下三思!”

    群臣拱手齐声道,声音传到了殿外,抱着扫帚坐在平台和台阶下交叉角落的宋老实摸摸怀里的点心,喜滋滋的道:“陛下又给了点心呢,留给娘。”

    朱高炽最近经常会赏赐点心给宋老实,可宋老实每每把点心捂发霉了都不吃,于是梁中就劝了劝,可却依旧如故。

    而朱高炽知道了也是一样,每天照给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殿内,朱高炽眯眼抬头,看着群臣说道:“兼并之风愈演愈烈,谁之过?”

    群臣心中一凛,知道皇帝这是借机发飙。

    大明立国之初,那些勋戚们争夺的是良田,可在朱元璋的盯防下,他们也不敢太过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藩王勋戚兼并土地却是平常,加上官员文人,这三股势力就是大地主的代表。

    朱高炽心中微叹,方醒当年给朱瞻基说过这三股势力的祸害之处,如今看来却是丝毫不差。

    所以别看文武对立,可在很多时候他们其实都是战友。

    这是利益的结合体!

    朱高炽想起了那个新名词,心中冷笑。

    没有利益哪来的拉帮结派?

    没有利益哪来的争斗?

    朱高炽面色不变,淡淡的道:“朕说过了,百姓才刚吃饱饭,不,有的地方依旧吃不饱,穿不暖,勋戚藩王们……还有那些人要收敛些,若是钱钞不够用,朕多年来也积攒了些东西,跟朕要,朕来给!宫中节衣缩食也给他们!”

    这话几乎就是在指着鼻子骂人。

    你们穷疯了吗?

    没饭吃了吗?

    一天就记挂着那些田地,一天就记挂着从哪里多捞些钱财!

    无耻!

    这下连张辅都不自在了。

    英国公府也兼并土地,而且都是好地。

    哪怕他敢说自己持身正,可却不敢担保下面的人是否用了阴狠的手段去夺取百姓的田地。

    这一点此时的文官们大抵是要骄傲一番,鄙夷武勋一番。

    朱高炽看到了文官们鄙夷的眼神,想起接到的密报,不禁想起了方醒。

    人有欲望,就别想着什么彻底厘淸吏治,只能是尽量控制罢了!

    文官们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,却没看到上面的皇帝面带讥色。

    杨荣知道皇帝需要文武之间的平衡,他等了一下,说道:“陛下,藩王若是被收了土地,那多半是不甘心的,臣以为当徐徐图之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和稀泥的首辅,当真是没有骨气!

    各种眼神在杨荣的身上聚焦,可在大家的潜意识里,瞄准的不过是那个位置罢了。

    你这是给皇帝下来的台阶吗?

    可从目前来看,皇帝就是铁了心的要拿自家亲戚开刀,你这个……有些假吧?

    朱高炽坐在上面,大殿里被炭火烧的暖洋洋的,可他却倍感冰冷。

    这就是皇帝的位置,高处不胜寒,孤独而冰冷。

    “诸卿所言极是,朕那日却是随意了……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群臣看向杨荣的眼神马上就不对了。

    你是不是和皇帝私下沟通过了?

    奸佞!

    朱高炽把这些眼神收进眼里,说道:“藩王不法朕痛恨不已,朕说过了,要悯民,别虐民,可许多人却把这话当做是过眼烟云,过后即忘。户部。”

    夏元吉出班应道:“陛下,臣在。”

    朱高炽淡淡的道:“要仔细清查各地藩王侵占的土地,查清楚,报上来,朕要一一纠正了!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朱高炽的话恍如一记春雷在大殿内炸响,群臣心中大惊,继而生出了无力的感觉来。

    皇帝这是早有预谋吗?

    先抛出收缴藩王土地的方略,等群臣和外界大多反对时,他再迂回一击……

    这一击太漂亮了啊!

    杨荣的眼中精光一闪,有些惊喜之色闪过。

    有些藩王的封地内民怨不小,大多是侵占土地引发的。

    这些怨言多多少少都传了出来,朱高炽此时出手,那就是为民做主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大义灭亲!

    数遍了历代皇帝,如当今这般的有几人?

    而且藩王开头之后,勋戚和那些侵占了民田的人……你们退不退?

    皇帝的亲戚都退了,你们难道比皇亲还能耐?

    有些臣子都醒悟过来了,看向朱高炽的眼神中带着敬畏。

    这样的帝王虽然并没有先帝的赫赫武功和一力决策的果敢,可他却就像是藏在棉花里的针,当你轻视他时,会被扎的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民心所向,这才是王者之道!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