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733章 尔虞我诈的会面
    寒冷的气候下,没人愿意在马背上度过,被风吹的从灵魂深处感到冰冷。

    “加速!”

    这是一队百人斥候,一人双马。

    马蹄翻飞中,嫩嫩的青草溅出汁水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前方十余骑飞快的往这队斥候方向奔来。

    “是咱们的人!”

    “左右包过去,查看!”

    百人分成两队包抄过去,绕过自己的同袍前出,很快视线内就出现了一百余骑。

    “是明军!”

    百夫长瞬间下了决断,他拔刀喝道:“明人的援军来了,给他们来一下!”

    两军初次交锋,必然不能退避,谁退谁气势弱。

    而明军这边却是方五亲自带队,他看到敌军不但没退,反而两股合一,加速冲杀过来,就喝道:“弩箭!”

    这是聚宝山卫斥候的标配,也在渐渐变成大明斥候的标配。

    在草原征战,别去想着和敌人比箭手的能力,弩箭才是王道!

    “放!”

    一百余支弩箭飞了起来,然后一头朝着疾驰而来的敌骑扎了下去。

    百夫长看到明军拿出弓弩时心中绝望,他知道是遇到了明军的精锐。

    早知道明军人手一把弓弩,他发誓自己不会选择硬碰硬,可现在撤退的话,估摸着能回去的不会超过十人。

    “盾牌!”

    弩箭的威胁迫使他们丢弃了手中已经准备好的弓箭,随即取了盾牌,把身体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凶狠的弩箭一头扎下来,有的直接插入盾牌中,有的直接射中人马。

    人马在惨叫声中猛地扑倒,声势惊人。

    可敌军却直接从两侧分开了,没有指挥,自行分开了。

    这样就可以避免踩踏到中间摔出去的同伴,减少后续伤亡。

    这是强敌!

    一轮弩箭干掉了十余名敌军,这个战果并不出色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方五带着麾下突然向左迂回,一下就插入了敌骑中间。

    刀光闪动,鲜血飙射。

    方五一刀从对手的脸上掠过,他正准备从身后补一刀,自己的战马却撞上了迎面而来的敌骑,顿时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身在半空中时,方五伸手拉拽住了敌骑的马缰,身体马上就被带着向后而去。

    身后必然就是冲杀而来的同袍,方五瞬间松手抱头,然后感到撞在了正在倒地的战马身上。

    一个翻滚,方五滚动间看到马蹄从自己的肩侧擦过。

    来不及冷汗,方五从地上弹起来,握住同袍伸来的手跃起。

    两人一骑速度骤然降低,此刻明军已经截断了敌军,变成了长蛇阵,前后摆动,清剿残敌。

    方五跳上了一匹无主的战马,看到另一股敌军居然趁着这个机会逃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可要追击吗?”

    那边的清剿很顺利,外围弩箭封锁,偶有突出来的马上被围杀,却无人请降。

    “追!咱们去看看敌军的主力在哪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军出动自然动静很大,而乌恩把大车队留在原地的决定,让仆固非常不满,他知道这会让士气低落。

    还未接敌就打算撤回,这算是哪门子的雄心壮志?

    所以这一路两人都没说话,直至前方斥候滚滚而来。

    “殿下,发现明军斥候,很凶狠,和以往的不同!”

    看到斥候的人数少了大半,乌恩面色如常的道:“继续前进,直至发现明军主力。”

    等斥候回转,乌恩解释道:“明军有兴和堡作为据点,斥候很难查明他们的情况,不如引诱一下,看看他们的胆色。”

    仆固看着前方,淡淡的道:“明军的斥候肯定会去报信,我估计遭遇明军主力的距离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乌恩点点头,他知道自己在作战指挥方面远远不如仆固,只是担心麾下这点人马被仆固借刀杀人消耗光,这才不断的强调自己的存在。

    前面的斥候不断回转禀告,人数渐渐减少,可见双方的斥候战惨烈。

    当一批只剩下五人的斥候逃回来时,仆固说道:“准备。”

    牛角号长鸣,乌恩举手,然后挥下。

    万马奔腾中,斥候调转马头在前方领跑,边跑边喊道:“发现明军主力,一万人不到,五千火器!”

    乌恩点点头,面色煞白。

    仆固眼神凌厉,他在想来的会是谁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双方的距离不断拉近,当视线能及时,明军这边却停住了。

    “下马列阵!”

    一声厉喝中,聚宝山卫的将士们纷纷下马,然后马匹被人带到后方,阵列旋即成型。

    “火炮就位……”

    申耀的破锣嗓子让人皱眉。

    方醒皱眉看着远处开始减速的敌军,说道:“仆固可在?”

    辛老七举着望远镜说道:“老爷,他在,身边的那个估摸着是哈烈的王子。”

    方醒没有用望远镜,只是吩咐道:“阿台的人去两翼,若是开战,护不住我军两翼者,杀!”

    火枪阵列最怕的就是四面受敌,那真是防不胜防,所以在面对优势敌军时,骑兵的保护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“伯爷,两万余人!”

    方醒端坐马背上,看到麾下大多面色兴奋,就笑道:“这些家伙就像是嗷嗷待哺的饥民,鲜血就是他们的食物。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带了一群修罗。”

    王贺笑道:“这才是强军啊!那些在京城的都是守户之犬,如何能和咱们相提并论!”

    敌军缓缓减速,在相隔三里时停住。

    这是黄钟第一次见识到两军对峙的场面,他有些紧张,看了从容的方醒一眼,自嘲道:“伯爷,在下若是去冲阵,肯定会被吓个半死。”

    王贺嗬嗬的得意笑着:“黄先生,平日里咱家说不过你,可这战阵……嗬嗬嗬!”

    这厮面对优势敌军依旧笑的得意和猖狂,黄钟不禁莞尔,说道:“王公公多次参加征伐,在下远远不如。”

    王贺是太监,文人都讨厌太监,认为他们是皇帝身边的蛆虫,会咬人的蛆虫。

    所以文人的夸赞王贺还是第一次享受到,他仔细看着黄钟的神态,却看到了诚恳。

    “伯爷,仆固出阵!单人单骑!”

    林群安回首喊道,方醒点点头,只觉得冰冷的身体在渐渐发热。

    你要和我阵前相会吗?

    那就来吧!

    摸摸腰间,方醒策马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骑出阵,寒风吹的披风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林群安举手。

    “大明万胜!”

    “万胜!”

    仆固本以为明军主将必然是不敢出来,在两军第一次碰面时压压明军的士气。看到有人单骑出阵后不禁就有些失望,然后精神一振,策马前冲。

    当距离不断被拉近后,仆固看到那张熟悉的脸,顿时心中一惊,然后勒马。

    此时两骑相距不过是五十步,仆固死死的盯着方醒,喃喃的道:“你来了吗?”

    方醒向后招手,通译骄傲的解下长刀,然后策马出阵。

    “大明万胜!”

    通译得意的挥手,引来阵列的一阵欢呼。

    哪怕是去赴死,可大明依旧有勇士敢于从容和……慷慨!

    敌军那边同样是来了通译,不过却是两人。

    仆固没有回头,可从方醒脸上的鄙夷知道己方怕是丢人了。

    那个愚蠢的王子,难道他以为现在的哈烈依旧可以和大明相提并论吗?

    士气啊!

    仆固策马前行,方醒同样不甘示弱,两人拉近到二十步同时停住。

    仆固微笑着抬起自己的右手,那里握着一把小巧的弓弩,弩箭已经在凹槽里躺着,随时能发射。

    方醒微微仰头,右手摸出手枪,咔嚓一声上膛。

    双方都在忌惮对方带着阴人的武器,结果都不出所料。

    弩箭只需扣动扳机,而手枪……

    仆固不知道那小巧的东西是啥,但在北平和方醒打交道的经历告诉他,轻视眼前这个男人的后果……大抵会死不瞑目!

    所以他把弓弩放在身前,说道:“我的手很快,保证能在你眨眼的时候把你射杀。”

    通译已经赶到了,这同样是他第一次在阵前出现,所以兴奋的不能自已,然后翻译了出来。

    方醒握着冰冷的手枪,说道:“别试图搅乱我的心神,你快,可我更快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仆固听到了身后的马蹄声,经验告诉他,是两骑。

    “那么咱们都收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仆固说完就把弓弩缓缓放下,方醒同样把手枪向腰后收了。nt

    :。: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