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730章 被仆固耍了(感谢‘香橙青苹’成为本书的盟主)

第1730章 被仆固耍了(感谢‘香橙青苹’成为本书的盟主)

    “见过伯爷!”

    来人穿着一身破棉袄,脸上手上全是冻疮。

    “让郎中准备,说完就带这位兄弟去看看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伯爷,只是事情紧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来人喝了一口热水,看看左右,方醒说道:“一个是监军,一个是指挥使。”

    “伯爷,仆固出关后抢了一支辎重队,被发现后遁逃。”

    “他疯了吗?”

    方醒有些惊讶,他觉得以仆固的分寸感,绝不会做出这种彻底激怒大明的事来。

    来人说道:“他的运气不大好,正好有咱们的一支骑兵在附近,一下相撞,仆固没恋战,跑了,被擒三人,已经问了口供……”

    方醒的面色凝重,知道自己怕是错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潜入哈烈的,中间有什么叫做卡拉的国,他们在路上损失了不少人,进入哈烈之后,有王子接应,然后分兵,仆固打哈密卫,那个王子不知去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方醒瞬间想抽自己一耳光,同时也无比的庆幸。

    他在庆幸大明没有进攻哈烈!

    “伯爷,咱们的人已经飞报京城,陛下应该已经得到了消息,您……”

    方醒起身,走到来人的身前,看到他脸上的冻疮都在发黑,点头道:“你们是国之干城,我会给陛下上奏章,为你们请功!”

    “多谢伯爷!”

    来人欢喜的躬身致谢,方醒却觉得大明为他们做的还不够多,对不住这些功臣。

    “带这位兄弟去处置伤口,酒肉管饱!”

    等来人出去后,方醒只觉得身体一阵虚弱。

    “兴和伯,仆固是在骗人?”

    方醒摇摇头,他觉得自己真是太得意忘形了,于是就吃了一次亏。

    “咱们对那边不是很了解,却不知道那边还有国家,他们盘恒在哈烈和肉迷国的中间……”

    林群安马上就反应过来了,“那么仆固就是孤军,很大胆的孤军。他们这是在害怕大明进攻哈烈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方醒打起精神说道:“大明若是进攻哈烈,那么那两个国家必然只有两个选择,投向大明,一起瓜分哈烈,这样肉迷国就危险了,那两个国家强大之后,他们的身后……加上泰西人,肉迷国真的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那两个国家对抗大明,那更简单,哈烈人都打不过大明,他们这是自寻死路。然后肉迷国更危险。不过这需要时间,而且战线漫长。大明若是一路打过去,最后补给会断掉,到时候就是强弩之末……所以他们最怕的是大明蚕食哈烈!”

    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自己的身后,肉迷国怕是要疯狂。

    “所以仆固此行的目的就是聚拢哈烈人,然后想激怒大明,让大明主动进攻哈烈,可惜失败,最后出关抢了一把,这也是想激怒大明……”

    “咱们若是不去打呢?”

    王贺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明肯定会去打!”

    方醒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大明需要在这一面扩张,控制住东西方向的要道,进可攻,退可守。只不过咱们无需急切,蚕食即可!”

    林群安彻底明白了,他有些惊讶于仆固的狡猾和大胆,说道:“伯爷,大明不能大举进攻哈烈,否则劳师远征,补给真的是太难了,仆固就是希望看到大明这样,所以他这是在冒险。”

    “大明在修建兴和城,这就是一个信号,大明要向草原进军的信号,谁不怕?”

    大明在接连灭掉瓦剌和鞑靼,又击败了哈烈之后,当真是国势煌煌如烈日,让诸国震怖。谁都知道,兴和城就是大明在草原上的第一个桥头堡,只要建成,大明就会把兴和城变成一个大基地,军事基地,然后以此为出发点,不断向四周开拓,而哈烈将会首当其冲!

    “我们需要尽快离开太原。”

    和肉迷的谋划比起来,朱济熿那点把戏还不够看,更上不得台盘。若不是朱高炽忌惮各地藩王,方醒现在就可以拿下他。

    “我想看看仆固的选择,他若是选择对抗,那再好不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殿下,聚宝山卫一直没动。”

    寅时了,朱济熿依旧没有入睡。不,他毫无睡意,烦躁不安。

    蒋密和雷度同样是一夜未睡,两人的眼中全是血丝。

    而月娘就跪在一边,神情委顿。

    “他究竟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朱济熿觉得胸口发闷,就走过去踢了月娘一脚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月娘今晚已经回答了不止十次,她垂首道:“殿下,他派了两个人在周围走动,被咱们的人发现了,就围杀,可惜咱们的人却打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废物!”

    朱济熿一脚踢翻月娘,气咻咻的转圈。

    等待是煎熬的,特别是蒋密和雷度都把目光投向他的时候。

    打不打?

    朱济熿摇摇头:“方醒征战多年,从未逢败绩,他肯定是在提防着咱们突袭。若是此时攻打,你们觉着可能打赢?”

    蒋密摇摇头道:“殿下,除非是召集那些在操练的人,否则就凭着咱们在太原城里的人马,打不得啊!”

    雷度目光闪烁的道:“不打打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可这是冒险!”

    蒋密毫不掩饰自己对雷度的鄙夷,“你这是拿殿下的安危来冒险!”

    朱济熿心烦意乱的喝止了他们的内讧,正准备叫人准备宵夜时,外面来了人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聚宝山卫动了,全营都动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朱济熿猛地弹起来,咬牙切齿的道:“他果然是要动手吗?传令准备,今日本王要活擒他,凌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色昏黑中,聚宝山卫倾巢出动。

    街道上全是马蹄声和大车碾压的吱呀声,沿街的百姓都被惊醒了,从门缝中往外看。

    人马呼出的白气在空中若隐若现,那些军士牵着自己的马,目不斜视,沉默的走过街道。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一个女人被这沉默的队伍和空中的白气给吓坏了,一屁股坐回去,正好靠在丈夫的怀里,两人倒了个滚地葫芦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!”

    躲在巷子里盯着聚宝山卫的斥候不禁倒吸一口凉气,然后去回禀了朱济熿。

    “他们要走?”

    蒋密看到朱济熿明显的放松了下来,就叹道:“殿下,假装不知道吧,事后可以抱怨聚宝山卫不打招呼,强行让人开城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为何就待了一天就走了?按照方醒的行事,他该是要等着抓本王的把柄,然后再悍然出手!”

    朱济熿大感庆幸之余,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,就问道:“方醒不是说要修整几日吗?”

    雷度猜测道:“殿下,莫不是他在唬人?要不咱们派人去试探试探……”

    朱济熿点头道:“实际上他就是来传旨意的,可却擅自带着聚宝山卫前来耀武扬威,昨日在明月楼杀人,他怕本王禀告陛下,所以就仓皇而逃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别去试探了,他就是个疯子,若是他突然发疯……”

    蒋密觉得不对,可却找不到别的解释,一时间呆住了。

    朱济熿摇摇头,不肯派人去试探。只是有些不放心,就吩咐道:“令他们不许妄动,等聚宝山卫出城后,马上派人盯着。”

    雷度问道:“殿下,跟到哪?”

    “一直看到他们出塞!”

    朱济熿咬牙切齿的模样让蒋密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上位者就该是喜怒不形于色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怀来,张淑慧带着一家子人包下了一家客栈,随行的百户所蛮横的拒绝了怀来卫的盘查,只是出示了身份。

    有着方醒的名头,怀来卫也乐的不用接待,于是张淑慧一行人就安心的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三个女人四个娃,特别是欢欢还小,张淑慧也怜惜他从出生就四处奔波,就多看顾了些。

    而土豆已经很懂事的每天去询问外面的情况,但却不会去问方醒的行止。

    对此黄钟很是赞赏,他觉得土豆以后说不定能在兴和伯这个爵位上再上一步,少说弄个兴和侯。

    而平安却很安静,只是帮着带无忧,整日两兄妹就在客栈里寻宝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