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729章 动手,目的(感谢书友“神轩、寒”成为本书盟主)

第1729章 动手,目的(感谢书友“神轩、寒”成为本书盟主)

    楼梯口的脚步声骤然加快,一个穿着锦袍的男子走了上来,目光瞬间锁定方醒。

    “谁杀过人了?”

    张管事一上来就冷着脸问道,随即身后的楼梯口涌上来五个大汉,居然都佩刀。

    方醒看到佩刀,心中大定,此行的最大目的完成一半,就把脚搁在案几上,手中拈着酒杯送到唇边,轻啜一口,微笑道:“李管事?”

    张管事的目光扫了辛老七等人一眼,喝问道:“来历!”

    “李管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姓张!”

    张管事目光闪烁,他在判断方醒的身份,若是判断可以动手,那么最低都是倾家荡产。若是再差些,太原城中怕是要多几具无人认领的尸骸。

    还有一种就是……

    想起自己的任务,张管事的眼中凶光一闪,正准备喝令动手,方醒却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姓李……你就得姓李……”

    张管事的手一挥,方醒手中的酒杯也扔了出去,他身体后仰,靠在椅背上,淡淡的道:“全都打断腿!”

    张管事躲过酒杯,看到辛老七他们才三人,而王贺拎着根板凳站在方醒身边,就仰天大笑一声,等再低头时,迎面就来了一个拳头。

    张管事飞出去的同时,那些大汉都拔出刀来,大喝一声往前冲。

    军刺在手,辛老七狞笑道:“留命即可!”

    说完他就避过一刀,手中军刺一挥,对手的手腕上血光闪过,长刀已然落地。

    随后辛老七一脚踢在对手的迎面骨上,令人汗毛倒立的骨折声中,这男子惨嚎着扑倒在辛老七的身前。

    方醒就这样用类似于北平瘫的坐法看着,看到辛老七带着两名家丁杀进去,瞬间就摆平了那五个男子,就指指自己的酒杯道:“给本公子倒酒。”

    炎月捂着小嘴,不敢相信的看着倒在楼板上惨嚎的张管事和那五个男子,闻言她看了方醒一眼。

    辛老七指指窗户,有家丁拿出哨子去开窗,然后他冲着炎月喝道:“我家老爷让你倒酒,再不去杀了你!”

    炎月举步准备过来,那家丁已经打开了窗户,然后吹响了哨子。

    尖利的哨音中,炎月到了方醒的身边,弯腰下去拿起酒壶,那曲线盈盈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方醒接过酒杯,说道:“去吧,记得换亵裤。”

    炎月闻言面红如血,这才发现自己被刚才的杀戮吓的有些失禁了。

    “下面的那两人可是贵客的家丁吗?叫他们停手吧,不然围杀!”

    说话间,那个叫做月娘的老鸨上来了,面如寒霜,身边居然是有两个大汉,却气息沉稳。

    方醒斜睨他,眯眼道:“他们马上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月娘冷笑道:“他们回不来了!”

    一声惨叫从楼下传来,随后就是长刀格挡和劈进人体的声音,半晌才停。

    有人上楼,方醒微笑道:“是两人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!”

    方五两人上来,浑身浴血。

    方醒看看他们的身上没伤,就说道:“咱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月娘退后一步,冷冷的道:“你们怕是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方醒起身,走到月娘的身前,伸手挑起她的下巴,入手滑腻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尤物,是谁的禁脔?不过别告诉我,安静些对大家都好。”

    王贺终究忍不住禁言的交代,嗬嗬笑道:“不会是那位……听说他可是喜欢用强啊!”

    方醒瞪了他一眼,所以用强,指的是朱济熿**他老爹的侍女吉祥,这话事后容易被人判断出方醒此行的倾向。

    看着方醒带人出去,月娘铁青着脸走到炎月的身前,挥手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炎月垂首请罪,“他的手下杀过人。”

    月娘说道:“我知道,亏我看重你,你却误了事!不过他们走不了,外面会有巡城的军士……”

    炎月的身体一颤,觉得双腿湿寒,说道:“他有官气。”

    “屁!”

    月娘鄙夷的道:“到了这里,殿下最大,什么狗屁的官,且等老娘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醒等人一路无阻的走出了明月楼,方五看着前方,低声道:“老爷,这楼里的客人大多是壮汉,而且走路间有操练的痕迹,大多在饮酒作乐。”

    方醒点点头,经常操练的人,走路的姿势和普通人不同,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一行人往回走,前方已经出现了军士,百余人。

    “老爷,孙焕山带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醒点头,“让他们跟上。”

    孙焕山先前带人出去引开盯梢的人,早已在明月楼的周围等候多时了。

    “伯爷。”

    孙焕山带着一百余麾下靠过来,说道:“已经派人去通知林大人,随时可以动手!”

    这时前方那些军士突然加速,街上的百姓都惊恐万状的向两头逃去,无人敢停留。

    这便是晋王府一手遮天的明证!

    前方一个副千户止步喝道:“你等何人?”

    方醒回身看到麾下都把长刀拔出来,就呵呵笑道:“本伯方醒,你等要造反吗?”

    那副千户见鬼般的道:“兴和伯……”

    方醒长声大笑,王贺喝道:“你们想干什么?难道晋王想造反吗?”

    副千户果断拱手道:“下官听闻有人闹事,却不想是误会,这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月娘在明月楼的大门外看着这一幕,只觉得双腿发软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魔神……”

    跟着出来的一个男子沉声道:“幸好他没有大动干戈,否则今日太原城内就会是血洗长街……”

    月娘扶着大门道:“他不敢,否则逼反藩王的罪名他承受不起!”

    男子点头道:“所以两边都在忌惮,就看殿下的意思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他居然敢去明月楼?”

    朱济熿觉得自己低估了方醒的胆量:“幸好这几日在操练,里面的人不多,否则今日本王就不得不动手了!”

    雷度的面色煞白,说道:“殿下,若是人多,被他发现了那些都是武人,那就只能围杀了他,然后突袭聚宝山卫……”

    蒋密的手在颤抖,他在哆嗦着,“殿下,被发现了!被发现了!”

    朱济熿皱眉道:“发现什么?里面今日就只有三十余人轮换过来歇息享受,这点人算什么?说到皇帝那里去他也拿咱们没辙!”

    蒋密还在哆嗦着:“殿下,可方醒杀了那些人,他肯定知道那些人……明月楼就是个祸害啊殿下!敢在太原城中开明月楼这等地方的,只有咱们王府啊!他一想,那些人的身份就呼之欲出,最低也是殿下您在收买人心……”

    雷度不满的道:“他就算是猜到了又如何?若是质问,咱们就说是别人开的,府中的侍卫去消遣,谁能挑出毛病来?”

    朱济熿闭上眼睛,呼吸渐渐急促……

    “王爷,要不就动手!”

    蒋密此刻却破罐子破摔了,咬牙切齿的道:“否则咱们迟早会被皇帝一步步的削弱了!”

    专门开个明月楼,进去消遣的居然有武人,这一点朱济熿知道方醒肯定有所得了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那里就是晋王的地方,而武人那么多,看来就是个让武人消遣的地方,收买人心!”

    回到军营,方醒叫了林群安来议事,孙焕山因为参与了行动,所以也被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伯爷,咱们直接杀进王府吧!”

    孙焕山没捞到杀人的差事有些遗憾,他觉得晋王府的防御不怎么地,挡不住聚宝山卫的进攻。

    林群安摇头道:“晋王并未造反,咱们若是动手,伯爷最后怕是要被处置了。”

    朱元璋的子孙你说拿下就拿下,你这是要造反吗?

    这是连朱高炽都不敢做的事情,方醒若是做了,那就是太作,作死的作!

    方醒叫人去给自己弄吃的,然后说道:“咱们等,看看朱济熿敢不敢动手。敢动手那再好不过了,咱们占理,拿下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兴和伯,咱家觉得晋王怕是会察觉,弄不好真敢偷袭咱们,然后出逃。”

    这是王贺第一次去青楼,他觉得很难受,决定以后再也不去了。

    “伯爷,锦衣卫有人来报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