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728章 滚出去(感谢‘~十七~’成为本书的新盟主)

第1728章 滚出去(感谢‘~十七~’成为本书的新盟主)

    “他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朱济熿冷静下来后,就有些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蒋密平日里要负责整个王府的运转,所以谋划方面多是袁熙和雷度在负责。

    他不赞成朱济熿等人的想法,可却在阴朱济熺的过程中早就上了贼船,如今后悔不迭也无用。

    “殿下,旨意是夸赞,可却是聚宝山卫和……兴和伯护送,这有些小题大做了,目的不外乎就是陛下的警告,殿下,咱们还是收手吧……”

    朱济熿的眼神瞬间凌厉,他盯着蒋密说道:“此事如箭在弦,一旦停下,消息迟早会泄露出去,到时候本王无事,你等却要族诛!”

    蒋密苦笑道:“殿下,那兴和伯和您有仇隙,陛下派他来,这警告就是明晃晃的。还有,大同驻有大军,一旦北平想动手,咱们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“等那人死了,大同守将听谁的?太子吗?可太子在金陵!”

    蒋密没有回头,浑然无事的雷度走进来,先行礼,然后说道:“殿下,如今之计,咱们只有破釜沉舟,豁出去干!成了就是再造山河,不成咱们也能出塞,往北边走,一直走,那边都是也茹毛饮血的部族,咱们收拢了人马,隐忍十年,再和他们说话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朱济熿激赏的拍手道:“此言正和本王的心意,雷度,这几日你不能露面,且在王府中安排人去盯着他们,本王倒要看看他方醒敢做什么!”

    所谓的重责连一板子都没有,蒋密见两人之间的气氛热血沸腾,不禁心中微叹。

    热血总是容易涌动,它可以让人忽略一切弱点,然后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是非成败转头空,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”

    太原城整理出了驻扎的营房,方醒自然是要住在这里的。不是他怕死,当然,他也怕死,而是太原城的客栈都不大敢接待他,所以早早的放话说是客满了。

    方醒嘟囔了几句诗,可惜在辛老七听来就是无病呻吟。

    “老爷,平阳王那边的消息,朱济熺说感谢老爷的关照,只是他的身体不好,就祝老爷旗开得胜。”

    “朱美圭呢?”

    朱美圭受封平阳王,这是朱棣的补偿。可朱济熺反朱棣反的有些肆无忌惮,所以别想王爵。

    朱棣就是这样,哪怕知道是被朱济熿忽悠了,可他却宁可不追究,也要恶心朱济熺。

    “方五说他们到的时候,平阳王没吭气,都是朱济熺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方五呢?”

    “正在城中查那家明月楼。”

    “都什么楼啊楼的。”

    方醒的房间很大,却冷飕飕的,他在小泥炉上烤油饼,漫不经心的道:“山外青山楼外楼,这太原城太无趣,晚些咱们去逛逛。”

    辛老七知道方醒怒了,却不知道原因。

    “朱济熺父子不想掺和,就想着等陛下拿下朱济熿,然后再安然回归王府,果真是废柴啊!”

    方醒本想让朱济熺父子出力,可目前看来却是不成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了饭,方醒交代林群安注意警戒,然后带着王贺和家丁们便装,先由前面的几队人出去引开监控的人,然后他们才悄然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原城的前身是晋阳城,前宋重建。到了本朝后,太原当时属于重镇。等晋王朱棡就藩,加上朱元璋爱子如命,就扩建了太原城。

    晋地从古至今都是抵抗异族入侵的重地,所以太原城的军事氛围颇浓,及至瓦剌和鞑靼被灭后,这座城市才放开忧虑,渐渐的变成了奢华之地。

    而所谓的明月楼在大明没有十家也有八家,有酒楼,有脂粉店……

    不过太原城中的明月楼却是一家……没有具体经营项目的地方,据说里面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明月楼占地颇广,里面有水榭,这很难得。

    里面多处精舍和小楼,丝竹声不绝于耳,来往的人除去仆役女人之外,就是一些看着……

    方醒看着那些壮汉浑身放松的进出于那些精舍和小楼,心中冷笑。

    带路的仆役在前方说道:“诸位,我们明月楼不说别的,吃玩是不差,比京城……不,京城的御史多,咱们这比京城都逍遥啊!”

    说着这厮还猥琐的挤挤眼睛,却让人发噱。

    绕着人工湖走了半圈,最后仆役带着他们进了一座小楼。

    “进去就是七十两,叫人和吃食另计,贵客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上了二楼,方醒看看着那几个铁炉子和烟管,再看看玻璃窗户,满意的道:“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王贺马上就说道:“滚蛋,去叫姑娘来,还有酒菜,别怕吃穷,咱有的是钱!”

    仆役的眼睛渐渐瞪大,神色也渐渐的变得惊讶,最后竖起大拇指赞道:“好豪气!”

    王贺得意的道:“咱……咱不差那点钱,速去!”

    等仆役走了之后,王贺寻张椅子坐下,说道:“兴和伯,咱们不会是真要给钱吧?”

    方醒走到窗户边,看着水榭边上的积雪,说道:“这里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方五已经来了,他说道:“老爷,这太原城就是晋王的地盘,这家明月楼若不是后台大的惊人,就是晋王自己的产业。”

    方醒回身看看他一脸的风霜,说道:“今日都好好的放松一下,不过别去祸害那些可怜人,喝酒吧。”

    五名家丁,加上方醒和王贺七人。

    “哎哟!贵客光临,月娘来迟了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随着一个爽快的声音,方醒先看到了一个头,美人头。然后就是盛装,以及那丰盈……

    随后就是七个女人,均是棉袍,妆容精致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月亮?”

    方醒故意的说成了月亮,盛装女子笑道:“贵客可是玩笑,来,看看咱们明月楼的姑娘,若是喜欢就留下。”

    方醒在这些女人的脸上看了一圈,点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女子顿时就拍手欢喜的道:“都去都去,把贵客招呼好。”

    七个女人都走了过来,在途中却纷纷解去锦袍,让方醒有些肝颤。

    这会儿就有这种调调了?

    香风阵阵中,一个媚态毕露的年轻女子坐在了方醒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公子可是第一次来这里吗?”

    方醒笑了笑,想起了前世的经历,就轻佻的道:“为何要做这个?”

    女子马上红了眼睛,说道:“小女家贫……公子为何问这个?”

    方醒打个哈哈道:“男人喜欢让良家妇女堕落,却又喜欢让欢场女人从良,这是毛病,却不能治。”

    女人噗嗤一声就笑了,轻轻的捶打着方醒的胸膛,就像是抚摸。

    “公子取笑炎月了呢!”

    “炎月?好名字!”

    方醒漫不经心的夸赞道,然后看到王贺被那个女人弄的面红耳赤,已经想逃跑了,就干咳道:“怎么不喝酒?”

    王贺嗓子尖利,不好开口。方五看到辛老七板着脸,他身边的女人被唬的花容失色,就说道:“老爷,咱们就喝酒罢了,这些女人可不敢沾边,否则过几日归家怕是会被家里的媳妇发现。”

    方醒佯怒道:“叫都叫了,难道老爷我的钱都白花了?那你们就自己喝酒,那些女人回去。”

    炎月的眼中闪过异色,娇声道:“公子,进了楼里就算钱呢!”

    方醒俾睨的道:“本公子不差钱,照给!”

    炎月两眼直冒星星,双手捧心:“公子,您……”

    方醒转脸冲着她狞笑道:“本公子的钱可不白花,今晚你可得摆出十八个……洞玄子知道吧?本公子会全套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那些女人起身下去,脸上略带喜色,方醒看了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些女人大多是被私下买来的,以后的命运自然是红颜未老恩先断,可……

    炎月却留下了,方醒没赶她走,她也笑着说道:“公子可要听曲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叫来!”

    方醒摆足了纨绔架子,喝道:“你们自己找乐子去!”

    于是方五带着一个家丁就说是要去逛逛,方醒只是摆手,然后举杯和炎月邀饮。

    炎月盈盈微笑,等看到方醒喝的晕晕乎乎之后,整个人都靠进了他的怀里,低声娇嗔道:“公子的大方为炎月仅见,可是豪奢啊!”

    方醒顺手摸了一把,瞥见炎月的眼中有厌恶之色,就呵呵笑道:“就凭你也想套本公子的底?”

    炎月突然坐直身体,整理了一下头发,冷冷的道:“太原城中的公子哥炎月都知道,公子来自于何处?现在说了还少些苦头,不然……今年你怕是过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的突然变脸却没让方醒意外,刚才那几个女人下去之前,方醒看到她给其中一个女人使了眼色。

    “公子莫要自误……”炎月腰杆挺直,指指外面道:“只需喊一声,公子顷刻便是阶下囚……”

    方醒微微一笑,举杯饮酒,辛老七却起身过来,喝道: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炎月盈盈起身,却不见畏惧。

    “谁那么大的口气啊?”

    上楼的脚步声很沉重,而且人不少。

    炎月的身体轻巧的一个旋转,就转到了方醒的后面。

    辛老七虎目圆瞪,正准备摸出短军刺,方醒却举杯道:“要和平,不要动手。”

    炎月却感觉自己是被一头猛兽给盯住了,辛老七眼中的冷漠让她惊叫一声,轻盈不再,连滚带爬的跑到了楼梯口边上,冲着来人喊道:“张管事。这人肯定杀过人!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