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710章 沉重的打击
    “晋王在封地开始收敛了,那些肆虐的宗室子弟据说被软禁。晋王出面,清退了不少土地和财物,还郑重致歉……伯爷,以藩王之尊向百姓致歉,晋王看来是要做贤王啊!”

    “老晋王和先帝是兄弟都不敢做贤王,他一个庶子也敢这般吗?”

    方醒觉得很有趣,朱济熿的举动在他看来就是小丑。

    “他这是迫不及待了!”

    方醒笑道:“他大概也知道陛下的身体不好,所以担心事发仓促,到时候他的名声依旧臭不可闻,那什么都没指望……咦!他难道有那个志向?”

    黄钟点头道:“说不准,不过他自己肯定没指望,必然有内应……黄俨?还是……某位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朱瞻墉不可能,他只要是不傻就知道自己没戏。还有个朱瞻墡……皇家的孩子为何都那么不安分呢?”

    朱瞻墡原先年纪小小就摆出了贤王的派头,被皇后敲打了一番后好了些。可骨子里的那种东西……

    “朱瞻墡没有根基,除非百官作死,想把太子换掉,否则他同样是没戏!”

    方醒起身道:“此事无需纠结,朱济熿的举动是在洗白自己的名声,站的很高,连陛下都无法指责,甚至只能夸赞。”

    随后方醒进了内院,看到无忧趴在门边眼巴巴的看着,就欢喜的道:“无忧宝贝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!爹……”

    无忧看到方醒就欢呼一声,然后出来站在台阶上跳着,她看着下面的台阶犹豫了一下,就蹲下来,慢慢的下台阶。

    台阶不高,可对平衡能力不强的孩子来说就是天堑。

    无忧先伸脚下去够着,然后趴在上面,背身往下……

    以前的土豆也是这般下台阶的,那时候方醒觉得可爱,可在看到女儿同样的姿势后,他却觉得心软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“宝贝……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方醒过去一把抱起她,顺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坐着,往屋里去。

    “娘!娘!二娘,快来……”

    张淑慧和小白在屋里听到无忧欢喜的声音,不禁都笑了,然后看着门口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陈大人,恭喜了!”

    应天府,一群小吏围着一个小吏在恭贺着,于谦站在边上,目光呆滞。

    “陈大人,冯大人可是说了,用不了多久,您就是照磨了,那可是正式踏入官场啊!”

    “府丞大人亲自说的话,那肯定是作准的,陈大人,恭喜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昂被围在中间,难掩矜持的道:“都是大家抬爱,在下才能有机会,以后定当相互照应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谢陈大人!”

    一阵感谢让人侧目,可这里是小吏的地盘,没人会去惹刚升为吏目的陈昂。

    “至于冯大人,那是瞎说的,冯大人那般崖岸高峻之人,在下哪有机会去他老人家的面前啊!千万别乱传,到时候谁都不讨好。”

    陈昂点点头,转身时看到了房门外的于谦,就皱眉道:“于谦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于谦的神色呆滞,面色苍白,陈昂看了心中得意的同时,就想起了以往两人之间的交恶经历,就忍不住想撩拨一番。

    升官发财,人生之快意也!

    而锦衣夜行却是最讨厌的,在自己的仇人面前展现自己的成就,这大抵是大部分人的共同选择。

    那些小吏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于谦,不禁偷笑着,有人甚至想讨好陈昂,就喝道:“于谦,你这是嫉妒了吗?”

    于谦抬头,脸上渐渐多了红色,目光转动间,缓缓的道:“在下自问做事兢兢业业,为何是陈昂?谁能告诉我,为何是他?!”

    陈昂摇头失笑道:“你做事太过僵硬,一年到头难得在衙门里看到你,而且你当年是自愿,不,你是求着蹇大人,要求来做小吏,可是后悔了?看来有人说的没错,你就是在沽名钓誉!”

    于谦走下来,目光炯炯的盯着陈昂,语气铿锵的道:“在下自愿下来做小吏,这是在下选择的路,可路走好了,在下自问从无错漏,为何没有晋升?!”

    卧槽!这是在质疑府丞冯平啊!

    一个吏目在大佬们的眼中只算是蝼蚁,可对于小吏们来说却是登天的梯子。

    这事儿不对了!

    小吏们面面相觑,眼神乱飞,没人敢插嘴。

    陈昂有大佬罩着,而于谦更是进士出身,有名的愣头青……

    陈昂本以为会有人帮腔,可看到这些小吏都有些退意,就怒道:“你于谦又做了什么?整日下去,说是劝耕,可谁知道你去了哪?”

    于谦梗着脖子道:“在下在田间地头为百姓排忧解难,谁都能骗,难道那些百姓都被在下骗了吗?”

    陈昂语塞,刚被升为吏目的他深知威信的重要性,就低喝道:“你得意什么?”

    于谦摇摇头,失落的道:“于某本以为能靠着努力一步步的上去,可没想到却是你陈昂上了,这何其不公!”

    “于某一心做事,一年下来鞋子都废了多少双?多少双?啊!不公!这世道不公!”

    于谦挥舞着双手,眼睛发红,目光四处梭巡,拼命的嘶吼着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!”

    陈昂摇摇头,只觉得心中舒畅。

    能让自己的对头失态,这是何等的畅快。陈昂心满意足了!

    “我没疯!”

    于谦指着陈昂道:“我知道你整日就在溜须拍马,府丞也不认识你,你是通过谁去走的门路?埋头做事的被压制,溜须拍马的升官,这是大明吗?这是盛世吗?无耻!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记冬雷在空中炸响!

    这是什么?

    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?

    那些小吏都退后几步,陈昂看到后就冷笑着,目光俾睨的道:“于谦,本官来告诉你为何……因为你不会做人!”

    陈昂想立威,他看看那些小吏,然后走到于谦的身前,不屑的道:“你整日下去又如何?和那些农户折腾出了那些增产又如何?外面说顺天府的小吏好不少是因为你又如何?可你不会做人!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做人……”

    于谦擦去嘴角的白沫,露出了苦笑。有些失魂落魄的木然,

    陈昂见状心中大畅,挑眉道:“上官才是决定你我生死的人,你不会做人,上官如何肯让你升职?好好学学吧!”

    他有些担心事情闹大,到时候传说中于谦的靠山可要出面了,所以最后就看似老前辈鼓励后辈般的,临走前还拍拍于谦的肩膀,点点头,一脸的鼓励。

    于谦静静的站在那里,很安静。

    “喝酒,今日下衙了本官请大家喝酒,都去啊!”

    “好,小的们一定去!”

    “陈大人英明,咱们以后在您的带领下一定能红红火火!”

    “哎!秦大人来了!”

    “秦大人,我陈昂能有今日多亏了您和诸位大人,感激不尽,小的今日请客,还请秦大人赏脸。”

    “好!你陈昂做事尽心,这个咱们顺天府谁人不知?看看这些人,都是为你道贺的吧?可见你不但做事尽心,人缘还好,这样的人才能重用!”

    “多谢秦大人夸赞,小的以后定然尽心尽力,为我顺天府效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耳边全是吹捧和矜持的声音,气氛热烈。

    可于谦觉得很冷,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他缓缓转身进了房间,那边几个关注着他的小吏看到了,就对陈昂说道:“那于谦自己躲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畅快的笑声传到了于谦的耳中,他呆呆的坐在椅子上,目光放低,看着自己桌子上那些辛辛苦苦整理出来的资料,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一双黝黑粗糙的大手猛地在桌子上扫过……

    当自己心中的坚持被现实击溃之后,还有什么是值得留恋的?

    纸片纷飞中,于谦喃喃的道:“我想从下面开始……错了吗?”

    他就这样呆呆的坐在那里,地上的册子纸片静静的躺在地上,上面那些小字一串又一串,一行又一行,可在于谦的眼中却不再是代表着那些村子和百姓的生活,而是……

    嘲讽!

    “下衙了!陈大人请客,喝酒去!”

    “同去!等我换衣服啊!”

    “贺礼买来了没有?没贺礼谁有脸去?”

    “买来了,稍晚咱们一起送给陈大人!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就不醉不归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于谦起身,身体僵硬的过去看了房门。

    一个个小吏从眼前走过,没人愿意多看他一眼,大家兴高采烈的去赴宴,很快都走空了……

    一阵寒风从于谦的身前吹来,吹进了屋子里,把地上的纸片吹飞,把书册吹的不住翻页,仿佛是有一只大手……

    在操纵着人间,以及……命运……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