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704章 我过分了
    “方醒这是想干什么?陛下没发怒?”

    袁熙换了家小酒馆,可黄俨没来,来的却是全林。

    在全林拿出了黄俨的手书和信物之后,袁熙第一句话就问了这个。

    全林显得有些紧张,不时看看门外。

    “陛下肯定知道了,可没什么异常。”

    全林愁眉苦脸的道:“实话实说,陛下这般宠信方醒,咱家若不是跟着黄公公多年,早就退了。”

    袁熙得到了需要的消息,就敷衍道:“此时胜负还未可知,方醒就方寸大乱,到处去招揽人马,他是慌了。”

    全林摇头道:“他今日去了宫中,看着没什么异常。”

    袁熙对全林没什么耐心,就说道:“他若是敢露出怯意,那些人就会活吞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在害怕?”

    散朝后,金忠拽住了方醒,一起去了兵部。

    方醒这几天到处去撞钟的消息无人不知,所以今天朝中群臣看他的眼神不大对,只有朱高炽依旧如常。

    到了兵部金忠的值房,一进去他就反手关了门,然后步履蹒跚的过来坐下,眉心皱出了层层叠叠的皱纹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急什么?难道殿下有什么不妥吗?”

    方醒摇头,金忠啪的一声拍了桌子,须发贲张的道:“那你自乱阵脚,这是为何?你想毁了殿下吗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想想,你和殿下的关系几乎是一体,你这般胡闹,外面的人会如何想?”

    金忠怒不可遏的模样有些吓人,方醒苦笑道:“您听我说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金忠喘息着道:“在外人看来,这多半是陛下和殿下之间不和,殿下害怕了,所以让你去到处找援军!你没看今日那些人看你的眼神吗?有多少是在窃喜!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居然去找锦衣卫和东厂,那是在火上浇油!那两个地方名声极臭,你这是想让殿下的名声也跟着臭起来吗?而且犯忌讳啊!陛下没收拾你真是你方家的祖先保佑了!”

    “回家好生待着准备过年,哦,老夫倒是忘记了,你那个小妾到了京城,且等着三个妻妾打架吧!”

    “陛下的身体……”方醒指指皇宫方向。

    金忠的怒火瞬间消散,脸上的皱纹好似又深了些,颓然道:“三五年总是能熬的。你太操切了。”

    方醒摇摇头,“这话我只对您说,我对陛下的身体没信心。若是突然有了变故,殿下远在金陵,您说这个大局如何把持?您别忘了,那些人对殿下可没什么好感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何判定陛下的身体不行了?”

    金忠的胸膛在急剧起伏着,方醒心中不忍,“肥胖本就是大忌,陛下的肥胖还不是贪吃而来,这是一种病。”

    金忠摇摇头道:“老夫相信陛下!”

    方醒无奈的道:“那我提醒陛下把殿下调回京城来总没错吧?”

    “老夫就知道你是这般想的,你啊你!”

    金忠唏嘘道:“你这是在往陛下的心口捅刀子啊!”

    方醒不见愧色的道:“可总比殿下远在金陵,到时候措手不及的好!”

    “大明不能乱!”

    方醒低声道:“如是中途出事,那些藩王就会各自为政,然后……想想八王之乱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,兵部金大人求见。”

    朱高炽散朝后在暖阁歇息,顺便听取孙祥的汇报,闻言皱眉道:“他的身体不好,为何来回奔波,有事不能让别人来吗?”

    这话好似要冷落金忠,可孙祥却知道,朱高炽是真的怜惜这位老臣。

    金忠一进来,朱高炽就指了座位。

    金忠没坐,说道:“陛下,臣请单独禀告。”

    孙祥没意见,马上告退。

    等他走后,金忠又说道:“陛下,没外人更好。”

    好吧,于是暖阁内的宫女太监们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等优容罕见,可金忠却并未在意这个。

    “陛下,把太子殿下召回来吧!”

    朱高炽的面色瞬间变为冷淡,然后又缓和了些,“兵部为何说这个?”

    金忠指指自己的老脸,说道:“臣命不久矣,怕的就是家中的幼子无法支撑家业……”

    朱高炽何等人,马上听出了金忠话里的意思,再联想到方醒的举动……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茶杯落地,茶水溅到了金忠的袍服下摆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只担心大明的江山。”

    金忠却未害怕,梗着脖子道:“大明如今外有藩王不安分,内有对殿下忌惮的臣子,陛下,您把太子放到了金陵,不妥!”

    朱高炽勃然大怒,喘息着道:“回去!”

    金忠起身道:“陛下,此事不急,不过您得仔细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!好生养着。”

    朱高炽确实是宽厚人,换做是朱棣,金忠此刻绝对是没好果子吃,可他也只是发了一下脾气,最后还缓和了。

    等金忠走了之后,朱高炽独自一人沉默许久,突然问道:“太医院的人私下怎么说?”

    成大飘了出来,说道:“陛下,太医院说您的身体七八年无事。”

    朱高炽点点头,喃喃的道:“七八年足够了,足够朕理清大明的内患……只是那方醒却用这等方式来提醒朕,这是觉得朕高高在上,不好亲近了吗?”

    成大第一次主动说话了,声音就像是从墓穴里发出来的渗人。

    “陛下,兴和伯给您的那些药,我等已经验证过了,那些有病的猫狗吃了大多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

    朱高炽不知道是说谁,成大却不怕他,说道:“陛下,兴和伯当年可是给了陛下蛇酒,作用颇大。公主当年也是他治好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是,方醒有些名医的潜质,他说你的身体有问题,那你还真得要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朱高炽摆摆手,成大飘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那竖子……罢了,让太医院来人,给朕诊治一番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一切都是你惹的祸。”

    若说大明谁最忙,夏元吉肯定算是其中的一个。可他还是‘逃岗’来到了方家庄。

    天气渐渐的冷了,无忧穿着棉袄在院子里跌跌撞撞的跑着。两条大狗也在追着,追上了就跳起来想去舔她的脸,然后躲避的笑声让人阴霾的天空下多了些鲜活。

    方醒和夏元吉站在前厅的外面,听着这清脆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听着这笑声,我突然想丢掉这一切,就躲在家里,与世无争也好。”

    方醒轻喝了一声,两条大狗就回头看了一眼,然后无忧就趁机跑远了,跑向了方杰伦那边。

    看到方杰伦手中提着根棍子挥舞着,呼呼喝喝的让两条狗不许舔无忧,方醒的微笑很干净。

    夏元吉却满脑子的国事,皱眉道:“你这些年树敌不少,若是归家,怕是没好结果……除非殿下……说来说去,你总是在担忧陛下的身体,可你得知道,妄议陛下的身体就已经是忌讳了,你还闹腾着让人去猜测,分寸呢?”

    方醒的微笑渐渐消散了,“是,我是有些没了分寸,可陛下抛出了整顿藩王和军队的风声后却没了后续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担心的是这些风声会给交替带来大麻烦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担心陛下的身体,你认为能有多久?”

    朱高炽的身体大家都知道些情况,长寿是万万没有指望的,那么现在不到五十岁的朱高炽究竟还能活多久?

    “陛下才稳住了朝政,已经有些革新的眉目,我希望能多些时日,可……”

    肥胖就是最大的原罪,方醒担心朱高炽哪天就会死于并发症。

    “可陛下最近却对自己的身体很乐观。”

    夏元吉觉得方醒的担忧有道理,及早把太子弄回来大家也心安。可总不能去逼皇帝吧?

    陛下,我们觉得您的寿命怕是不多了,赶紧把太子弄回来,就算是有什么意外也好接班啊!

    夏元吉觉得自己做不到这般冷酷:“太残忍了!”

    “我有些功利了。”

    方醒也觉得自己太过残忍,他本就做好了被朱高炽责罚的准备,可……什么都没有,他去上朝时,朱高炽依旧如故,甚至都没看到怒气。

    “我过分了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