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695章 小没良心的
    “夫君,您太宠无忧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把大虫欺负的呜咽的无忧,张淑慧有些头痛,担心以后的无忧会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方醒正在享受着秋日的日光浴,闻言懒洋洋的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无忧整个人趴在大虫的身上,双手揪着大虫的耳朵在旋转,嘴里还嚷着快跑。

    大虫不敢动,怕把小主人掀翻,只得呜咽着,一双狗眼可怜兮兮的看着在院子里小虫。

    “无忧!”

    方醒喊了一声,无忧没回头,他干咳道:“大虫会生病的,要吃药。”

    “吃药!给大虫吃药!苦苦的药!”

    无忧兴奋了,揪着大虫的脖颈往回拖。

    那双大大的眼睛里的好奇和兴高采烈让方醒想说道理的心思散了,他走过去抱起无忧,大虫如蒙大赦的跑了。

    “爹,吃药!”

    无忧揪着方醒的脸颊嚷道,神色很认真。

    “爹没病,不用吃药。无忧宝贝要吃药吗?”

    “不!不吃!大哥吃!”

    “那爹也不吃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那我看你吃好啦!”

    无忧皱着小眉头,揪着方醒的脸颊说道:“你要乖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张淑慧看着父女俩在逗趣,不禁笑了,

    “夫君,好些人家都说要定下无忧呢!”

    京城中不少自认为有资格和方家联姻的人家都在盯着土豆和平安,可方醒却不置可否,从不应答这等问题。

    及至无忧出生,等方醒宠爱这个女儿把两个儿子都丢在一旁的消息传出去后,无忧就成了大热门的联姻人选。

    娶无忧好啊!就算是以后方家倒霉,也不会连累到出嫁女。

    “做梦!”

    方醒抱着无忧回身,不屑的道:“京城中的那些所谓家族在我看来都是垃圾,若非有合适的小子,我宁可养无忧一辈子,也不愿意她去愁苦。”

    张淑慧想起自己当初的大胆,而当时张家已经给她相中了一个六品官,可她却逃了,一路逃到了北平。

    结果是什么?

    张淑慧脸上带着红晕,眼波流转,让方醒不禁意动,可无忧却在玩他的头发,就只差戳眼睛了,让他不能分心。

    “少爷,那个吕震来找您。”

    小白手中提着一篮子梨进来,大虫和小虫马上就迎了上去,不时跳跃着,想看看篮子里是啥。

    “闪开!”

    小白的篮子被小虫扒拉住了,她差点拎不住,就打了小虫一巴掌,然后大虫马上就摇着尾巴来讨好。

    “爹,吃,吃!”

    无忧放开了方醒的头发,欢喜的拍手,然后大虫和小虫都跑到方醒的身前,吐着舌头,眼巴巴的仰头看着无忧。

    还是小主人最好啊!经常会掉些东西给我们吃。

    小白放下篮子,驱赶着垂涎欲滴的大虫和小虫。

    于是方醒放下无忧,看着她走到小篮子边上,然后双手捧起一个梨子,回身寻找帮手。

    方醒干咳一声,想矜持一下,可等无忧把目光转向张淑慧那边时,他急忙说道:“来,爹帮你削皮。”

    无忧欢呼一声,然后跑了过来,被方醒一把揽在怀里,然后他得意的冲着张淑慧挑挑眉。

    张淑慧没理他,和小白商量着庄子上收租的事儿。

    都在庄子里住着,无需车马,直接往主院搬运就是,所以方醒不理解两个女人怎么有那么大的热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老大早就准备好了该交的租,家中的粮仓满满当当的。今日方杰伦召集了庄子里的人去河边捕鱼,让做鱼干,等冬春时食用。

    两个儿子都在这个夏季中被晒的黑漆漆的,一听要抓鱼,都各自换了旧衣裳,鞋子也不穿,急匆匆的来找李老大。

    李老大喝骂了一顿,然后才带着两个半大儿子去了河边。

    等到了河边时,李老大看到了牵着无忧的方醒,就挤过去夸赞道:“老爷,小姐一看就是天仙般的人物,您得看紧了那些小子,别被人占了便宜。”

    方醒低头看看好奇看着河边的无忧,重重的点头道:“嗯!要看紧了!”

    “老爷。”

    李老大家的两个小子过来行礼,方醒笑呵呵的道:“听说你们在学里调皮捣蛋,回头叫先生打板子!”

    李老大一听就怒了,当即一人一脚,把俩小子踹出去,方醒急忙叫停。

    “别打,这岁数的小子就这人憎狗嫌的模样,要是老老实实地读书,一声不吭,那多半没出息!”

    李老大指着两个爬起来拍拍屁股,浑当没这回事的儿子喝道:“老爷好容易开了学堂,不要钱还供笔墨纸砚,还给一顿中饭,还有肉,再不好好学,回头老子打断你们的腿!”

    无忧被吓到了,抱着方醒的大腿低声道:“爹,打他!”

    李老大回头正好看到无忧怯怯的模样,就挠头道:“小姐别怕,小的就是骂骂,没打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粗胚!快去捕鱼!”

    方醒笑骂道,然后把无忧抱起来。

    河边此时几十号人正在下网,沿着河段下了三副网,方杰伦是总指挥。

    “爹,抓鱼,咱们去抓鱼!”

    小孩儿看到热闹就喜欢参与。

    秋水缓缓,几乎看不到流动的痕迹。可方醒知道下面的水温不高,所以忽悠道:“都是小子才下河捕鱼,哪天爹带你去钓鱼。”

    几个小子从河里上岸,假装被冷的打哆嗦,然后冲着方杰伦喊道:“杰伦叔,好冷,要喝酒才能下,不然今年怕是就要瘫在床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冷了?”

    方杰伦走到河边试试水温,犹豫了一下后,就叫人回去拿酒,那些小子顿时都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可方醒认得其中的一个小子,那是数九寒冬都敢下河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爹,喝酒喝酒!”

    无忧跟着嚷了起来,那几个小子马上就喊着小姐英明,跟着起哄。

    “苟日的不学好!”

    方醒笑骂了一句,然后说道:“杰伦叔,让人弄火盆过来,咱们今日中午在河边吃鱼火锅,再让人去问问解先生和黄先生,愿意来的就带着一家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娘,爹,我要娘!”

    无忧揪着方醒的耳朵喊着。

    “你个坏丫头!”

    方醒又吃醋了,却只能让人去问问张淑慧和小白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多些的时间后,几个小子下河了,然后河边就多了欢呼。

    这年头吃鱼的不多,那种靠着捕鱼发财的只是玩笑罢了。

    一两斤的鱼都是平常,最大的一条足有五六斤。野生的鱼力量大,两个小子才扣住了它的腮,然后丢上岸来。

    “杰伦叔,小鱼就别抓了,咱们得可持续发展啊!”

    方杰伦干咳一声,瞪了那些诧异的庄户一眼,过来低声道:“老爷,网眼子大呢,小鱼都放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鱼!小鱼!”

    无忧叫嚷了两声,倒是让方醒摆脱了无知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德华好兴致!”

    方醒回头,看到解缙牵着悠悠,笑容满面的过来。

    “悠悠!”

    无忧在方醒的怀里挣扎着,等方醒放下她后,又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“无忧。”

    悠悠挣脱了解缙,然后跑过来,显摆的指指自己身上的新衣服,臭美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无忧皱眉看着他,说道:“会脏的。”

    解缙和方醒面面相觑,然后都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多久黄钟也来了,然后火盆点燃,烧柴火的味道让方醒不禁深呼吸一下,然后就看到了结伴而来的张淑慧和小白。

    “娘!娘!娘!”

    无忧欢喜的迎了过去,方醒不禁嘟囔道:“小没良心的!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