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692章 针锋相对
    “兴和伯回京了,听说一进城就打人,好凶哦!”

    “听说被打的人也没敢计较,果然是宽宏大量兴和伯啊!”

    “公主以前和兴和伯家亲近,如今大了却不好再去,不然我还真想兴和伯家的饭食,好吃,比宫中的都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宫中的饭食都是敷衍,只要陛下不吭声,他们从来都是那些菜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秋风下,花园一片灿烂。落叶缤纷中,婉婉止步,看着两个宫女提着装满了落叶的袋子远去。

    “他打人了吗?”

    身后的嬷嬷干咳道:“公主,宫外之事……确实是打人了。”

    婉婉不过是看了她一眼,嬷嬷就说了实话。

    “兴和伯打了一个书生,然后那书生没敢计较,自己走了。”

    婉婉从袖子里探出手,露出了一截白玉般的手臂,接住了一片落叶。

    粉红色的唇微微一动,淡淡的问道:“为何?可是那些人说了兴和伯的坏话吗?”

    这是先入为主,把方醒放在了无辜的一面。

    嬷嬷心中苦笑,说道:“那书生非议藩王。”

    婉婉点点头,转身去了乾清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乾清宫中,朱高炽的气色不错,处置完政事之后,正端着碗冰酪享受。

    “陛下,公主来了。”

    瞬间朱高炽就把剩下的冰酪刨进了嘴里,然后鼓着腮帮子,被冰的苦着脸,把碗交给了梁中,指指空中。

    梁中把碗交给一个宫女,然后从容而熟稔的点了香炉,顿时一股香味就渐渐弥漫出来,冲淡了室内的冰酪味道。

    等婉婉进来时,朱高炽已经恢复了帝王的威严,正在训斥着梁中。

    “天要冷了,木炭怎地还不到?”

    “陛下,奴婢有罪!”

    梁中也低眉顺眼的请罪,天可怜见,木炭不归梁中管好不好?

    “父皇。”

    婉婉福身,朱高炽这才收了怒容,笑呵呵的道:“婉婉可是来寻为父吃午饭吗?那便问问厨房有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,听说肉迷国的使者要到了,他们可凶悍吗?”

    呃!

    婉婉以前从不问国事,今日却破例了。

    朱高炽以为她是在害怕,就安慰道:“不必担心,大明的虎贲才打败了哈烈,肉迷国再强大,可也打不过咱们。”

    婉婉哦了一声,然后就去了问菜。

    “扶朕出去。”

    朱高炽到了门外,看着那道身影,喃喃的道:“肉迷何德何能让婉婉牵挂着?”

    梁中缩缩脖子,没敢说话。

    秋风吹动落叶在地上飞舞着,朱高炽冷冷的道:“令沿途官府看紧肉迷人,若有不轨,不可退让,再令朱雀卫出一个千户所前去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原府府城外,仆固看着城墙皱眉道:“你们明人那么害怕吗?以至于到处建城。”

    礼部的人没赶到,随行的一个千户官冷冷的道:“你可以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仆固摇摇头,正好此时城门处一阵喧哗,接着一队骑士鲜衣怒马的冲了出来,正在城门处进出的百姓叫声一片,遍地狼藉。

    仆固挑眉道:“这是在演练攻防吗?”

    听到通译的话,千户官的眼中凶光闪过,只恨不能把那队骑士都干掉。

    太丢人了!

    “大人,应该是晋王府的人。”

    千户官点点头,说道:“要了粮草,马上启行。”

    仆固有些遗憾没能进太原城中去看看,可他更想去的是京城,大明的心脏。

    一路的山川城池都落入了仆固的眼中,一起的还有那密布的田地,以及不时出现的村落。

    这是个人力充沛的帝国!

    一路上仆固还在观察着跟随着的这个明军千户所,从各方面来看,堪称是好兵。

    可仆固觉得如果大明的军队就是这种水准的话,那么肉迷只需吞并了哈烈,胜算不少。

    于是他的态度微微变了,不时会激一下那个千户官,想看看将官的素质,若是能得到更多的情报更好。

    可千户官的嘴很严实,从前面的客气到现在的冷冰冰,不过是一百多里地而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漫长的行程在到达良乡后算是差不多结束了,一队军容整齐的大明军士站在道路前方静静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仆固的眸子一缩,喃喃的道:“可是那个聚宝山卫吗?”

    通译在边上听到了,就翻译给千户官听。千户官看了旗号,矜持的道:“不。”

    就一个字,却不肯透露前方军队的番号,让仆固有些遗憾,不过他旋即欣赏的道:“士气不错,那就是火铳吗?”

    千户官只是冷笑,并不答话。

    当队伍走到那个阵列的前方时,阵列沉默的闪开了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一千肉迷骑兵就这样从中间的通道中穿过。

    仆固想回头仔细看看这支军队,却被千户官死死的盯着,只能从后面那整齐的脚步声中判断出他们的军纪森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赶不上北平城的开门时候后,队伍宿营了,仆固召集了使团内的两名文官议事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明人的北方,听说他们的南方更加富庶。”

    仆固看到那两人的眼中闪烁着贪婪之色,就冷笑道:“这一路你们也看到了,明人在北方处处都是城墙,有重兵把守,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大人,明人到处修建城墙,只能说明他们心虚,对,就是心虚,不然就该攻出去,而不是躲在城墙后面过日子!”

    “是啊!哈烈人自从老王去了之后,就再也没能站起来,明人胜之不武。而且明皇也战殁那一役,可见明人的实力一般,只要咱们吞并了哈烈,明人绝不是对手!”

    仆固摇摇头,说道:“明人有火器卫所,今日一见果然是精兵,据说哈烈人就是在火枪阵列前倒下无数,却始终无法突破,所以……咱们必须要找到这种火器的克制办法。”

    两个文官都有些急不可耐,这一路上看到的繁华让他们觉得大明就是一个金矿,只要能占领了这里,肉迷国就将天下无敌。

    “大人,总得要试试啊!明人有无数的人力,无数的粮食,无数的女人和工匠,若是能统治这里,肉迷将会是当世之王,无人可以匹敌!”

    “等咱们击败了哈烈人之后,就算是咱们不去打明人,他们肯定也会动手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所以!”

    仆固态度坚决的道:“在这里不要胡言乱语,咱们是来试探的,而不是来惹祸的。”

    “开饭了!”

    这时外面有人在喊,仆固最后说道:“小心些,我想见见那位魔神,看看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魔神?”

    两个文官也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那些哈烈人提及那人都是面带惧色,想来应该是一个冷酷的男子,大人,此人据说和明人的皇室交好,若是能接近他,许多事情都能弄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别打这种蠢主意!”

    仆固忍住喝骂的**说道:“别把你们在国内的那些手段用在明人这里,否则死了我都不会多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当远远看到北平城的城墙时,仆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,喃喃的道:“可怕的城墙!”

    北平这座雄城先给了仆固一个震慑,接着礼部的官员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只许使者带着不超过十人入城,其他人在城外指定地方扎营,不得出营,否则杀无赦!”

    仆固给了一个眼色给那两个文官,其中一个就愤怒的道:“十人?这是害怕了吗?你们害怕了吗?最少一百人!”

    礼部的官员硬邦邦的回复道:“这是规矩,不遵守就回去吧,从哪来回哪去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!”

    仆固看到这官员态度强硬,生怕明人反应过甚,就止住了试探,然后点了十人跟随着自己进城。

    当他们走进城门时,城头上传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肉迷人!”

    方醒看着那一千肉迷军士在朱雀卫那个千户所的警戒下向远处而去,点点头说道:“至少是令行禁止,肉迷人不可小觑。”

    “兴和伯,要不咱家去落落他们的威风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这等对手要先接触了再说。我先进宫去看看这位使者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