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691章 未竟之志
    “觊觎大明?”

    解缙不屑的道:“不说万里之遥他们怎么出兵,哈烈就足够他们折腾几十年。”

    黄钟很尊重解缙,但在这个问题上却有些意见。

    “解先生,他们现在在步步蚕食哈烈,当哈烈被他们吞进去之后,大明将会面临着一个庞然大物,让人心生恐惧的庞然大物。到了那时,大明如何能挡住那……可能出现的百万大军?几十年后,我们的子孙面对这般强敌……除非是先帝重生,否则这将会是……绝望。”

    解缙呐呐的道:“他们难道还能蚕食数十年?换个皇帝估摸着就停了。”

    “解先生,他们真会。”

    方醒想起肉迷国,说道:“凡是泰西之国,他们的扩张**几乎永无止境,而且这是根植于他们骨髓里的贪婪,不会分什么帝王和势力。他们会永远扩张,直至内部因分赃不均而开始争斗……”

    “果真有这等人?”

    解缙有些诧异,在他看来,正如同大明一样,朱元璋立国,然后为了稳定初生的大明,大军不断出塞打击蒙元残余势力。

    而等到了朱允炆时期,却转为了内政清理藩王势力。

    朱棣趁势而起后,一手压制藩王,一手在国内推动各项大工程,海外更是宝船出航,塞外频繁用兵。

    一时间,大明的威势恍如烈日,灼灼不可直视。

    此时的大明应当是在最顶峰,拔剑四顾,再也找不到敌手。按照历史上那些帝王的套路,大明应当要停下来了,然后进入漫长的‘享受期’,直至异族的马蹄踩踏在自己的天灵盖上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方醒说道:“他们更像是刚从森林中出来的兽人,野蛮而无耻。大明需要警惕他们,若是先帝还在,那么此刻我会建议船队出航,寻找通往泰西的航道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那些所谓的开拓者,他们摧毁了无数文明,然后嘴角还滴着血,就打着饱嗝,颐指气使的说着文明,说着人权。

    这便是无耻!

    “要控制他们,不管是为了大明还是为了华夏的传承,必须要控制住他们!”

    方醒的表情严肃,从未有过的严肃。

    解缙讪讪的道:“那是老夫孤陋寡闻了。”

    黄钟却沉声道:“那便要及早去探查他们的情况,大明才好及时应对。”

    方醒点点头,说道:“一切等我和那使者交手了之后再说,现在我只想去看看无忧睡了没有,若是没睡,那就去逗哭她,我在金陵做梦都梦到她在哭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德华宠爱女儿,大抵在大明是头一份吧。”

    方醒走后,解缙有些艳羡的道:“女儿果真这般可爱?回头老夫催催祯亮再努力一把,早日给老夫生个孙女出来。”

    黄钟莞尔道:“无忧确实是可爱,很骄傲,看着就想亲一口。”

    “德华会打死你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对一视,然后齐齐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笑声停住后,解缙说道:“在拒绝了陛下之后,老夫目前只能装傻,不过陛下的身体终究是个隐患,德华此时回来正是时机,只是老夫却担心到时候会是……血流漂杵啊!”

    黄钟的目光冷厉,先看了一眼房门处,然后说道:“当今局势如斯,非殿下不能力挽狂澜。当然,若是陛下能千秋万载,那伯爷未尝不可尽力而为,可……宫中的消息,陛下经常会感到疲惫,不能动气,这不是好兆头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解缙冷笑道:“该知道的都知道了,不然那些人为何会疯狂的反对德华,这是醉翁之意,矛头直指殿下。”

    黄钟不慌不忙的道:“那又如何?殿下的地位牢不可破,那些手段不过是隔靴搔痒罢了。”

    解缙沉默了,良久说道:“要小心,当年老夫就是自以为聪明,最后被人一击致命,若非殿下和德华,此刻老夫的尸骨已寒。”

    黄钟默然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夜的北平城不大安静,皆因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方醒回来了。

    文官们大抵是觉得那个搅屎棍又回来了,心中膈应。

    而武勋们是觉得丢人皇帝居然放着那么多武勋不点将,偏偏要把这人从金陵千里迢迢的调回来。

    憋闷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人欢喜有人忧,但时间不会停滞,一夜之后,大家该干嘛干嘛,而方醒却去了兵部。

    方醒在房门外止步,清晨的光线不足,映照在戴着老花镜在看奏报的金忠身上,看着……老了!

    金忠老了,老的很快,仿佛一年就老了十岁,看着老态毕露。

    “德华……”

    金忠大笑着起身,笑声依旧豪爽,可却苍老。

    “金大人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方醒看到金忠的模样不禁躬身行礼,为这位苦苦践行着忠心耿耿的老人行礼。

    金忠笑道:“何至于此,老夫还能再干十年。”

    两人坐下后,金忠说了些关于肉迷使者的情况,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“……假的很!就是来试探的,可两国之前并无龌龊,加上哈密卫是羁縻,所以才没翻脸,不过本官估摸着那人早就知道了哈密卫的情况,所以才肆无忌惮的攻打,然后又表示误解。这是试探,可惜他们却不知道这等试探就等于是撕开了面皮,还自鸣得意。”

    方醒静静的听着,最后含笑道:“这些都不是大事,肉迷国再强大,可也得要打过来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个理!”

    金忠笑道:“他们这次看似占了便宜,可实际上却是自作聪明,野心昭然啊!愚蠢!”

    方醒点头道:“他们是被大明击败了哈烈所震惊,由不得他们不来试探,否则哪天大明兵临城下,后悔晚矣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藩王之事怎么看?”

    金忠突然抛出了最近最热的话题。

    方醒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该限制了。”

    金忠点点头:“是了,于国于民无益,时日长了,就是军中的手雷,不知道哪时会被人点燃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城中有些诡异,发生了几起命案,全部由陛下身边的侍卫处置,刑部和五城兵马司的人都没接触到,德华,这肯定是和藩王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不好插手。”

    方醒没有告诉金忠,此事就是他先提了个头,然后朱高炽顺势继承了朱棣的未竟之志,继续对藩王进行限制。

    金忠坦然道:“君王无私事,藩王更不是私事,躲躲闪闪的不过是害怕被连累罢了,毕竟皇家是一家人,外人插手,不管对错都可能会被秋后算账。”

    方醒看着那双变成三角形的眼睛,点头道:“此事我会盯着,若是需要,不管明暗,我都会点一把火。”

    金忠欣慰的道:“那就好,那就好啊!本官近日就少管事,歇息歇息。”

    “正该如此!”

    方醒赞同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家,方醒对解缙说道:“金忠怕是时日不长了。”

    解缙叹息道:“他早就该去了,全是靠着一股气在撑着,等气散了,也就是他该离去的时日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是元气耗尽了,无力回天。”

    方醒觉得老天爷没长眼,真真是好人命不长。

    等进了内院,看到梳了两个小鬏鬏的无忧坐在门槛上,努力的挖着他留下的冰豆沙,神色认真,仿佛是在为了宇宙的未来而努力工作着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后,无忧抬头,微微皱眉看着方醒,然后勉强喊了声爹,又继续低头挖着冰豆沙。

    方醒放缓了脚步,脑海中的那些事情都被抛开,只剩下眼前这个萌哒哒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无忧,给爹吃一口呗!”

    张淑慧出来就看到了方醒蹲在门槛前,低头赔笑,向无忧讨食。

    “不给!”

    无忧把小碗端的高高的,警惕的看着方醒,同时大眼睛骨碌碌的转,想寻找援军。

    小孩子的腕力差,方醒看到小碗在那只小手的手心中开始倾斜,就想去挽救。

    “娘!”

    无忧努力的把小碗越过头顶往身后去,却控制不住的歪了一下。

    方醒傻眼了,看着无忧头上的冰豆沙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娘!哇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