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683章 真病还是假病
    “让他们回去,朕无事。”

    乾清宫中,朱高炽躺在床上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从三天前他头晕开始,朝政也跟着半停摆了三天。

    而这也是外面人心惶惶的三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站在台阶上,黄俨笑眯眯的对等待的群臣说道:“陛下正在歇息,御医说无事。”

    杨荣皱眉看着他,问道:“陛下可有交代吗?”

    黄俨挑眉道:“陛下说,让各位大人回去。”

    杨士奇忧心忡忡的道:“陛下若是无事,那就该理政……”

    黄俨冷笑道:“金忠都能歇息,陛下难道就不能吗?你们也不想想,陛下从登基始,可有哪一日歇息过?铁打的人也熬不住!”

    杨士奇点头道:“是了,陛下操劳过度,是该歇息歇息。”

    金幼孜一直在观察着黄俨,等黄俨进去后,他说道:“这老狗看着得意洋洋,也不知道是在高兴什么。”

    黄淮率先转身,杨溥跟上低声道:“内外隔绝消息终非长久之计……”

    黄淮微微摇头,说道:“此乃禁忌,不可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俨回到寝宫后,看到婉婉已经在了,而且皇后和郭贵妃也同时存在,让他不禁缩缩脖子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该让太医院多来些御医,大家一起看看,说不准一副药就能康复如前……”

    朱高炽靠在床头,看着婉婉进进出出的张罗着熬药这是皇后的建议,在这里煎药,一切都放在眼皮子底下,那样放心。

    朱高炽当然不想死,他的胸中还有锦绣需要一一施展在大明的疆土上。

    郭贵妃看到自己的建议没有得到采纳,就笑道:“秋天干燥,陛下该去花园里走走,秋高气爽,让人心旷神怡呢!”

    皇后袖手站在一边,冷眼看着郭贵妃在自说自话,而朱高炽却顾左右而言他的道:“让人把奏章搬来,梁中呢?让他来念给朕听。”

    郭贵妃的笑容依旧,而皇后却有些厌倦了,说道:“陛下还是多歇息吧,那些外臣领了俸禄,陛下只需盯着他们即可,太过操劳只会让那些人变懒了。”

    朱高炽点点头,皇后就福身告退,而郭贵妃却想留下来。

    朱高炽干咳一声道:“你也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郭贵妃幽怨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不舍的跟着皇后走了。

    “父皇,喝药吧。”

    婉婉不好掺和大人的事,只是把药端来,等朱高炽喝了之后,她也告退了。

    梁中带着奏章来了,朱高炽闭上眼睛,然后听着,不时叫他重复某一段。

    “拿笔来。”

    朱高炽并没有让人代笔的意思,亲自在每一份奏章的后面写下了自己的处置意思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还有一份,是太子殿下的信。”

    梁中留着这封信在最后也是有些想法的,朱高炽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朕没有那么小心眼,拿来。”

    飞快的看了书信后,朱高炽闭目养神,半晌后,他说道:“瞻基想让方醒回京……”

    梁中赶紧退后一步,表示自己绝没有干政的心思,同时多了些欢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想让宗室三代之后可归于平民……”

    杨荣并未对朱高炽的身体担忧,而是说出了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杨士奇面色凝重的道:“若是陛下装病,那就说明此事……各位可有注意各位藩王的反应?”

    黄淮不赞同的道:“陛下这一刀太狠了,三代之后归于平民,哪位藩王会乐意?下面估摸着已经在暗流涌动了。”

    金幼孜皱眉道:“陛下在此事上过于操切了,那些藩王手中有护卫,若是闹腾起来,那就是处处烽烟……陛下为何那么急呢?”

    杨荣的眸色微动,脑海中的那个念头转了一圈,最后却说道:“藩王的动向大概只有锦衣卫和东厂方能知晓,陛下此刻不朝,是想变吗?”

    这是在猜测朱高炽是否软化了立场。

    杨士奇摇头道:“陛下看似和气,可骨子里最是执拗,此事既然已经放了风,陛下肯定会一直推下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茂看到朱高炽无恙后,由衷的说道:“陛下身体无碍,臣也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朱高炽已经起来了,他穿了便服坐在门边,秋风吹过,让人惬意。

    “你对大明的军队怎么看?”

    朱高炽端着杯茶轻啜着,突然发问。

    张茂知道这是自己的机会,就仔细想了想,说道:“陛下,大明军队在击败哈烈之后,就已经成了骄兵,主要分布在北方,其中以京城最多。”

    朱高炽看着外面的秋色,神态从容的道:“简略些。”

    这是在隐晦的批评张茂说套话。

    张茂拱手谢罪,然后说道:“陛下,大明军队有些臃肿了,各地卫所依旧按照先前的布置。可如今大明没有外敌,久不经战阵,那些卫所迟早会糜烂,还不如削去些。”

    这话很大胆,让梁中都忍不住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北方如今并无大敌人,可大明却驻军几十万,臣以为当清理南方卫所,然后把北方的精兵打散分到南方去,几年一轮换,这样可保无虞。”

    看到朱高炽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模样,张茂一咬牙,就出了重手。

    “陛下,大明目前领军的大多是武勋,可几代之后,那些武勋的后代可能领军?大明以后还能靠谁呢?”

    说完他忐忑的偷瞥了朱高炽一眼。

    朱高炽喝了口茶水,眉间轻松的道:“泛泛之谈。”

    张茂心中一紧,不禁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本不是武人,所以只能在门外窥看,只见一斑。”

    朱高炽很欣赏张茂,所以教导道:“要知道军队的利弊,你得先躬身,明白吗?”

    文武殊途,朱高炽这话有些意思,让张茂猜不到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朱高炽看到张茂有些不知所措,不禁心情大好,说道:“兴和伯由文转武,战功显赫,所以他才能对军中事务有的放矢。”

    张茂的心脏瞬间在激烈的跳动着,只觉得看到了追上那人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请去各地观风。”

    观风使,这是唐朝的官职,被派往各地观风查俗,可张茂却是想去观察各地卫所的情况。

    朱高炽含笑看着他,就在张茂心生欢喜时,朱高炽却摇头道:“你不在兵部和都督府任职,贸然而去,必然会引发猜测和敌视,你若是想知道这些……等兴和伯回来之后,你可以去请教。”

    张茂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了自己和文方的地方,直到文方看到他神色呆滞,拍打了他一下后,这才醒来。

    秋季是文方最喜欢的季节,宽袍大袖,潇洒而行。

    “引真,你这是被陛下呵斥了?”

    文方关切的问道,然后给张茂倒了杯茶。

    张茂谢了文方,怅然道:“那方醒文有神童之名,武能灭国,我辈如何能赶上他?”

    “方醒?”

    文方不悦的道:“引真,你提此人为何?”

    他们两人当年在金陵被方醒收拾了一次,那灰头土脸的经历毕生难忘。

    张茂摇头道:“是陛下,陛下方才说方醒于武事有专长,让我可以去请教他。”

    “请教什么?”

    文方气得眼睛都红了,不知道是嫉妒还是记恨。

    “方醒乃是我辈大敌,此次他在南方不知道陷害了多少名士。引真,你醒醒,切莫相信了他。”

    张茂面色古怪的道:“陛下有志于革新,不管是藩王还是军队,陛下都有了腹案,言诚兄,你我当抓住此次机会才是。”

    文方起身道:“大明四海升平,此盛世也!革新什么?”

    说完他气冲冲的出去,而张茂也没在意,只是在回想着刚才朱高炽的一言一行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