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677章 金忠不行了
    我很想你们,想孩子们!

    北平的夏季炎热的让人感到烦躁,近日方家庄已经发生了两起口角,一起斗殴事件。

    张淑慧放下书信,看到小白眼巴巴的模样,就把信给了她。

    无忧坐在门槛上,大虫就卧在边上,温顺的让她枕在自己的背上。

    张淑慧起身走到门边,看到无忧靠在大虫的身上,呆呆的看着在院子里到处嗅的小虫。

    她轻轻摸着她的头顶,柔声道:“无忧想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时近中午,无忧糯糯的道:“娘,要端端。”

    张淑慧笑道:“端端在宫中,哪天娘带你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无忧嘟嘴道:“大哥他们不理我。”

    书院已经放假了,可土豆和平安却参加了一个活动,去探访北平城各个阶层的生活状态。

    张淑慧蹲下来,听着小白在身后碎碎念着方醒和莫愁,说道:“你大哥他们晚些就回来了,到时候娘罚他们陪无忧玩一下午好不好?”

    无忧的眼睛一亮,双手在大虫的身上一按,雀跃的起身道:“娘,我要骑马,骑大马!”

    “不好,会摔下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淑慧摇头不许,无忧皱着小眉头,低声道:“娘,你不喜欢我了。”

    张淑慧无言以对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去看看各阶层的生活状况,这个是方醒来信提到的建议,解缙很赞同,于是哪怕是放假期间,他依旧召集了学生们。

    北平城多权贵,解缙却找不到可以去的场所,最后就怂恿了土豆和平安去英国公府看看。

    当张辅得知两个外甥求见时,惊喜之余,就起身出去。

    等他到了前院,就看到一群人正在那里指指点点的。

    这是啥情况?

    张辅正懵着,土豆和平安过来了,两个毛孩子行礼问好后,土豆请罪道:“舅舅,今日书院安排来体察民情,我们没地方去,就来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张辅愕然,随后看到了解缙,两人相对拱拱手,他低声问道:“是不是解先生的主意?”

    土豆犹豫了一下,然后一脸的坚贞不屈,让张辅不禁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罢了,内院外面随便你们看,看完了就留在这吃午饭。”

    土豆没问题,他在张家也吃过好几次饭,平安却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解缙听到后就过来说道:“英国公,冒昧进来就已经给贵府添麻烦了,至于午饭,老夫准备带他们到普通百姓家去吃,尝尝百家味。”

    张辅瞟了一眼那些学生,说道:“他们大多是贫家子弟吧?那去了有何用?既然说体验一番,那就体验一下我家的饭菜吧。”

    解缙脱离官场太久,原先就不怎么敬畏权力,如今更是不羁。闻言就笑道:“那也好,不过不许别制,是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张辅应了,心中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解缙看到他的神色,就有些不自在的道:“这些学生没经历过豪奢的日子,今日正好试一试,看看谁稳不住。”

    张辅低声吩咐人去招待这些学生,带他们到处转转,然后请了解缙去喝茶。

    两人在静室坐下,有丫鬟上茶。

    室内装饰简单,除去蒲团和小几之外,就是墙壁上挂着两幅字画。

    那两幅字画布局简单,浓淡间,山水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“英国公好日子啊!”

    解缙由衷的赞叹道。

    武勋之中,以张辅最为韬光养晦。从交趾归来后,他几乎很少掺和朝政,平日有时间就看看书,交往的也是大儒。

    但解缙知道,这是张辅的无奈之举!

    自从丘福战败之后,攻伐一国的重担,基本上都是朱棣一力承当。

    而张辅却独自领军征伐安南,而且战而胜之,这个就太耀眼了。所以他不得不缩在家中,并疏远那些武勋,以此来证明自己并无野心。

    “我并无什么野心,国公已经到顶了,若是我还争这争那的,先帝虽说不会处置,可终究让人不安。”

    张辅幽幽的说道。然后拿起茶杯喝了一口,任由那清香中带着一丝苦涩的茶水慢慢的滑过咽喉。

    舒坦的从咽喉深处发出一声低叹,张辅看了神态悠闲的解缙一眼,说道:“德华去了金陵许久,北平也没人找书院的麻烦,你倒是得了清闲。”

    解缙喝了口茶,摇头道:“你只看到了明面上的,可却不知道暗地里那些人用的龌龊手段。”

    张辅没问下去,只是默默的喝茶。

    “老夫老了,只想在书院颐养天年,至于其它的……套用德华的话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。”

    张辅闻言不禁笑了,说道:“你还是这般的脾气,说老了都没人信。”

    解缙有些得意的道:“那是,到死的那一天都不会变。”

    “金忠怕是熬不了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张辅突然提起了金忠,解缙讶然道:“他不是挺精神的吗?前段时日还说他咆哮朝堂,当场让金幼孜没脸。”

    张辅黯然道:“本来我是不知道的,可陛下突然令御医去了几次金家,在朝中也是对他多有优容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他还不致仕?”

    解缙越发的不理解金忠的想法了,若是他自己的话,绝对会马上致仕,回到家中慢慢的、在儿孙的陪同下等死。

    张辅不着痕迹的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金忠上次跟我说过,说他要等到德华归来才能回家,否则这朝中就成了……奸臣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解缙的目光有些茫然,苦笑道:“老夫和金忠一般,他如今这般处境,让人不由的感同身受啊!”

    兔死狐悲!

    所以老年人为何会倍感孤独?

    实际上不过是对离去的恐惧而已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虽然张辅不尚奢华,可堂堂的英国公府却也不能弄成农家小院的模样。

    百花,大树,树间小径石板上的青苔……

    庭院深深,甚至还有小桥流水。

    别说是学生,连吕长波都不禁赞叹不已。

    “祯亮,和这里比起来,兴和伯家真成别院了,估摸着还比不上。”

    解祯亮对这些没兴趣,他的性子更适合在乡野教授顽童,每日和妻子争吵几句。

    “各有各的精致吧。”

    解祯亮觉得英国公府就像是豪宅和寺庙的结合体,有些不伦不类的。

    “吃饭了!”

    英国公府许久都没那么热闹了,一群活力十足的学生连内院的都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等到吃饭时,按照每人三个菜的标准,五桌人坐的满满当当的,然后默不作声的吃饭。

    菜很好,至少在张家的仆役眼中非常好。可看到那些学生没有争抢,吃的虽快,却不失礼,不禁暗中取笑着。

    “这是怕露怯吧?”

    “看看,那只鸡居然没人抢,啧啧!肯定是出来前交代过。”

    连仆役都在边上低声取笑着,等薛华敏过来后,看到他们就皱眉道:“别在这里嘀咕,有活干活,没活赶紧回去。”

    知行书院的伙食并不差,至少肉食是不缺的,而且经常更换菜品,至少比普通百姓家吃的好多了。

    薛华敏找到了解祯亮,低声说道:“解先生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解祯亮一怔,然后和吕长波说了一声,赶紧去看自己的老父。

    等到了静室外,就听到解缙的咆哮:“朝中全是奸佞!他们害死了金忠,都是小人!小人!”

    解祯亮一听有些慌了,就看了看薛华敏。

    薛华敏低声道:“金忠怕是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伤感吗?

    解祯亮想起往日解缙和悠悠之间的亲近,一时间不禁红了眼睛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