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674章 死士的伏击(为盟主‘淫帝他金叔’贺,加更!)

第1674章 死士的伏击(为盟主‘淫帝他金叔’贺,加更!)

    船厂的江边,一艘和周围船只有着明显区别的船正在升帆。

    烈日下,郑和指着船尾说道:“船尾就像是被截断了一般,看着让人难受。”

    方醒想起以后的军舰船尾都是这种模样,就自信的道:“肯定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这艘船按照工匠的说法,大约折算下来有两百吨的排水量,但是吃水比较深。

    “吃水深,那么抗浪性就好,只是以后要打造大船的话,怕是要重新选址了。”

    郑和有些唏嘘,他觉得岸边的那些老船就和自己一样,迟早会被淘汰。

    英雄迟暮让人感伤,方醒劝慰道:“郑公,您再下一次海,回来就著书立传,好歹也能给后人留下些经验。”

    船上的船工们在不停的忙碌着,郑和突然笑了笑,说道:“别安慰咱家,你兴和伯说自己想做大明的传奇,可咱家也不差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不差!”

    方醒由衷的赞美道。

    “咱家领军杀过敌,出海扬过威,这般经历几人能有?”

    “起锚……”

    江边一声高喊后,郑和对方醒拱手道:“兴和伯,咱家这就去了,最迟半个月回来。”

    方醒拱手道:“郑公,若是船出了问题,记得别流连,咱们下次重新打造。”

    郑和看着他,突然拍拍他的肩膀,爽朗的说道:“你放心,咱家还想带着船队再去宣威一番。”

    方醒就站在江边,一直等这支试航船队消失在眼中,这才回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莫愁快要生了,要弟笃定的说这一胎是个儿子,若是错了她就一年不吃肉。

    儿子还是女儿呢?

    儿子多了麻烦事情也多,可女儿多了当爹的更是发愁,就怕她嫁的不好。

    一路想着孩子的事,慢慢的就看到石头城。

    石头城的历史悠久,如今看着却有些颓气。方醒看了两眼,觉得小山坡和这等废弃的老城乏善可陈。

    在金陵的时日长了,方醒觉得自己有些懒惰,有些想念那些金戈铁马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就在他发呆的时候,前方的树林里突然飞出弩箭,把那个在前方探路的黑刺军士射落马下。

    “盾牌!”

    辛老七一声厉喝,周围的家丁马上从四周聚拢,盾牌林立间,把方醒挡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是谁?

    方醒盯着前方树林,冷冷的道:“果真是好手段!”

    “黑刺距离多远?”

    方醒从不会让自己身处绝境,就在他们的侧翼,一队黑刺骑兵正在游弋着。

    “五里!”

    前方的树林中多了晃动,五名黑刺军士在武川的带领下正在前出试探。

    “发信号!”

    方醒在猜测着来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有弓弩,那必然是官方身份,不管是官员还是……将领,或是……藩王。

    金陵的官员应该没有这个胆子,这不是方醒自夸,有朱瞻基在金陵坐镇,若是他遇刺身亡,朱瞻基绝对会发疯。

    发疯的皇储会是什么样?

    会杀人!

    他会穷搜南方,把这群刺客揪出来,不惜灭族。

    军方吗?

    方醒想起了那位驸马,可他已经失去了军权。而且据方醒的观察,此人没有这等狠辣和决绝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他们是从哪来的?陆路绝不可能!

    烟花在天空中炸响的同时,方醒的眸色阴暗。

    武川带着几名军士顶着盾牌在前行,在距离二十多步时,武川突然喊停。

    树木的晃动突然剧烈起来,武川看那规模,喊道:“退!保护伯爷!”

    军令如山,几人马上勒马掉头。

    武川几人刚退,树林中就涌出人马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便衣打扮,手中持刀,策马狂追而来。

    “跑!”

    武川听到动静就回身看了一眼,然后毫不犹豫的就下令逃跑。

    一百余人啊!

    这不是胆小,而是不能无谓牺牲。

    方醒更需要保护!

    “老爷,撤吧!”

    辛老七看到那些人的马术,沉声道:“是军中的人!”

    军中控马和马匪不一样,和私人力量更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方醒摇摇头道:“逃不掉!”

    对方以逸待劳,方醒等人的马匹却刚在太阳下暴晒,若是逃跑,那就是送死。

    “手雷!”

    辛老七低喝一声,家丁们拿出手雷,弄燃火捻,然后默默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前方的武川几人在奔逃而来,方醒拎着霰弹枪,咔嚓一声上膛。

    那些刺客突然从左右散开,呈弧形包抄过来。

    “军中人!”

    方醒冷笑道:“这是哪位藩王的私军?果然是胆大妄为!”

    武川带人一路疾驰,在靠近方醒时,喊道:“伯爷,我们挡着,你快走!”

    方醒摇摇头,武川不忧反喜。他舔舔嘴唇,策马回头。

    军中的军士其实不怕死,找上战场前他们就有战死的心理准备,他们怕的是没有人带头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大明军队中,多是敢于带队冲阵的悍将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多番征战的方醒的脑袋上早就戴上了名将的帽子,可这位名将居然不退,这让武川对方醒的好感大增。

    刺客们已经蜂拥而至,没有叫喊,有的只是杀气!

    “到边上去!”

    方醒喝令道,武川不解,但还是听从了安排,去了方醒的左翼。

    “手雷!”

    辛老七喊了一声,家丁们同时点燃手雷。

    手雷扔出去,砸在了冲阵的刺客中间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轰轰!”

    人仰马翻都不足以形容前方的惨烈,一个刺客被掀下马来,他的身手不错,落地居然只是一个踉跄,可随后而来的战马把他撞飞了出去。他顽强的再次起来,就被淹没在马蹄中。

    前方就是方醒,十余人的队伍,以一当十吗?

    刺客们目露喜色,就在此时,他们的左侧传来了马蹄声。

    密集的马蹄声!

    一个刺客看了一眼左侧,然后喊道:“是太子的人,杀了方醒!”

    两百余人的黑刺正疾驰而来,可这些刺客却没有逃跑的意思,一个都没有,反而更加凶狠的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是死士!”

    方醒策马出去,辛老七在左,方五在右,小刀在他的身后,此刻飞刀派不上用场,可小刀的刀法同样强悍!

    二十步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枪响,霰弹喷洒出去,前方的刺客倒了五个,第二排的倒了两个。

    方醒快速上膛,连续射击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嘭!”

    五发霰弹打完,由于刺客们采用了弧形包围,所以阵型不够厚实,方醒的前方居然出现了一个空洞。

    正好刺客从左右包夹而来,方醒策马前冲,带着家丁和军士们冲了出去,让对手围了个空。

    “围杀他!”

    刺客中间有人厉喝道,旋即他们都没有整队,就这样零零散散的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可方醒却带人往右一转,迎着援军就去了。

    刺客援军距离一里,不过是瞬息而已。

    退吗?

    敌骑中一人举刀喊道:“今日死战,方醒不死不罢休!”

    这人的神色竟然有些疯狂,让回头中的方醒看到后,不由的想到了当年倭人的僧兵。

    “杀死方醒!”

    剩下的人不足一百,可他们居然狂热的呼喊着,然后衔尾追击。

    肖顾伟一马当先冲在最前方,他一看敌骑的态势就喊道:“是死士,军中的死士,不要轻敌!”

    “弩!”

    肖顾伟喊道,然后不用他命令,黑刺的人拿出弓弩,同时向两侧散开,中间留下了一个通道。

    方醒就从通道中冲过去,然后策马掉头。

    “放!”

    肖顾伟喊道,顿时两百多支弩箭划过三十余步的空间,就像是蜂群般的,一头扎进了敌骑中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