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673章 烈日下的等待(双倍月票期间,求月票。)

第1673章 烈日下的等待(双倍月票期间,求月票。)

    自从听过那些书生背后说的话之后,权谨就小病了一场,直至近日才好了些。

    夏日炎炎,权谨的面色却有些苍白,他找到了方醒,说出了自己的担心。

    “殿下这个决断冲动了些。”

    方醒安慰道:“陛下有暗示。”

    权谨点头,有些失落的道:“哦!那是本官偷懒了。”

    方醒没有告诉他徐烈的遭遇,看着他弯着腰往外走,方醒的心中不忍,说道:“权大人,此事能在民间为殿下正名。”

    权谨缓缓回身,点头道:“本官知道,只是……终究是那些人在做主啊!”

    大明以其说是官吏治国,实际上却是士绅治国。

    权利不下乡,这就给了那些士绅们只手遮天的空间,于是无数个家族在慢慢诞生,越来越庞大。

    这些家族慢慢的演变成了土皇帝,掌控一方,官员也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方醒微微一笑,“那是因为百姓蒙昧,所以他们能只手遮天,可以后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权谨的眼睛一亮,脱口而出道:“科学?”

    说完他就后悔了,可他却不是那等自欺欺人的伪君子,所以就拱手道:“本官心中矛盾,只希望大明的百姓别利字当头就好。”

    方醒说道:“权大人,是人就有上进心,而这也是利。所以这就需要儒学的熏陶,其后才是严厉的监察和处置,两者合一,才能确保吏治清明。”

    权谨点点头,欲言又止的一下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他肯定是想问徐烈的情况!

    方醒觉得权谨这人实在是……心善,总是把人往好的地方想。

    以后这种人就是国宝,很少见,见到了大抵会被人喝骂一声‘滥好人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朱瞻基亲自去了都查院和吏部给那些下去的官员们打气,更是许下了诺言。

    “……若是出了意外,本宫发誓一定会抓到凶手和幕后人,让他们付出代价。若有殉职的,抚恤加厚,家人也会被厚待,这是本宫的誓言!”

    看着那些官员的精神面貌明显的振奋了不少,朱瞻基再鼓励几句,就离开了吏部。

    朱瞻基出行带的侍卫不算多,今日是沈石头带了五名侍卫跟着,但在暗中却有黑刺的人在跟着,随时准备应变。

    一路平安的回到了大宅子,朱瞻基被热的浑身大汗去沐浴,而肖顾伟却找到了方醒。

    “兴和伯,刚才有人在跟着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正在昏昏欲睡的方醒一下就精神了。

    肖顾伟说道:“据回来的人说,发现那人时,他距离殿下不过三十步,若是有弓箭,殿下就危险了!”

    三十步,有心算无心,若是有弓箭,朱瞻基几无幸免的可能!

    方醒猛的起身,问道:“追到了吗?”

    肖顾伟摇头,有些难堪的道:“那人很警觉,就在我们刚发现的时候,一下就钻进一家卖脂粉的店铺里跑了。”

    方醒皱眉道:“脂粉店男人免进,这就说明此人行事冷静,遇乱不慌。这样,你把此事去告诉殿下,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肖顾伟知道方醒的意思,就说道:“伯爷,多带些人吧。”

    他以为方醒会拒绝,可方醒却点头,从善如流的道:“不要太多,两三个就够,人多了没用,反而会成为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我出去一趟,你多睡睡。”

    莫愁在午睡,孕妇睡觉辛苦,脚抽筋什么的只是平常,挺着个大肚子才叫做艰难。

    “嗯,老爷早些回来。”

    莫愁的脸上多了几点斑纹,方醒伸手摸摸,然后起身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蒸笼!

    太阳照在大地上,就像是无数面镜子在反光。

    反射着热光!

    这种天气最好不要出门,纯属受罪!

    所以街上的人很少,大多数人都在街道两边的店铺屋檐下行走。

    可方醒却没有办法,因为辛老七强烈的反对他走人多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老爷,咱们人多,会把那些人挤出来。”

    方醒站在一家卖鞋袜的店铺里看看外面的阳光,感受着那热浪不住的扑来,有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辛老七的意思是:要吗就严格保护,咱们就像是恶少般的把屋檐下的行人一路挤出去。要么就只能走中间。

    方醒呼吸几下,热气进了肺部,难受的只想躲进冰库里。

    可朱瞻基被人盯梢的事却不能拖延,他更想知道是谁在背后那么大胆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方醒当先走进了阳光下,辛老七等人随即就散在他的周围,暗中观察着四周。

    “谁敢带着刀出门?装的不像啊!”

    方醒觉得身上开始烫了,就戴上斗笠,说道:“肆无忌惮些,反正那人知道我出来的意思。若是他够胆,那便来吧!”

    于是家丁和几名黑刺的军士都不再装作是新人模样,靠近方醒,贴身保护。

    两边屋檐下的行人看到方醒等人都有些诧异,再看到辛老七等人都佩刀,顿时一种荒谬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这是耀武扬威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觉着更像是招摇过市!”

    “小声些,那位是兴和伯!”

    “呃!快走!”

    开始大家还在看稀奇,等有人认出方醒之后,顿时那些人就作鸟兽散。

    方醒看着这一幕,不禁觉得被太阳晒的痛苦都减轻了些,说道:“看来我倒是有净街虎的威力啊!”

    辛老七没工夫说话,后面的武川僵硬而认真的道:“伯爷,他们是说咱们晒太阳的行径是傻子!”

    方醒回头道:“你这样以后是升不了官的。”

    武川呆板的道:“伯爷,小的不升官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无趣啊无趣!”

    方醒刚才拿下斗笠被人认出来了,此时他随手戴上,然后慢慢的‘净街’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方醒觉得自己要中暑了,就找了家店铺进去歇息。

    这是家杂货店,不过以卖茶叶为主。

    “有冰茶吗?冰水也行。”

    方醒坐在椅子上只想吐舌头,学狗一样的散热。

    店老板不认识方醒,只是看到他的随从众多,而且都带刀,就急忙说道:“有有有!贵客稍待,小的马上就弄来。”

    一碗冰镇的茶水在此刻就是无上享受。

    方醒喝了一口,感觉浑身的毛孔都在唱歌。

    “给他们每人一碗。”

    方醒从来都不会吝啬,可辛老七却拒绝道:“老爷,冷茶不小心会拉稀,我们现在不能喝。”

    家丁们不喝,黑刺的人更不会喝!

    于是方醒独自坐在门内,慢慢的喝着冰茶,直至费石进来。

    费石看到方醒的脸上不见汗水,就知道是晒多了。

    “伯爷,无人跟随。”

    方醒自然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,哪怕是以身为饵,可暗中的保护却一点都不逊色于朱瞻基。

    他失望的道:“那么胆小?”

    费石为难的道:“伯爷,除非是死士,否则没人敢当街刺杀您。”

    不管成功与否,出手的人能全身而退的可能性都很小。

    那个掌柜已经到躲进了后面,方醒摩挲着渐渐升温的茶杯,说道:“那么……不一定,也许他们想更有把握的时候再动手,还有,他们的目标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费石摇头道:“伯爷,他们的目标若是殿下,那么先前就该冒险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!”

    方醒冷静的道:“我觉得对方应当是用了官场中人的思路,求稳。就像是赵王,想牟利而惜身,那么……敢跟踪殿下的人,你以为会是谁?”

    费石满头大汗,心中一紧,随即说道:“伯爷,大概脱不了那些人吧。毕竟是亲戚,可殿下太过强硬了些,有的亲戚怕是不满意了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