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672章 动作不够大?
    武川吃了早餐,然后准备回去,起身后才想起自己不该太孤僻。

    “出去逛逛吧。”

    那两个和他一起吃早餐的军士受宠若惊的应了,然后三人和上官说了,一起出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夏季的金陵就是个大蒸笼,也就早晚稍微好些。

    三人在街上闲逛着,其中一人已婚有孩子,就多留意了些玩具。

    “武大哥,上面好像说要给你升官嘞!”

    一个军士艳羡的说道,不过没有嫉妒。

    若不是武川杀敌的手段太过凶残,他现在少说是个百户官。

    武川看到另一个军士买了拨浪鼓,就说道:“杀敌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开始和同袍之间有了交流,可话依然不多。

    “武大哥,现在哪有杀敌的机会!你看兴和伯的小妾就快要生了,他乐的跟什么似的,这就是天下太平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太平了……”

    武川有些茫然的看着前方的人流如织。

    太平了,可我能干什么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莫愁的肚子愈发的大了,方醒看着有些胆战心惊的,于是专门请了个经验丰富的产婆盯着,而他自己也是整天念叨着这事。

    “兴和伯,你这是想让咱家羡慕吗?”

    王贺觉得自己啰嗦的名声应当让给方醒!

    “咱家无儿无女的,整日就听你说什么孩子,孕妇,就如你所说的,扎心了啊!”

    方醒干咳道:“为人夫,为人父可不容易啊!”

    王贺认真的道:“兴和伯,下次你再讥讽咱家,咱家的侄子可就赖上你了!”

    方醒也认真的道:“没讥讽你,还有,你侄子是你侄子,你是你。”

    养子这种模式在方醒看来有些无谓,既然没有,那就没有,归于尘土罢了,何必去折腾那点香火。

    王贺不屑的道:“你还是在讥讽咱家,你都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了,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,太过分了,告诉你,等我侄子来了,知行书院必须要留个位置,若是不留,就到你家住着去。”

    这时贾全在院门外面出现,他指指朱瞻基的地方,方醒点点头。

    到了朱瞻基那里,方醒看到一个皮肤黑的厉害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黑刺的人,一路只是换马,人都没停过。”

    这时沈石头进来禀告道:“殿下,第二个信使来了。”

    重要的消息黑刺会用三波信使通报,而且不会走一条路。

    第二个信使同样是被晒的黑不溜秋的,然后取出一封信。

    朱瞻基看了看,说道:“辛苦了,下去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等信使下去后,朱瞻基的面色有些古怪,像是高兴,但又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“是黄钟来的信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把信递给方醒,说道:“父皇的身体不大好,对我在这边的举措觉得有些软。”

    方醒一目三行看了信,闭上眼睛回味了一遍,再睁开眼时,眼中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“陛下这是要未雨绸缪,其实和先帝一样,都是磨砺皇储。”

    方醒说着冲着北方拱手道:“这几年我对陛下误会不少,如今想来真是羞愧难当。幸而陛下没计较,不然我也没脸见人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苦笑道:“我也错了,我错估了父皇的心胸,自以为被挤压,至为可笑。”

    明朝的皇帝和太子之间很少听说有什么互相猜忌,朱元璋对朱标堪称是好老爹。而朱棣对朱高炽只是看不上眼,猜忌还谈不上,朱高炽也不值得朱棣猜忌。

    到了朱瞻基时,这个关系一下就复杂了,但方醒此时再重新捋捋,得出了一个结论。

    “咱们认为陛下是那些文臣的代言人,所以天然就会带着警惕不安,可现在想来真是可笑。”

    方醒苦笑道:“陛下是帝王,包括汉武帝在内,所谓的独尊儒学,不过是双方的合作罢了,可当儒家强势时,除去前宋的帝王,谁会甘心?”

    朱瞻基眉间全是振奋,起身道:“父皇既然觉得动作不够大,那就再折腾一下。”

    方醒玩味的道:“你说说,陛下是不是通过孙祥,想把这话传到你这里?”

    朱瞻基只顾着感慨和振奋了,闻言和方醒相对一视,笑道:“看来我的手段还是不入流啊!”

    “我也好不到哪去!”

    方醒觉得朱高炽这人的城府太深了,一个小动作就能把他和朱瞻基弄的迷迷糊糊的。

    那么孙祥呢?

    方醒想起了那个总是慈眉善目的东厂大太监,只觉得自己以往看人的眼光有大问题,太片面了。

    “两件事!”

    朱瞻基朗声道:“清理投献和宝船不能轻动,那样会给父皇极大的压力,而且容易引发动乱,在军队没有牢牢掌控在手中之前,不管是父皇还是我,都不敢轻动。那么咱们好好的想想,拿什么来开刀!”

    朱瞻基皱眉想了想,说道:“其实南方唯一可虑的就是仕宦的势力强大,他们从乡间到城中,宛如跗骨之蛆,动之则痛彻心扉,且不易拔除。而不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利益结合体罢了!”

    方醒说了个新名词,然后不屑的道:“他们代表着落后的生产力,只不过他们还不知道科学会给大明带来什么。他们接受不接受,科学都已经散播到了大明各处,等那些种子生根发芽之后,那就是历史的车轮滚滚,不接受的就准备接受碾压吧!”

    朱瞻基眼睛发亮,踌躇满志的道:“那就从下面开始,让都查院和吏部派人下去,各处都要查,主要清查各地的小吏,害群之马都清理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阵雨式的的动作,方醒对此并不感兴趣,不过也不反对。

    金陵六部大多清闲,找点事情给他们做做也好。

    而且朱瞻基的这个举动就是对朱高炽的回应。

    你不是说的动作太小吗?你不是说我太软吗?

    那我清理小吏,给自己造势,在民间竖立威望,这个动作够不够大?

    于是朱瞻基召唤了六部尚书和都查院来开会。

    “……下去之后要让地方配合,要走访民间,听取民间疾苦,然后收集那些小吏的劣迹……”

    朱瞻基负手站在上面,眉间冷肃,“百姓没有机会见到那些高官,他们面对的是小吏。要下狠手整治一批小吏……”

    “暮投石壕村,有吏夜捉人,老翁逾墙走,老妇出门看……吏呼一何怒,妇啼一何苦。听妇前致词,三男邺城戍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朱瞻基吟诵这首诗,众人凛然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妪力虽衰,请从吏夜归。急应河阳役,犹得备晨炊。夜久语声绝,如闻泣幽咽。天明登前途,独与老翁别……”

    朱瞻基沉声道:“小吏如狼似虎,从太祖高皇帝就恨之入骨,剥皮实草都在所不惜,然人心不足,总有侥幸,所以本宫要告诉你等,大明的根基在小吏,小吏清,则大明安,明白吗?”

    这是朱瞻基的政治主张,众人凛然应声。

    督查院的鲍华拱手问道:“殿下,若是地方官包庇或是消极怎么办?”

    朱瞻基扫了他一眼,说道:“那就是渎职!或是同流合污,有情弊!”

    这杀气腾腾的话一出来,鲍华心中有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他本是想为都查院的工作找个缓冲,免得被朱瞻基呵斥为办事不力,可没想到朱瞻基的煞气那么重,这是要连带啊!

    吏部尚书魏智看到鲍华失分,急忙说道:“殿下,南边的官吏多有亲故,不过吏部随时能清查出来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面色稍霁,说道:“这才是做事的态度,怕苦怕难,那还做什么官?回家坐吃等死岂不是更安稳?”

    这话让方醒想到了朱棣!

    而大家都是如此,所以心中震动的同时,马上表态要全力以赴,只差点说要解民倒悬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