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652章 清理宁波府(感谢‘木头板板’成为本书的第87位盟主!)

第1652章 清理宁波府(感谢‘木头板板’成为本书的第87位盟主!)

    慕简愕然,随后看到这些人不是军士,就问道:“你等何人?”

    方醒看到了慕言,他微微一怔,然后微笑道:“慕简?”

    慕简的心一沉,拱手道:“正是老夫。”

    方醒看向在戒备的李二,问道:“你就是李二?”

    李二不知道方醒是谁,可方醒从容的态度却让他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,他点头道:“正是小的。”

    方醒的目光在老妇人的身上停留了一瞬,说道:“听闻你是个孝子,可却私自下海,本伯仅仅是慢了半日,就让你从小琉球逃脱了。”

    李二的身体一震,跪地道:“伯爷,小的罪该万死,只求让老母得一安身之地,小的来世相报。”

    本伯?什么伯?

    慕简瞬间想起了慕言在诗会上见到的方醒,他马上正色道:“大人,老夫家中的李二母子今夜勾结外人入寇,恳请大人做主。”

    慕言呆呆的看着方醒,从方醒露面时他就认出来了。诗会时方醒对他颇为欣赏,让他欢喜到现在。

    “伯爷,我儿是被慕简用老奴威胁才出海的,老奴也被慕简令人毒瞎了眼睛,肯请伯爷为我母子做主!”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!”

    慕简轻蔑的看了李二母子一眼,拱手道:“大人,这对母子当年走投无路,老夫见到可怜就收了,可那李二整日游手好闲,他老母哀求老夫别赶他出去。为了他,他老母整日以泪洗面,是哭瞎的!”

    “伯爷,慕简在瞎说!”

    李二的母亲伸手抓住了李二的衣摆,艰难的起身道:“七年前我儿为慕简出海,人才走了三日,那慕简就令两个家丁在老奴的眼中点了药,老奴等他们走后,忍痛收了那些被眼泪冲出来的药,如今就在老奴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呃!

    慕简愕然,他没想到李二这个看着呆傻的老娘居然城府如此之深。

    而慕言却彻底的懵了,从小到大,父亲在他的心目中就是一个有些刻板,但却极为疼爱他们兄弟的君子。

    可按照李二母子的说法,自己的父亲居然是一个背地里走私海外的家伙,而且还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!”

    慕简皱眉道:“大人,这老妪母子看来是早有预谋,事有不谐就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方醒饶有兴趣的看着不见慌乱的慕简,而李二却已经开始笑了。

    这笑声有些刺耳,不好听,却让慕简的面色发白。

    “伯爷。”

    李二说道:“小的被慕简逼着出海走私贩货,每次的交易都有记录,而且小的还知道慕简最后存货和销货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方醒微微一笑,问慕简道:“慕先生,可以解释一下吗?”

    慕简木然的道:“这是构陷,老夫必然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天爷,睁开眼吧!看看这个畜生吧!”

    老妇的喊声尖利而悲伤,她双手举起,仰头嘶喊着:“这个畜生害了我们母子,现在报应来了!报应来了!”

    这喊声到后面就像是夜枭,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方醒盯住了李二,说道:“还有什么?都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二没有迟疑,说道:“每次出海的货物都是宁波府的三家商人筹集,小的回来后,那些金银和货物都由慕简的人接手。小的曾经派人去跟踪过,全都散往了南方各地。还有,慕家的书房后面有个茅房,茅房墙壁有夹层,里面都是慕家交易的记录。”

    慕简已经呆了,李二冲着他狞笑道:“慕简,你当真以为我认命了吗?可你不知道的是,多少次我看着你们夫妻酣睡时挥起的刀,只是最后没有砍下去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拿下!”

    方醒轻喝一声,身后的黑刺军士蜂蛹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跪地不杀!”

    灯笼落地,然后猛地燃烧起来,熊熊火光中,那些黑刺的军士手持长刀,面容狰狞。

    长刀在火光下闪烁着辉光,预料中的抵抗并未到来。

    一片木棍落地的声音中,那些家丁都跪在地上,高喊着自己只是听命于慕简。

    慕简被两个黑刺军士一脚踢翻在地,他伏在地上,任由绳子捆住了自己的双手。

    而慕言的待遇略微好些,只是被踢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黑刺的军士行动只求效率,绑手时用劲颇大。

    慕言恍如未曾察觉手腕上的疼痛,只是呆呆的看着伏在地上的慕简,然后侧身哀求道:“伯爷,家父一定是被冤枉的,一定!”

    方醒微微摇头,“真假一查就知,来人,让李二带路去茅房。”

    李二已经被捆住了,两名军士拎着他往内院去,而他的母亲却跪在那里茫然无依。

    方醒心中微叹,吩咐道:“给她椅子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伯爷,老奴只求我儿平安。”

    从眼瞎了这七八年的时间来看,这是一个极为隐忍的老妪。

    不过方醒能理解那种心情:作为父母,为了子女甘愿坠入地狱都行,何况只是被毒瞎了眼睛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摞账本就带回来了,只是有些臭。

    小刀翻看了几本,说道:“老爷,都是货物往来的清单。”

    方醒走到慕简的身前,问道:“慕先生,你家的生意在哪做的?你可能解释吗?”

    慕简伏地不语,方醒看看边上的慕言,摇头道:“你倒是父慈子孝,可却对李二母子下手这般狠,这人啊,对别人不能太狠,太狠迟早有报应!”

    慕言哀求道:“伯爷,那李二一看就不是善类,而且今晚他还带着同伙来劫掠,家父一定是冤枉的,求伯爷开恩,放了家父吧!学生愿意为奴相报。”

    方醒摇摇头道:“你别白费功夫了,慕简此事板上钉钉,他大抵是活不成了,而你们……准备流放吧!”

    “父亲!”

    慕言不禁大哭,而刚被带来的王氏和慕兴一家都开始嚎哭起来。哭声震天,让人恻然。

    方醒觉得自己越发的铁石心肠了,因为他并未被这个哭声所打动,用慕简走私海外来敲打阻拦宝船出海的那道大闸的计划依旧没变。

    夜间骚动,宁波府上下都得到了消息。知府亲自出马,可在看到灯火通明的慕家门前站着的军士后,他也没法,硬着头皮求见,却被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慕家历来修桥铺路都不甘人后,那慕简更是有名的道德君子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抓一个慕简居然要方醒亲自出动,知府知道这里面的事肯定不小。可他却没有渠道去打听消息,就派了几个激灵的下官去试探。

    “走私海外!”

    小刀坏笑着把消息告诉了他们,然后说道:“若是消息外泄,导致那些人犯逃走,宁波府上下大概要被清洗了。”

    等知府得知情况后,气得直跺脚,然后把人手都撒出去,盯紧各处,严防有人买通军士打开城门。

    可方醒行事岂是拖拖拉拉之辈,在拿下慕家,得到了那些涉案人的信息后,黑刺和东厂的人倾巢出动。

    沉睡中的宁波府被急促的马蹄声惊醒了,那些百姓从自家的门缝、窗户里偷窥着那些纵马奔驰的骑士。

    然后城中的三处大宅子被人撞开,如狼似虎的军士和番子们冲了进去,甚至还发生了抵抗,于是就多了些伤亡。

    “负隅顽抗!”

    方醒给那些反抗下了定义。于是黑刺的人不再留守,遇到抵抗以保存自身为首要,那些大宅子中就多了惨叫和求饶声。

    人员捉拿清点,财物搜寻清点,这些需要时间和庞大的人力,于是黑刺的人都来了。

    天亮了,宁波府的府城里到处都是军士衙役,不断有人犯被带去码头,然后被送上船。

    而大车的财物和货物也紧随其后,数量之多,让宁波府上下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就在宁波府以为那位煞神要走了的时候,东厂的人再次出手,悍然抓捕了十余名官吏。

    船队走了,上下不安的宁波府终于松了一口气,却不知道城中多了一户人家。

    这户人家只有一对母子,儿子擅长打渔,而且手头上有些香料,倒是换了些钱,后来娶了个农家出身的媳妇,日子倒也和美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