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642章 内讧,丧家之犬(为盟主:‘代表人民的名义’贺,加更!)

第1642章 内讧,丧家之犬(为盟主:‘代表人民的名义’贺,加更!)

    曹七从未觉得这么孤立无助过!

    在李二单枪匹马从他的手中从容离开后,甚至走前还无畏的喝了酒,曹七就觉得自己的身边布满了阴谋。

    “孙弟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曹七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焦躁不安。

    “七哥,孙弟和那帮子倭人走的比较近。”

    曹七止住脚步,抬头看着夜空中的繁星,喃喃的道:“刘邦当年也曾经被项羽追的走投无路,我这个不算是什么!”

    “继续盯着,让七郎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空中的星辰闪烁着,曹七突然生出了苍凉的感觉,他微微叹息着,直至一个倭人走到了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这是个矮子,却健壮。

    曹七冷冷的看着他,问道:“七郎,你们想左右逢源吗?”

    这个倭人双手抱肩,从容的道:“你是七哥,我听从你的命令。至于孙弟,那是你自己愚蠢,以为他会是你的军师,可最后他却变成了你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曹七寒声道:“我要孙弟,交出来!”

    七郎摇头道:“孙弟已经说动了一些人,那些人准备离开小琉球,他们会到吕宋去,那边据说很乱,很容易拉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危机之下,曹七恢复了悍匪的本色。他退后一步,厉喝道:“今日交也得交,不交就火并吧!”

    七郎握住倭刀的刀柄,目光锐利的盯着曹七,低沉的说道:“这是你们明人自己的事,别拉上我,不然……我会让你看看什么是武士!”

    曹七冷笑着打个呼哨,周围一阵沙沙的脚步声传来,接着一群沉默的海盗从黑暗中走出来,缓缓地逼近。

    七郎哈哈一笑,然后喊道:“出来吧!”

    同样是沙沙的脚步声,传到曹七的耳中却是带着诡异。

    “留神偷袭!”

    曹七低喝一声,然后毫不犹豫的拔刀,前冲!

    七郎的眼中利芒闪过,他同样拔刀,然后双手握刀,脚下贴地疾行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曹七的一刀被挡住,七郎紧接着阴毒的一刀下撩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曹七不管不顾的一刀再次劈下。

    惨烈的煞气顿时就笼罩住了七郎,他没有丝毫犹豫,瞬间一个侧倒,然后翻滚弹起,说道:“停!”

    黑暗中的沙沙声停住了,曹七环顾一周,冷冷的道:“今日有孙弟在,那就没有活人!不是你死就是我亡!”

    七郎收刀道:“孙弟要走,我的人也有一部分想走,不想内乱削弱自己,那就让他们走!”

    曹七的眸色渐渐的变了,“你也压不住吗?”

    七郎摇头道:“倭国已经没了,现在只剩下了大明的瀛洲。以前有人回去过,据说想抢一把,结果全部被送进了矿山,也不知道是生是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,没有了倭国,我们就是一群失去了根的小树,风吹雨打,不小心就会死去。”

    “绝望了吗?”

    曹七问道,心中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,像是……自豪!

    至少大明还在,而且如日中天!

    七郎点头道:“是,没有根基,我们就是游子,上次登岸不过是杀了两个明人,被水师追杀,最后损失大半,不然怎么会来小琉球!”

    曹七冷笑道:“难道你们还想反攻瀛洲不成?还有,你杀了大明人,七郎,若不是在小琉球,老子现在就结果了你!”

    七郎失笑道:“你现在是海盗,你不敢冒着内讧的危险和我动手。至于倭国,我们原先是想在海外慢慢的发展,等待时机。不过那个魔神依旧还在,据说还在北方跟着明皇灭掉了一个大国,如此的大明……国势煌煌,只能暂避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挥挥手,沙沙声再起,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曹七的面色稍缓,说道:“老皇帝驾崩了,郑和的船队已经停了,以后这大海上……不,小琉球依然危险,至少要到吕宋才安全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一直隐藏着的计划!

    宝船虽然停了,可水师却还在,而且巡视周边海域也是他们的职责,小琉球就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老皇帝驾崩,所以水师才停了一段时日,再不走,可能就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曹七最后强调着这个决策的必要性,可却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“孙弟就是这个意思,可惜你们却没有自己沟通,否则这事就闹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七郎最后说道:“你们明人很奇怪,总是喜欢内斗,没玩没了。”

    曹七目视着他消失在黑夜中,就挥挥手,身后的海盗们悄然散去。

    可他却没走,就这么站在这里。

    夜色渐渐的深了,暗中窥视着曹七的两帮人看到他僵硬的回身,然后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曹七回到自己的木屋后就找了酒出来,然后慢慢的喝着,然后慢慢的磨刀。

    等刀磨的锃亮之后,他换了一身有些旧的黑衣,然后把摆放在木屋角落里的水缸奋力搬开,而下面就是一块木板。

    拿开木板,曹七毫不犹豫的就下了那个地洞。

    下了地洞后,他引燃了火捻,然后在墙壁上找到了一个油纸包,取出蜡烛点燃。

    地洞潮湿,上方都用木板加木柱顶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次出现时,曹七已经是在倭人的聚集地。

    他耐心的等待着,因为他知道孙弟的夜尿多,而倭人们不会允许没有带陶罐夜壶的他在屋子里撒尿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间木屋打开了,一个人影打着哈欠走出来,然后冲着外面撒尿。

    曹七深呼吸一下,然后悄然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孙弟撒完尿,身体抖动一下,舒坦的叹息一声,回身准备继续睡觉,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冷冷的眼睛!

    嗤!

    鲜血狂飙中,曹七飞快的回到了地洞那里,跳下去之前,他回身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孙弟捂着脖子,眼神渐渐黯淡,旋即重重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周围的木屋中传来声音,随即那些倭人衣衫不整的出来。火把点燃,照亮了倒在血泊中挣扎着的孙弟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曹七!”

    七郎也出来了,看到孙弟的尸骸,他说道:“不管是这里还是吕宋,明人最多,所以你们仔细想想,若是你们自己去了吕宋,谁会搭理你们?”

    那些倭人沉默中,半晌其中一人说道:“倭国已经不在了,那些人在明军的残暴统治下,正慢慢变成羔羊,我们不能再相信明人,不能被他们继续统治!”

    那些倭人都有些意动,那人趁机说道:“明人有句话,叫做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曹七现在要仰仗咱们,所以才会处处平等,等他壮大了之后,或是明军逼迫,那咱们就是砧板上的肉!”

    看到那些倭人渐渐的向那人靠拢,七郎双手抱肩,摇摇头道:“吕宋那边再过去就是旧港,施进卿可不是慈善人,若是发现了你们,他肯定会动手。不过你们自己决定吧,我将会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看到七郎回去,那些倭人沉默着,渐渐的有些人也走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马上走!”

    那人喊道:“再不走,明日会被他们围攻!走,带着干粮,咱们抢一艘船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刚回到自己屋里的七郎听到这个声音后,不禁嗤笑道:“这里有根基,那些明人只要笼络一番,到时候干掉曹七,马上就是一方豪强!”

    而刚回到自己地方的曹七也接到了消息,他拒绝了集结去追杀那些倭人的建议。

    “倭人善变,等他们分开了也好,到时候一个个的打!”

    “叫弟兄们都注意些,多派些人盯着倭人那边,有动静就喊叫。”

    曹七从来都不信倭人,只是势单力薄,所以才暂时收留了这群丧家之犬。

    “没家的野狗也敢背叛,果然养不熟!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