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625章 没有威权的君王就是傀儡
    袁弥在等待着,他在等待着方醒的招呼或是拜访。

    许梿和郭瑾也在等待着,他们在等待着方醒的兴师问罪,然后用陈潇的‘过错’来搪塞。

    可方醒却没动静了,好像是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宫中的朱高炽大手一挥,那些被抓捕的官员全家都上路了,他们将奔赴大明的新领土,为大明的扩张事业添砖加瓦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承袭了对外咄咄逼人这个姿态的洪熙朝,从登基到现在,无数角力在暗中发生着,各种不同的理念在碰撞着。

    从皇帝的妥协让群臣欢呼,再到李时勉气病了朱高炽为发端,以方醒回归为起点,洪熙朝的气氛变了。

    皇帝不再仁慈一口气就抓了那么多官员,差不多要成暴君了。

    臣子却在沉默着,看不到李时勉这等‘铮臣’的出现。

    那些文人们本想闹腾一番,可东厂的孙祥却发狠了,把番子们都撒了出去,到处打探消息,一旦发现有人串联,马上就拿下。

    而沉寂多时的锦衣卫也出动了,曾经可止小儿夜啼的凶名重新响彻京城。

    文人们害怕了,于是私下的议论中,原本的‘铮臣’李时勉也被人背后埋怨为‘不知天高地厚’。

    而朱高炽仿佛是大彻大悟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威权的君王就是傀儡!”

    朱高炽毫不掩饰的在朝会上说了这话,伴随着这话,群臣俯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只是暂时的。”

    解缙告诫道:“你千万别以为陛下从此就能压住群臣,若是这般,你倒霉也就罢了,土豆他们以后估摸着就得去缅甸或是交趾了。”

    权利的斗争从来都不是请客吃饭,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。

    这里是书房,门没关,虽然有些冷,可春天的气息却没有遮挡的传播进来,让人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方醒的面色有些发白,脸上被冻出的小口子早就脱疤了,留下了些疤痕。

    他喝了一口热茶,缓缓的道:“我知道,这就是一口气的事,陛下不是先帝,他坚持不了多久,而群臣就是用蛰伏和暂时的服从来向他保证,他们以后会做出改变,所以陛下应当会见好就收。不然君臣之间的暗战就要重新开始了……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方醒自信的道:“解先生请放心,我说过就算是最差的局面,我也能护着大家远遁,还有殿下在,一切皆有可为。不过这只是最坏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什么是最坏的打算?

    解缙默默的举杯,就像是喝酒般的一饮而尽,然后说道:“大明得国之正千古罕见,老夫相信没人敢谋逆!”

    方醒古怪的笑了笑,说道:“我也相信没人敢谋逆。”

    在大明谋逆的话,照目前来看,无人有这个威信。

    而再来一次靖难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对藩王在警惕,估摸着以后会着手解决藩王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那晚的谈话后,虽然朱高炽没有表态,可方醒相信他已经下定了决心,不会给朱瞻基留下难题。

    从朱元璋开始,大明的每一代帝王不管怎么说,都喜欢给子孙留下些遗泽。

    朱元璋杀了不少会对朱允炆造成威胁的文武官员,而朱棣清扫了外敌,至于朱高炽,他原先的想法应当是要给朱瞻基留下一个国库充盈的大明。

    “你少想这些。”

    解缙起身道:“只要殿下无恙,一切皆能挽回。”

    方醒点头道:“是,殿下在,法统就在,没人敢漠视这个法统。”

    这便是千年传承的好处:名正言顺!

    “老爷,杨荣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杨荣微笑着,看到方醒在书房外面相迎,就招招手,很是亲切。

    “杨大人可是稀客,请进。”

    两人进了书房,杨荣含笑看着书房的布置,说道:“上次出塞巡查多亏了聚宝山卫,否则老夫那一次就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醒没有领功:“此事是陛下对杨大人的看重。”

    杨荣笑容不变的道:“德华,老夫的愿望只是大明永昌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方醒还以同样的答案。

    两人相对一视,杨荣说道:“老夫一心想辅佐陛下开创盛世,此心不变,不悔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亦然!”

    杨荣自称老夫,那么就不是以官职来和方醒谈话,所以方醒就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老夫知道陛下有些失望了,老夫也失望……”

    杨荣面色微黯的道:“陛下有些想法变了,这是和大家的矛盾所在,可老夫也错了,不该坐视群臣暗中……阳奉阴违,此事是老夫的错,稍后就会进宫请罪。”

    方醒指指茶杯,然后静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杨荣不会在他的面前故弄玄虚,否则他的反击将会让杨荣知道什么是后悔不迭。

    “国事有争议不怕。”

    杨荣在国事二字上加重了语气,方醒微笑道:“科学是科学,国事是国事,这一点方某不会混淆。”

    他本就不想把科学和上官意志绑在一起,那样虽然推广顺利了,可难免又会造成另一个紧紧依附着权利的科学。

    杨荣的身体一松,说道:“国事有争议可以商量,李时勉之事老夫去查过了,并无幕后指使。”

    “谁也不敢指使。”

    方醒的眉间多了些凛然,说道:“谁敢指使,那他最好就祈祷自己能谋逆成功,否则太子会让他后悔活在世间!”

    杨荣点头,赞同这个说法,然后说道:“外间的传闻老夫已经说了,谁的人谁收拾,若是收拾不了,那就让你兴和伯来。”

    方醒寒声道:“拿陛下造谣,而且还说了先帝的孝期,杨大人,你没发现方某的家丁已经少了不少吗?”

    杨荣苦笑道:“此事随意,老夫也恨不能拿住那人,千刀万剐!”

    拿朱棣和朱高炽说事,这个杨荣也是忍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老夫会暂时压一压,不过你知道的,人心不同,难免会出现老夫掌控不住的时候,不过陛下那里……罢了,东厂和锦衣卫就像是毒蛇,探头咬了一口就缩了回去,老夫知道陛下的意思了,自然会劝慰他们。”

    方醒点头道:“和衷共济,求同存异,这才是谋国之举。先帝才去,你们就迫不及待的要打压武人,被反击之后死心不改,继续对陛下施压,杨大人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杨荣苦笑,“你知道的,这是一股势力,不约而同的势力,老夫在那个位置上也是身不由己,若是不想被孤立,能做的就不多。”

    方醒点头承认这个说法:“说来说去其实就是权利之争,你们不相信君王,所以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君王当菩萨,整日高坐着,除去一些礼仪之外,就和一个泥塑的菩萨一样,这样的君王才是你们最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杨荣面色铁青,旋即变成尴尬。

    什么叫做辅佐君王?

    李世民都得被世家绑住手脚,更遑论李治。

    可李治也会爆发,还干掉了自己的亲舅舅。

    所以辅佐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,只是不甘状态下的隐忍而已。

    方醒说道:“可无数过往证明了你们不行,因为你们自己都会内斗,然后斗的兴高采烈,把偌大的国家当做是你们的棋子。”

    在明朝中后期,君王的威权下滑,然后权利真空出现。从开始时为了那些位置而斗,到后期大大小小的势力为此结伴而斗,浙、齐、楚……最后东林党一统朝堂,可惜换来的不是重振大明,而是把大明带入了沉沦之中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