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615章 和赛哈智的交易
    方醒又回到了庆寿寺,尔塔和那两名刺客,包括庆寿寺中被他们收买的几名僧人已经被锦衣卫的人带走了,但锦衣卫指挥使赛哈智却没走,他在等着方醒。

    两人去了明心的静室里喝茶。

    静默良久后,赛哈智突然自嘲道:“本官不得先帝和陛下信任,若不是先祖的名头,我也不会去云南做了宣抚使,至于锦衣卫指挥使之职,不过是过度罢了,兴和伯突然示好,本官心中不安呐!”

    赛哈智的先祖赛典赤在元初对云南一地的安定起到了巨大的作用,其后他的子孙也多次在云南安抚人心。

    而等到了赛哈智后,他同样是被朱元璋派去云南。等纪纲垮台后,朱棣却出人预料的让他来接任了锦衣卫指挥使一职。

    几代人在云/南经营出来的名声,让赛哈智家族成为了君王既看重,但却又防备的对象。

    而当年蓝玉征伐云/南时,就尝试过减少这种影响力,可后来依旧无法彻底断绝。

    方醒目光复杂的看着他,说道:“陛下想让锦衣卫暂时消停一会儿,而你也是有了养老之心,赛大人,锦衣卫百户官沈阳即将回京,那是……方某的人,还请赛大人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他最后还是把沈阳划归为自己的人,让朱瞻基得个好名声。

    “锦衣卫的名声不好,本官只是看着他们别捣乱罢了,先帝和陛下都没有重新大用锦衣卫的意思,本官会一直看守着,等待合适的机会乞骸骨。”

    赛哈智从接任锦衣卫指挥使一职开始,就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该干什么。

    方醒微笑道:“赛大人有功于国,当福及子孙。”

    赛哈智点头道:“殿下英果,下官只恨自己老迈……”

    方醒起身微笑道:“多谢赛大人。”

    两人不动声色间就完成了一次利益交换:赛哈智答应照看沈阳,而方醒则代表朱瞻基答应善待赛哈智的子孙。

    政治从来都是妥协的产物,如朱棣那般强势的帝王也难免有忍耐的时候。

    送走了赛哈智,明心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,低眉顺眼的说道:“住持有些惶恐,托了贫僧说情。不过此事确实是与他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已经不在我的管控范围之内了。”

    初春的庆寿寺看着多了些生机,枝头虽然不见嫩绿,可空气中却能闻到与冬天不同的气息。

    大树下密布苔藓,一丛小蘑菇开始冒头,看着细嫩。

    方醒所住的静室坐落在两片小树林的中间,极为幽静。一条小径前后通幽,看不到头。

    明心站在大树下,笑道:“贫僧本想请归金陵,可在庆寿寺住久了,却不想再去金陵忍受那夏季的炎热,和冬季的湿寒。”

    “是个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远处梵音阵阵传来,明心不禁低头跟着念了起来,宝相庄严。

    方醒就沿着小径缓缓而行,微风吹来微冷,但却让人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两边的大树排列的参差不齐,可却让人觉得更有野趣。

    方醒一路好奇的在那些大树下寻找新奇的东西,可惜再也没有发现蘑菇。

    不过初春的生物繁多,那些虫子也钻了出来,到处乱爬。

    “可惜无忧没在,不然还能……”

    方醒直起腰,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。

    “见过叔父,小侄到京城后也未曾去拜望叔父,惭愧!”

    方醒躬身行礼,陈嘉辉抚须道:“你一到京城就弄了那么大的阵仗,老夫也怕见你啊!”

    方醒笑了笑,问道:“可是有人让叔父为难了吗?”

    陈嘉辉转身,两人一起前行。

    “倒是无人为难,只是你在宫中打人,外面有些言官可是看不下去了,说是要弹劾你跋扈。”

    两家的关系如此,陈嘉辉自然是被划归了方醒这一党,所以近几年看不到升迁的希望。

    陈嘉辉扯掉大树垂下来的一根枯枝,慢悠悠的说道:“先帝在时朝政一手掌控,等到了陛下登基,多半会有些束手束脚的憋闷,可这急不来啊!所以陛下就一点点的磨,还把你弄了回来,就是一边不动声色的掌控朝政,一边让你去搅乱那些……默契。”

    方醒点点头,一脚把他扯下来的枯枝踢到路边去,“不管是陛下还是以后的君王,这样的争斗会一直延续下去,除非是能限定彼此的权利范围,相互牵制,否则迟早会出大乱子。”

    陈嘉辉讶然道:“你是说内耗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前方来了几个僧人,其中就有住持,看到方醒在待客,就悄然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许多看似意气之争的内耗,其实根源就在于君王和臣子之间的权利争夺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大礼仪之争,还是东林党和魏忠贤的明争暗斗,骨子里都是帝王和臣子之间的争斗。

    所以所谓的阉党,实际上就是帝党,只不过是帝王推出去和臣子争斗的工具而已。

    崇祯帝被人一忽悠,结果把魏忠贤一党给干掉了,多半在煤山殉国时也是悔不当初吧。

    两人走过了小径,前方就豁然开朗,禅房静室点缀其间,看着多了些生气。

    住持等人在远处谈话,方醒没有搭理,只是和陈嘉辉说道:“叔父,这是个漫长而危险的进程,一方越矩就会引发反弹,您看看陛下和臣子之间的拉锯就知道了,双方都在忌惮着,所以小心翼翼。”

    陈嘉辉在顺天府,虽然不算是中枢,可对政事却了如指掌。他皱眉道:“这个平衡很难达成,陛下虽然看似宽容,可骨子里却有先帝的执拗,而且陛下的城府很深啊!”

    城府深有几种解释,可方醒却想到了另外一种。

    忍!

    可忍耐对一个其实很记仇,有些小气的帝王来说就是折磨。

    “陛下有些小气,很记仇!加上身体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方醒低声道:“所以才会被李时勉给气坏了,其中也有陛下无法掌控朝局导致的焦虑,叔父,千万别去掺和,殿下可不是以前跟着那些大儒学习的殿下,他……同样记仇!”

    陈嘉辉点头道:“帝王就没有不记仇的,只不过是看能不能报仇罢了。殿下英果,所以有些人在担心着,你要提醒殿下,最好及早回到京城。”

    那边的住持已经忍不住过来了,方醒说道:“小侄知道了,不过此事还得要看陛下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陈嘉辉点点头,然后方醒把他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再回来时,住持已经在等着了。

    “兴和伯,那些人都是内外勾结,然后藏匿在鄙寺里,贫僧有罪。”

    住持的姿态很低,方醒不为已甚的道:“此事锦衣卫已经接管了,庆寿寺疏于管理是肯定的,大师还是内部先自纠一番会更好些。”

    住持大喜,双手合十,口宣佛号,然后急匆匆的带人去了。

    方醒看着他的背影匆忙,不禁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所谓出世入世,不过是心态的变化而已。

    心态出世,闹市中依旧能感悟清静。

    心态浮躁,六根未净,就算是在深山中也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而方醒的心就不静,差点被怒火冲昏了头脑。若不是还剩一丝理智,他此刻必定已经把尔塔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辛老七急匆匆的而来,带来了方醒急需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老爷,找到了那个指使者!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方醒的眼中杀气腾腾的问道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