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612章 害怕
    庆寿寺的山门看着有些斑驳。

    自从姚广孝在这里坐化之后,庆寿寺就失去了黑衣宰相的光环映照,渐渐的泯然众寺。

    迎客僧有些懒洋洋的在山门边的小屋里烤火,嘟囔着今年的春天太冷。

    这个活不好干,遇到普通人得招呼,遇到达官贵人得殷勤,可落到手里的好处却很少。

    正在自怨自艾时,外面来了一群人。当先一个妇人抱着个小女孩,身后有两个嬷嬷跟着。

    迎客僧上前宣了个佛号,“女施主可是来上香吗?还是给孩子祈福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大概是第一次见到僧人,就好奇的看着迎客僧,然后问道:“娘,爹呢?”

    妇人笑道:“拙夫在贵寺斋戒,我却是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迎客僧想起了被明心引进去的方醒,就双手合十道:“兴和伯在明心大师处,女施主请随贫僧来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爹!”

    无忧难得出游,欢喜的在搂着张淑慧的脖颈嚷着。

    张淑慧跟着进去,说道:“见了你爹别哭闹,咱们跟着吃一顿斋饭,然后娘去给你求些福气来。”

    无忧看着四周的景色,嚷道:“吃,要吃。”

    一路进了前殿后,就能看到地上多了些绿色,秦嬷嬷赞道:“外面都还没长草,这里就有了,果然是福地。”

    迎客僧骄傲的道:“这里可是有……咦!那是谁?”

    前方的一座大殿侧面突然涌出十余人,他们脚步匆匆的朝着这边而来。

    可关键的是,这些人的手中居然有刀,长刀!

    “夫人退后!”

    一直在观察着周围的邓嬷嬷第一个反应过来,她拔出细剑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夫人!”

    秦嬷嬷一把抢过无忧,和张淑慧一起往回跑。

    那些僧人打扮的男子见状就开始了奔跑,至于邓嬷嬷,并未被他们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一个男子迎着邓嬷嬷跃起,手中的长刀当头劈斩而下。

    而剩下的人都从两侧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秦嬷嬷猛地止住脚步,身体一个侧转,手中的细剑闪动了一下,一个男子就在奔跑中缓缓减速,然后捂着在喷血的脖子侧面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那一刀劈空的大汉惊愕道:“这女人厉害!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邓嬷嬷的身体避开一刀,手中的细剑反手从腋下刺出。

    叮的一声中,邓嬷嬷的身体跃起,前冲,细剑直刺前方男子的后心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闻声男子猛然回身,与此同时一刀劈出,竟是以命换命的招数。

    这是死士!

    可邓嬷嬷却用细剑点在长刀上,身体落地,接着就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就在前方,三个男子已经在飞速的接近着张淑慧和秦嬷嬷。

    “杀了她!”

    看到邓嬷嬷去追那三人,而且速度更快,后面的就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前方的三人马上分出一人来,那个一直发傻的迎客僧这才反应过来。他撒腿就往侧面跑,一边跑,一边喊道:“杀人了!杀人了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那回身的大汉拦腰一刀,这是拦截的招数,令邓嬷嬷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叮当声中,邓嬷嬷闪过,刚想往前追时,大汉随手解开僧袍一甩,正好卷住了邓嬷嬷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夫人快跑!”

    邓嬷嬷一个后空翻,细剑挥斩,斩断了僧袍,然后就陷入了重围之中。

    “娘!娘!”

    无忧没有慌乱,她觉得很有趣,就趴在秦嬷嬷的肩头冲着在后面跑的跌跌撞撞的张淑慧招手,笑的无邪。

    张淑慧在奔跑中冲着她笑了笑,喘息着说道:“无忧别怕……”

    人在跑动中最忌讳的就是开口说话,一开口气息就乱了,然后速度减慢。

    张淑慧的速度一慢,后面的两个男子就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是那人的妻子,杀了她!”

    一个大汉喊道,随即举刀。

    张淑慧听到声音就在身后,不禁绝望,可却担心无忧会害怕,就挤出笑脸,拼命的喊道:“无忧……转过去!”

    她不希望无忧看到自己死在刀下的场景,那将会是无忧永远的噩梦。

    “娘!”

    无忧终于察觉了不对,她拼命的挣扎着,想下地去。

    秦嬷嬷被她这么一挣扎,顿时心中叫苦。

    “小姐别动!”

    长刀高举中,张淑慧站在了原地,只是看着在拼命冲着自己叫喊的无忧……微笑着……

    “杀了她!”

    能杀死方醒的妻子,这次任务就算是圆满完成了。

    那些男子不禁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就在这厉喝声中,侧面传来了一个细微的破空声。

    那举刀的大汉面色狰狞,下一刻他就能把张淑慧的脑袋砍下来,然后马上逃跑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他等来的不是脑袋,一支箭矢破空而来,从他的太阳穴穿过,再从另一面穿了出去。

    哐当一声,长刀落地,男子缓缓侧身,正在失去意识的大脑里映射出了三个男子的人影,而其中一个正在重新弯弓搭箭。

    人倒地,重重的声音惊呆了另一个男子,他转向右侧,正好箭矢飞来,从他的眼睛里扎了进去。

    啊……

    张淑慧听到了惨叫,秦嬷嬷也听到了惨叫。

    秦嬷嬷止住脚步,把无忧的脸靠在自己的怀里,然后就看到了冲向被包围的邓嬷嬷那边的小刀和方五。

    特许带箭的也只有被朱棣赏识的辛老七!

    张淑慧看着身后的一具尸骸,再看看躺在地上,眼睛里有一支箭矢,已经奄奄一息的男子,不禁身体一软。

    “淑慧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喊声,她缓缓侧身看去,就看到了那仓皇奔跑而来的丈夫。

    方醒从未这么惊惶过,他以为来的会是一大群人,那样有家丁在,张淑慧的安全应当无虞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张淑慧居然带着两个嬷嬷就来了!

    方醒几乎是用冲撞的方式紧紧的抱住了张淑慧,然后心跳如鼓,慌乱的道:“淑慧,你可有受伤?”

    张淑慧的腿有些软,她靠在方醒的怀里,喃喃的道:“夫君,方才我想到了你给我送牛肉的那天,那时候你看着傻乎乎的。”

    方醒后怕的抱着她,说道:“嗯,傻乎乎的,你也傻乎乎的。”

    他从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害怕失去张淑慧,于是心中的怒火猛地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“爹!娘!”

    秦嬷嬷抱着无忧过来,一直没让她看到那边的厮杀,急的无忧左右转头。

    方醒一把抱过无忧,用身体遮住了她的视线,喘息道:“这是在演戏,他们在欢迎无忧呢!”

    无忧在他的怀里仰头,欢喜的道:“爹,那让他们回家演给我看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方醒随口答应着,眼中杀机四溢。

    明心也跑来了,他看到那些尸骸和还在激烈打斗的那群人,差点被吓死。

    若是方醒在这里出了意外,庆寿寺上下大概无人能幸免。

    “有内奸!”

    明心下意识的就选择了这个答案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