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609章 宠女狂魔
    好容易哄好了闺女,方醒又得过问两个儿子的功课。

    土豆长高了不少,回答问题也是中规中矩的,让方醒的心情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“怎么那么呆板?”

    八岁的孩子,方醒记得自己八岁时在学校里调皮捣蛋,凡是能玩的都去玩了一遍。

    土豆耷拉着脑袋不说话,平安说道:“爹,有人说大哥以后当不了官。”

    方醒闻言看向张淑慧,而张淑慧只是抿嘴笑。

    小孩子能知道什么当官?这多半是大人在背后说的吧,而且不外乎是说方醒家的孩子不能科举,以后就是靠着父萌混个伯爵。

    方醒的面色缓和了些,说道:“当官不当官的,咱们家不讲求这个,还有,不是科举才能证明自己。”

    回过头,方醒又考教了平安。

    平安很顺畅的回答了问题,方醒却不满意的对小白说道:“平安以后如果变成小老头,我只找你。”

    小白瞪眼道:“少爷,解先生和黄先生对平安可是夸赞有加呢!”

    方醒摇摇头,说道:“我的儿子,不求多聪明,只要不刻板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

    无忧还是觉得方醒有些吓人,特别是脸上的那些小口子,就可怜巴巴的叫着张淑慧。

    张淑慧无奈的道:“你爹多疼你啊!你再不搭理你爹,到时候那些玩具可没了。”

    无忧在张淑慧的怀里侧身偷瞟了方醒一眼,然后呀的一声,就用小手遮住了眼睛,可那分开的指缝里,分明就是调皮的眼神。

    方醒过去一把抢过无忧,然后举着她,威胁道:“快叫爹,不然就让你在上面。”

    “爹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老师。”

    得知方醒回来,马苏特地请假提早回家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总结一下近期朝中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方醒的脸上没涂药,那些小口子就已经结疤了,等脱疤之后会留下些痕迹,慢慢消失。

    马苏显然对朝中近期的事务了解不少,说道:“老师,朝中现在是陛下在安抚民心,与民休息,这是争夺势。剩下的不过是角力罢了,每一个新皇登基后都会出现的角力。比如说太祖高皇帝和先帝都曾经遇到过,只不过他们用强硬的手段压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朱元璋在遇到挑战时比较深沉,但手段暴戾,一旦发动就会把挑战者连根拔起,不会留下一丝后患。

    而朱棣相对来说就要软和些,但也只是相对。

    等到了朱高炽时,他却没有两位雄主的果决,一个仁字就套牢了他。

    方醒点头道:“总结的很好,出乎了我的预料。”

    马苏赧然道:“老师,只要静下心来,从朝中的诸般变化中就能找到争斗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方醒指指边上的椅子,等马苏坐下后才说道:“所谓帝王之术,从来都不是能从书本里学来的,太祖高皇帝和先帝都是自己悟到的,而陛下和先帝之间的关系不是很融洽,理念也差距甚大,这就是因。”

    朱棣的那套帝王之术朱高炽并不感冒,时至今日,方醒不知道他后悔了没有。

    “而文官习惯性的争夺权力也是诱因,两者同时迸发,这就导致了果。”

    马苏受教,然后问道:“老师,陛下把您调回来,这是要破局吗?”

    方醒笑道:“什么破局!不过是要搅合一下而已,武勋死气沉沉的,需要我来带动一下。”

    马苏腹诽着:您一个人的战斗力都比那些武勋加起来还强大,何须带动呢!

    随后方醒问了户部的一些事,马苏最后说道:“老师,我们夏大人最近有些沉寂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沉寂,而是在寻机。夏元吉上次被我勾起了对海外的兴趣,一心想着从海外多弄些金银回来。”

    马苏想了想,然后说道:“老师,金大人最近很煎熬,每日都能听到他在朝中咆哮的消息,郎中都去了家里好几次。”

    方醒想起先前在朝中看到的金忠,心中的怒火越发的盛了。

    武勋装傻子,他们笃信以后文官会把持朝政,他们相信皇帝会渐渐的被文官压下。

    所以此时不能出头,否则以后会遗祸子孙。

    当然,最大的原因却是怕。

    “他们最怕的是秋后算账,此时若是出头,弄不好以后皇帝就会回过头来审视武勋,武不干政啊!”

    到时候皇帝看你不爽了,一个干政的罪名下来,那就和谋逆差不多。

    马苏讶然道:“老师,怪不得……英国公何等的威信,薛禄和孟瑛等人也不差,弟子就觉得他们的胆子太小了,如今看来却是怯于帝王的清算啊!”

    方醒点点头,皱眉道:“这是从太祖高皇帝那时留下的教训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饭后方醒就抱着无忧在嘀咕,父女俩一直嘀咕到了无忧沉沉睡去。然后方醒给她洗了脸和脚。

    等他抱着无忧放在小床上后,总觉得有些不舍。

    “无忧还小,要不还是和我们一起睡吧?”

    烛光下的张淑慧微微一笑,方醒干咳道:“罢了,等明日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,张淑慧悄然起床,然后去了无忧那边。

    无忧已经醒了,正坐在自己的小床上玩着方醒带来的小木羊,看到张淑慧后就欢喜的伸手。

    等张淑慧抱着她进去时,方醒还睡的正香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张淑慧把无忧放在方醒的身上,然后笑着走了。

    方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就看到了瘪嘴的闺女,顿时就欢喜的抱着她坐在自己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“无忧冷不冷?爹的被子里可暖和了。”

    无忧摇摇头,然后就喊娘。

    哄了半晌,方醒这才得到了闺女的承认,然后起床伺候闺女用餐。

    方家的早饭很丰盛,无忧也跟着大人一起吃正餐,只是她的面条作料少了些。

    方醒是大碗的面,熬了一夜的羊肉汤,有些硬的碱面,一片片的羊肉,辣椒面一搅拌,那味道能让人瞬间垂涎三尺。

    方醒历来吃饭的速度都快,可今天却是吃一口就偏头看一眼身边的闺女。

    无忧用筷子还是有些笨拙,她只能用那特制的小筷子在汤里捞,捞到了就凑过去吸。

    那大眼睛认真的瞪着,仿佛吸溜面条就是人生的真谛。

    “这闺女大气!”

    吃完饭,在小白的房间里,小白拿了账本给方醒看,这是方家去年所有产业的收入和支出的总账。

    方醒就看了看每一家的总收入和总支出,就合上账本,笑着看了看小白。

    身材依旧不是丰满型的,脸上也还是无忧无虑的模样,浑然就是万事不挂心的那个小白。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小白被方醒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,刚想说话,就被方醒一把拉在了腿上。

    “少爷,夫人在呢!”

    小白挣扎了一下,然后就温顺的靠在方醒的怀里,喃喃的道:“少爷,你去了金陵,我和夫人每日都一起睡,经常说着你在金陵是不是和那个莫愁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!莫愁有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方醒昨夜就告诉了张淑慧,张淑慧的反应很淡然。

    小白的身体僵硬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她的孩子可没爵位。”

    得,女人吃醋就是这个反应。

    “嗯,没爵位。”方醒无奈的道。方家不可能出现第三个爵位,否则就是在挑战整个天下。

    小白这才欢喜,然后竟然有些生涩的开始了……**。

    方醒愕然,随后闭眼感受着,心中却在悲叹,等以后是不是要去搜寻一下小药丸呢!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