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607章 本人方醒
    三华家的娃过生日,祝福他:身体健康,学习进步!

    君王与臣子之间的角力很少会赤膊上阵,双方都会慢慢的向对方施压,看谁最后撑不住。

    而最常见的就是臣子慢慢的侵蚀君王的权利,并不断加强对朝政的掌控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遇到朱元璋这等帝王,角力输掉的一方最好做好全家死光光的准备。

    而朱棣稍微好些,可也不会吝啬于流放之罚,让失败者去蛮荒之地为大明开拓。

    “这是软刀子杀人。”

    书院还没开学,解缙在家和黄钟下棋。一局罢,两人谈起了最近朝中的暗流,解缙了然的道:“权利是毒药,却让人不禁想沉迷于其中,罕有能拒绝这等诱惑的。”

    黄钟给他倒了杯茶,说道:“虽然看不见,可这等看不见的侵蚀才让人无奈,无法抵御,最后不知不觉的大权就旁落了,只能垂拱而治。”

    “可帝王不会坐视。”

    解缙想起自己经历的两朝宦途,不禁唏嘘道:“太祖高皇帝和先帝都是雄主,所以镇得住那些臣子,这和武力有关。”

    黄钟说道:“是,不过当今陛下却也不是任人摆布之辈,只是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来反击,我看够呛。”

    那些文官用软刀子慢慢的磨皇帝,别人看不出来,解缙却从旁观者的角度洞若观火。

    他冷笑道:“所以陛下先提振武勋的精神,可惜武勋却不争气,大抵是不愿意和文官发生激烈的冲突,可见文武分治是如何的艰难,非雄主不能掌控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对无言,对朝政未来的发展方向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良久,黄钟说道:“如果殿下和伯爷在的话,应当会好许多。毕竟伯爷的名声能镇住人啊!”

    “宽宏大量!”

    解缙笑道:“是啊!可你得知道,德华是先帝留给太子用的,当今陛下大抵也是这个想法,所以一股脑儿就赶到了金陵去。”

    “德华若是一直在朝中,那朝中就不得安宁,陛下大概也是想稳一稳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从朱高炽被气病后,北平城中的气氛有些古怪,没有担忧,没有指责,有的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给了衍圣公一品的金织衣。”

    两个文官在酒楼中吃饭,笑吟吟的闲聊。

    午饭在外面吃可以,但是吃完得赶紧回衙门,否则就等着被呵斥吧。

    而且这两人居然在喝酒!

    “依我看就该把衍圣公调为一品,甚至是超品!”

    两人举杯喝了,然后说着各自的差事,都有些醺醺然。

    “朝政已经平稳了,这就是乱而后治啊!”

    “是有些大治的样子了,就这般下去,百年后我辈都该在史书留名,流芳千古。”

    波澜不惊的朝政,这才是文官们希望看到的。

    君王垂拱而治,臣子们按部就班,这就是大治。

    “那人在金陵想必是徒劳唏嘘吧,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那是,金陵虽然富庶,可远离了京城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日朱高炽对衍圣公和儒家的肯定让外界颇受鼓舞,所以各家酒楼的生意都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于是无数诗词从各处散出来,酒肉的味道弥漫着,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欢喜却和守门的军士们无关,他们依旧要站在城门处,仔细盯着进出的人马。偶尔寒风来了,都缩着脖子躲在门洞里,等风过后,又搓着手走出来。

    一个军士搓着耳朵上的冻疮,不耐烦的道:“大人,咱们该弄个火盆的。”

    小旗官把双手交叉放在腋下取暖,吸着鼻涕说道:“你以为我不想吗?可京城出入的官员有多少?要是被看到了,那就是罪责,所以都忍忍吧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人多,这个小旗部喝骂着,把那些进出的人驱赶着分开,然后有序通过。

    一个老人被儿子扶着在人群中缓缓进去,感受着这热闹的气氛,不禁说道:“这就是洪熙年了,太平了,好啊!”

    百姓对国事不关心,只要能吃饱有衣穿,没有外敌威胁,那么他们就认为这是太平盛世了。

    人流在老人这里减速了,小旗官大怒,可等他挤进来看到是有老人后,就悻悻的道:“别挤啊!都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来了骑兵!”

    小旗官在人群中听不清马蹄声,就骂道:“太平盛世哪来的骑兵?”

    前方的人群都涌进了城里,小旗官这才得闲,然后脸色微变,说道:“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马蹄声越来越近,但却开始减速了。

    小旗官挤到城外一看,就看到了十余骑。

    马背上的骑士都浑身棉袍,外面罩着风衣,头上戴着那种方方正正的帽子,脸上都裹着围巾,显然是长途而来。

    小旗官喝问道:“你们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那十余骑中有人下马过来,他揭开脸上的围巾,说道:“我家老爷奉陛下之令回京。”

    小旗官皱眉道:“你家老爷是谁?”

    骑士中又有人下马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家老爷乃是兴和伯。”

    辛老七说完后就盯着在边上看热闹的人群,目光警惕。

    来人近前揭开围巾,目光转动,对着那些围观的百姓微微一笑,说道:“本人方醒,奉命回京。”

    呃!

    “见过伯爷!”

    小旗官大声喝道,带着麾下行礼,面色激动。

    兴和伯回来了呀!

    那些想打压我们武人的文官可还敢嚣张吗?!

    想起前几日有个七品官出城,他的儿子居然敢不屑的冲着自己呸了一口,小旗官就觉得那些屈辱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那些百姓也是诧异,却不知道方醒归来的意义,于是又各自走了。

    方醒微微颔首,说道:“天气那么冷,辛苦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小旗官激动的道:“小的们不算什么,伯爷一路远来才辛苦。”

    方醒拍拍他的肩膀,看到他激动的满脸通红,就说道:“听闻京城里有些邪气,本伯擒妖捉怪最拿手,散一散。”

    方醒进城,小旗官半晌才清醒,他摸着自己的肩膀说道:“伯爷拍我的肩膀了?”

    “大人,伯爷刚才说了什么散一散,还说了什么妖气,不知道是啥意思。”

    小旗官得意的道:“蠢!什么是妖气?陛下被人气病了,那就是妖气弄的,至于散一散,那就是让咱们把伯爷回京的消息和刚才的话传出去。”

    于是就在方醒进宫的途中,他到达京城和那番话都开始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“妖气,散一散,那个家伙又要乱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不会,不然陛下就不好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消息飞快的往四处扩散而去,有心人都纷纷盘算着方醒回来代表的含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乾清宫中,吕震满脸喜色的在说话。

    “陛下,金陵上报,说是发现了灵芝藩,大,非常大。”

    吕震双手圈开,表情夸张的说道:“陛下,这可是祥瑞啊!而且还是在龙山发现的,可见天佑大明啊!”

    “恭贺陛下。”

    群臣齐齐贺喜,都喜气盈腮的,看着就像是要去接媳妇的新郎。

    祥瑞就是忽悠人的,在场的人无不知道这一点。

    可祥瑞能神话啊!

    而且祥瑞不只是神话君王的统治得到了上天的感应,作为臣子……

    呵呵!我们辅佐君王,在庙堂之上调和阴阳,这也是一种巨大的肯定嘛!

    朱高炽面色平淡,正准备说话,外面进来一个太监禀告道:“陛下,兴和伯请见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群臣愕然,武勋神色复杂,有欢喜,也有皱眉。

    而文官们大多面色惊诧……

    大殿内的气氛几乎凝滞着……

    /book_61137/l
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