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601章 放弃,自作孽
    国子监学生的高谈阔论让朱瞻基有些怒火,只是被方醒劝阻了责罚的举措。

    而后方醒就去找到了曹瑾。

    曹安的身体恢复的很快,除去精神有些萎靡之外,看着没啥问题。

    再次见到方醒,他赧然的道歉,并感谢了自己生病期间大家的帮助。

    方醒问了他的身体情况,然后劝慰了几句。

    曹瑾急匆匆的赶来,见面就拱手道:“犬子忘形,差点让兴和伯陷入险境,后来又劳烦了殿下,老夫惭愧。”

    方醒微笑道:“好了就是喜事,何必纠结于那些。”

    两人寒暄了几句之后,方醒就漫不经心,像是无意般的说道:“国子监的学生有些失于管教了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曹瑾思索方醒这话的意思时,方醒已经转换了话题,说起了金陵城新开的一家小店的美食。

    “那家卖的锅贴极好,粉丝和蛋皮做的细致,卤料加的恰到好处,倒是把第一个做出锅贴的第一鲜给比下去了……那味道真是极好,远山公有暇不妨去试试,切记不要带,当场买了就走着吃,那才是美味……”

    等方醒走了之后,曹安愕然道:“父亲,兴和伯来咱们家就是为了说这家的锅贴?”

    曹瑾摩挲着渐渐变冷的茶杯,眯眼道:“哎!此事与你无关,且去读书。”

    曹安走后,曹瑾叹息道:“果然是兴和伯,只是安儿不能拜在他的门下,也不知道是好是坏。”

    随后曹瑾就去了国子监,几句话就让祭酒令人去呵斥那些胡乱猜测的学生。

    “远山公,此事不该是您来过问啊!”

    祭酒很好奇的道:“不管是殿下还是兴和伯,只需派人来此,本官肯定是要出手的,为何是您来呢?”

    曹瑾苦笑着,然后说道:“别人硬让老夫来还人情,没办法啊!”

    呃!

    祭酒毕竟是官场中人,马上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兴和伯?他这是请你来找老夫说项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他对小儿颇为欣赏,只是老夫当时却犹豫了。后来小儿连累他遇险,他大概是知道了老夫的意思,干脆就送了个现成的人情过来,然后两边互不相欠。”

    曹瑾和祭酒的关系不错,所以也没隐瞒。

    “哎!这倒是光明磊落啊!”

    祭酒摇摇头,冲着外面喊道:“叫人再去看看,若是还有叫嚣的,收拾了!”

    曹瑾拱手道:“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祭酒叫做沈步伟,看着老糊涂的模样。他说道:“远山公,不瞒你说,若是我那孙子有这个机会,本官必然要求了致仕。”

    曹瑾讶然道:“你居然敢让你那个孙儿去学科学?”

    沈步伟老眼一瞪,不屑的道:“这劳什子官老夫早就不想做了,整日看着那些人模人样的家伙就觉着头痛。”

    看到曹瑾惊讶,沈步伟冷笑道:“殿下是稳的,那些想撼动他太子之位的人怕是白费心思了。以后科学会渐渐的崭露头角,老夫提早一步又如何?”

    曹瑾苦涩的道:“可……终究是小道啊!”

    沈步伟嗤笑道:“何为小道?老夫也好生看了那几本书,言之有物啊!普通人若是都能学会了,至少能当个七品官。”

    曹瑾的心乱了,他苦笑道:“兴和伯大抵是察觉了老夫的意思,国子监这里的人情一过,以后两边就没了揪扯,老夫也没脸再去了呀!”

    沈步伟摇头道:“他说了此事,就是让你来做人情的,必然已经放弃了你整日挂在嘴边的麒麟儿。此事再无转圜的余地,就当是无缘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国公的丧事当然要大办,整个金陵城几乎都被卷进了这场丧事中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手笔!”

    朱瞻基拿着李敬送来的厚厚一摞单子叹道。

    这是魏国公府为这场丧事所采购的东西,堪称是全城都被波及,可见身家之丰厚。

    方醒有些坐不住了,想回去看看莫愁,闻言随口说道:“这是魏国公府重新站在勋戚中间的一次亮相,不搞隆重些,怕被人看清了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把那一摞清单放在桌子上,冷笑道:“死人做给活人看,谁的决定?”

    方醒无奈的道:“这等铺张是很无谓,也会带起风潮,不过你此刻还是太子,去的魏国公还是你的长辈,就别管了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有些悻悻然,这时贾全进来禀告道:“殿下,外面有人传言,说故去的魏国公是被……”

    方醒看到他瞥着自己,就漫不经心的问道:“可是说被我毒死的?”

    贾全点点头,然后说道:“东厂和锦衣卫的人都已经去查了,而且王大人的人也去了,说是当做操练,免得黑刺的人骨头发酥。”

    方醒起身道:“那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有黑刺出手,幕后人大抵要倒霉了,所以方醒很坦然的要去陪孕妇了。

    朱瞻基艳羡的道:“去吧去吧,哎!也不知道端端可还记得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面的传言渐渐多了起来,可金陵的官吏们却对此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瞎扯嘛!要对魏国公动手,那肯定得要陛下的首肯!”

    “杨田田,你是学那个科学的,觉得外面的话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上元县县衙,杨田田正在理账,闻言抬头说道:“魏国公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,兴和伯为何要杀他?再说了,除非殿下首肯,否则兴和伯哪会大摇大摆的进了魏国公府去下毒?”

    说完他又低头看账本。

    几个小吏面面相觑,其中一个说道:“殿下不会这么做,陛下肯定也不会,那就是谣言咯!”

    杨田田叹息着说道:“陛下若是要动魏国公,那还恢复爵禄干啥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可谣言总是能让人兴奋,特别是听说国朝的伯爵毒杀了魏国公之后,这个消息流传的速度之快,出乎了许多人的预料。

    朱瞻基有些愤怒,于是就给东厂和锦衣卫加压。

    而方醒却每日在陪着莫愁,还借机做了不少孩子的玩具,拿出来不少用具。

    东厂和锦衣卫查了两三天,最后把目标缩小到了三个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这其中就有那个言秉兴。”

    李敬此次占据了先手,非常之得意。

    “殿下,王大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琰进来,简单的说道:“是言鹏举,他叫了两个得过他恩惠的学生出去散播这个谣言,然后又让那两个学生请了病假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恨声道:“老贼果真是阴魂不散,拿了他一家!”

    方醒挑眉道:“别啊!那个言鹏飞可别拿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习惯性的思维让朱瞻基一动手就是连带。

    方醒说道:“那人在大市场有店铺呢!再说他又没做什么坏事,干嘛拿他?做个典型也好啊!顺便外面的人也会说你这个太子宽宏大量,两全其美嘛!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