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578章 我曰,金子啊!(为盟主‘梦幻残天’贺,加更!)

第1578章 我曰,金子啊!(为盟主‘梦幻残天’贺,加更!)

    “全部登岸!”

    随着林正的命令,小船开始不断来回于岸边和船队。

    漫长的航行让所有人在踏上土地时都有些摇晃,甚至还有不少摔倒的。

    “扎营!”

    林正派出了船队仅存的,由十多匹马组成的斥候。

    可这些战马却已经是奄奄一息了,站在岸上东倒西歪的。

    林正没有办法,只能等着去探路的人回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那个大山丘,眼前的景象让黄金麓有些呆滞了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片平原地带,稀稀拉拉的有几十间石屋,还有人和……一种像是羊,又像是驼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放下望远镜,黄金麓难掩喜色的道:“那些人看着和咱们长的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陈默抢过望远镜,先是惊讶,然后就专门往上三路瞄。

    那些男女都在悠闲的晒着太阳,还有些孩子在周围打闹。

    望远镜转动,陈默遗憾的发现有几个男女穿着衣服,男子穿的就像是大氅,而女人穿的却是长裙,很长。

    黄金麓面临着选择,是进还是退。

    因为他看到了短斧,还有木棍。

    这个世间的许多地方并未被人发现,那里的人刀耕火种,没有文字。有的善良淳朴,有的穷凶极恶,你们可任意处置!

    这是来自于方醒的指示!

    黄金麓对此深信不疑,因为船队在途中的一个岛上遇到了那些用人骨头当武器的野人,后来被他们击溃。

    “老黄,去看看?”

    站在黄金麓身后的陈默只是穿了一条半截裤,黑不溜秋的身体看着就像是刚从煤窑里窜出来的。

    黄金麓回身看着手持长刀的军士,沉吟道:“这些人和咱们长得像,按照伯爷的说法,咱们的老祖宗当年曾经漂洋过海到处跑,说不准咱们是一个祖宗呢!所以要先文后武,那个啥,带的瓷碗拿一个来。”

    船队带了不少大明的特产,可惜货船被风浪摧毁了一艘,不然会更多。

    后面的军士拿出包袱,里面有一摞瓷碗,而另一个包袱里的却是菜刀。

    谁去?

    黄金麓想亲自去,可担心自己下巴的那道刀疤会吓到人,所以他目光转动,最后说道:“刘明不在,陈默,你看着老实点,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陈默眨巴着眼睛,指着自己,诧异的道:“老黄,你不是说我不老实吗?要不随便派个人去吧。”

    黄金麓淡淡的道:“你整日嬉皮笑脸的,看着油滑,却不会让人感到威胁,去吧。”

    陈默有些慌,他看看那些军士,说道:“老黄,要是我被那些野人给杀了咋办?兴许还会被做成肉酱下饭。”

    黄金麓冷冷的道:“到时候我会亲自为你报仇,去吧,再不去老子就先把你给剁了。”

    陈默含泪道:“老黄,你记得给我供奉香火啊!不然在阴间没钱用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。”

    黄金麓用眼神逼着陈默走了出去,然后低声道:“这边也不知道有没有阴间,没有你就成孤魂野鬼了!”

    陈默走得很慢,时不时的还会停下来回头看看。

    黄金麓挥舞着长刀,威胁他赶紧去。

    渐渐的,陈默在视线中变小,黄金麓低声道:“咱们跟上,注意,弯腰。”

    任由陈默去冒险,黄金麓还做不到,只是这里没有树木,找不到藏身的地方,很危险。

    弯腰前行了百多步时,黄金麓一压手,所有人都伏在地上,然后他举起望远镜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默在接近那些男女两百多步时就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刚开始那些男女有些愕然,随后那些女人就跑过去拉住了好奇的孩子。

    而那些男人们的手中瞬间就多了武器。

    木棍!以及……两把短斧!

    面对着这些男子的逼近,陈默无师自通的高举双手,挤出最诚挚的微笑道:“大明,大明,我,来自大明。”

    可那些男子却面露凶狠之色,继续逼了过来。

    陈默后退着,喊道:“好人,我是好人,咱们是朋友!不,咱们是一个祖宗!”

    “祖宗!”

    陈默绝望了,他回身看了一眼,却没看到伏在草地上的黄金麓等人。

    绝望之下,陈默喊道:“老子做鬼也要吃了你们!”

    呃!

    他刚喊完,却看到那些男子都止住了脚步,然后一个腰间围了一圈毛围巾的男子走过来。

    陈默知道自己不能退,因为有两个男子已经拉开了弹弓,如果退,他今儿就得埋骨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强笑着,努力控制着身体不要颤抖,然后急促的呼吸着。

    男子大步过来,仔细端详着陈默,然后指指自己的脸,再指指陈默因为没系紧而滑落下去的大裤衩,再上移,就笑了。

    陈默低头,看着私货,再抬头,傻笑道:“兄弟,朋友!”

    男子有些泛红的脸上突然浮起了笑意,然后顺手解开了自己的围巾,就在陈默下望而自惭形秽时,男子大笑着抱住了他,用力的拍打着他的背部。

    后面的男子都哈哈大笑起来,那些女人也微笑着,然后放开了孩子。顿时孩子们都纷纷的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特么的!这就坦诚相见了?真是见了鬼了!”

    黄金麓看到陈默和那个男子激情相拥,不禁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福将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可陈默此刻绝对不好受。

    一是男子用力太大,拍的他只觉得自己的肺都要被震出来了。

    二是他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,要是应对错误,还得是个死。

    男子很快就放开了陈默,张嘴说出一串话。

    陈默很想说自己听懂了,可最后还是指指身后说道:“兄弟,很多,吃的,喝的。”

    男子的眼中有些喜色,回身对着同伴们说了些话,然后指指海边,示意陈默带着自己过去。

    陈默心中松了一下,然后笑嘻嘻的把裤子提起来,把拖累裤子下滑的那个瓷碗从屁股那个位置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吃,喝!”

    男子看着这个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的瓷碗,眼睛都发绿了。

    就像是看到了稀世珍宝!

    陈默心中一动,就装出一脸的心痛,把瓷碗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大的瓷碗釉光滑润,上面简单几笔勾勒出的小鸟看着灵动不凡。

    男子颤抖着手接过瓷碗,然后仔细看着,最后还对着太阳查看着,嘴里不时啧啧有声。

    这个在大明烂大街的瓷碗就这样俘获了这些男子的心。

    为首男子把瓷碗递给一个同伴,然后指指石屋那边,这人马上用双手小心翼翼的捧着瓷碗,一步一挪动的回去。

    陈默终于放松了些,然后笑眯眯的拍着男子的肩膀说道:“好东西,很多。”

    男子突然想起了什么,就喊了一声,于是一个男子就飞奔着跑回去,等他再次拿着东西回来时,那个送碗回去的男子还在路上。

    等男子把那块东西送到陈默的眼前时,他的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我曰!金子啊!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