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575章 绝境中的船队
    两艘破破烂烂的船在大海中缓缓移动着。

    船帆破洞也没人去修补,桅杆有些松动了也没人去加固……

    就像是两艘幽灵船!

    船舱的舱门掉了半截,松松垮垮的随着船身的晃动而摆动着,发出吱呀的声音。

    船舱里此起彼伏的鼾声证明里面有人,而其中一人的鼾声最有特色:起调之后,按道理应该要缓缓降调,可这鼾声却突然变得尖利起来,就像是鸭子的鸣叫,短促而尖利。

    这鼾声持续了没多久,突然一个中断,接着有人迷迷糊糊的在嘟囔着:“陈默,你特么的能不能滚回自己的舱睡觉?打个呼噜都特么的和别人不一样,老子怎么睡?滚!”

    “卧槽尼玛的老黄,你的脚熏死人了!呕!”

    一阵干呕的声音后,一个黑不溜秋的赤果男子从船舱里冲了出来,一边干呕一边看着外面的天色。

    “老黄!老黄!”

    赤果男子在甲板上蹦跳着,就像是亚马逊丛林里的大猴子。

    哐当一声,一个舱室里探出个脑袋来,已经升格为专家兼顾问的原船工廖阿三睡眼惺忪的问道:“陈大人,啥事?”

    边上一个男子扶着船舱走出来,看看天色,喜道:“放晴了,风暴没了!哈哈哈哈!想不到我林正居然也能死里逃生!”

    接着稀稀拉拉的就有船工出来,两艘船的甲板上站满了人,大家看着蔚蓝色的天空,静静的发呆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刘明从船舱里一瘸一拐的走出来问道。

    昨天他们遭遇了一场风浪,船队在风浪前放下船帆,然后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没想到居然能得以生还,发呆之后,巨大的惊喜就让大家疯狂了,不少人在互相拥抱,用力的拍打着对方蜕皮的后背。

    陈默也激动的抱住了黄金麓,只是他的身材比黄金麓的小些,于是就有些依人状。

    黄金麓也很欢喜,可随即他推开了陈默,骂道:“滚回去穿裤子,特娘的一天吊着很舒坦吗?”

    陈默先是愕然,委屈。然后低头看看,就嚷道:“老黄,我哪天不是这样,这眼瞅着都快死了,还讲究个屁啊!”

    黄金麓没空和他纠缠,就对廖阿三说道:“叫人去检查各处,还有林正,咱们还有多少水和粮食。”

    船队损失不小,剩下的两艘大船也就是比较坚实,这才支撑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林正低声道:“十日,十日之后不能靠岸,咱们就准备喝自己的血吧。”

    黄金麓的眼皮跳动了一下,低声道:“没事,我觉得咱们应该快靠岸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怕撑不到看到陆地的那天!”

    “那就喝尿!”

    黄金麓斩钉截铁的道:“当年我跑瀛洲那边的时候,曾经被一路追杀,就是靠着喝尿活了下来,全船的人,他们在喝血,就我喝自己的尿!所以没什么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林正愕然,他是正规军,大明水师很强大,所以饮水什么的从来不会缺。

    喝尿?!

    黄金麓点点头,然后回身喊道:“都去检查船,别偷懒,谁偷懒老子宰了他吃肉!”

    在这次航行中,黄金麓展示了自己的领导才能,杀伐果断,所以林正不知不觉的就和他变成了有商有量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老黄,找不到陆地有啥用?”

    陈默刚说了一句,被黄金麓那带着杀意的眼神给逼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!咱这不是很小声嘛!”

    陈默从脖子上撕掉一小块死皮,龇牙咧嘴的道:“老黄,你弄那个东西准确吗?”

    哪怕到了现在这种困境,可黄金麓依然对方醒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“咱们一路上没有那个六分仪早就不知道偏到哪去了。”

    太阳渐渐的晒的厉害,陈默舔舔干裂的嘴唇说道:“咱们这也算是死里逃生,今天多给些水喝?”

    黄金麓放下望远镜,冷酷的道:“想都别想!”

    “来场雨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后两艘船检修完毕,结果很喜人。

    “至少能撑住,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林正拿着个小碗,小碗里是有些浑浊的水,不多,也就是两口,味道也不大好,可他却小心翼翼的轻啜着。

    在这种处境下,每一滴水都是珍贵的。

    黄金麓没喝,作为首领他现在认为自己就是这两艘船的首领,他必须要以身作则,喝最少的水,吃最少的食物,这样才能压住下面那些军士和船工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黄金麓的嗓子有些干,说出来的话就像是从铁罐里挤出来的。

    林正喝完水,连底下带着杂质的部分都没放过,最后还舔了舔,这才舒坦的道:“别担心,按照这个走法,咱们肯定能找到陆地。”

    刘明冷冷的道:“找到了又如何,兴许那岸边密布着土人,手持刀枪,逼着咱们绕着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杀!”

    林正补充了些水,精神好了些,杀气腾腾的道:“伯爷说过了,咱们是来宣慰的,若是敬酒不吃,非要吃罚酒,那就动手好了,大明军队天下无敌,还怕了谁?!”

    黄金麓摇摇头,觉得林正是郁气太多,煞气太盛。

    “我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走出船舱,就看到陈默和廖阿三正在船舷边上徒劳的钓鱼。

    看看天空,就像是刚被水洗过一道似的,蔚蓝的不像话,没有要下雨的征兆。

    船队下面怎么办?

    黄金麓深知一旦饮水告罄,那就是人性泯灭的时候,谁也不知道谁的底细,到时候人人自危,用不了多久就得崩溃掉。

    “黄大人,这还有多远啊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对于肖聪这个‘监军’,黄金麓从刚开始的畏惧,到后面的漠然,渐渐的忽视了此人。

    肖聪也赤果着上半身,看着居然还是细皮嫩肉的,他尖声道:“黄大人,昨夜有人吃了别人呕吐出来的东西呢!再这样下去可就是要吃人肉了。”

    黄金麓的眼皮子颤动着,冷冷的道:“你的肉比较嫩,躲着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肖聪恼怒的道:“咱家好心提醒你,你怎么不识好歹!”

    在前面的航程中,其实肖聪和大家相处的还算是不错,只是聪明人都知道,船队现在处于危险中,进一步就是绝境。

    绝境之前的人性就这样开始暴露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