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569章 恶心人的悬赏
    国子监目前分为南北,而南国子监指的就是金陵。

    作为金陵国子监的五经博士,言鹏举一向兢兢业业,在国子监里的风评极好。

    走在校舍中间的路上,那些学生们看向他的目光都有些……冷淡,但是神色中带着些隐晦的兴奋。

    这是言秉兴私生子事件爆发后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现在还好些,刚爆发出来的时候,言鹏举几乎是在强忍着羞辱在国子监行使教授的职责,那种煎熬真的比肉体上的痛苦更加让人不堪忍受。

    但是言鹏举就这样坚持下来了,而且依然兢兢业业,于是师生们对他的看法也在慢慢改变。

    言鹏举面色坚毅的回到了办公处,刚坐下,学正武平就来串门。

    “言大人,听说了吗?”

    正如同几百年后的办公室文化一样,言秉兴好奇的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武平回头看看身后,然后才一脸神秘的说道:“有人下了重赏,只要能干掉兴和伯,一万两!一万两啊!”

    言鹏举的身体猛的松了下去,好似在庆幸着什么。他喃喃的道:“无法无天,无法无天啊!”

    武平一脸八卦的道:“据说南边的贼人都心动了,而且……据说……杀了那个莫愁也有五千两,言大人,这事儿闹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言鹏飞眨巴着眼睛问道:“多久的事?本官怎地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武平兴奋的道:“刚得的消息,报信的人已经去了殿下那边。”

    言鹏飞这才想起那些学生的兴奋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是想干什么?大逆不道!”

    言鹏举正色道:“虽然看不惯那人,可买凶杀人这等事却出格了,抄家灭族都活该!”

    武平干咳一声道:“是啊!不过言大人,此事……下官想到了一句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武平拱手转身,轻飘飘的说道:“乘胜……”

    言鹏举呆呆的坐在那里,一直在发呆……

    “小人啊!”

    武平是学正,想往上升,就必须要找到空缺。可国子监的位置就那么多,除非有人调走或是落马,否则他就得继续熬着。

    而自从上次言秉兴的事爆发后,言家的声誉扫地,言鹏飞在国子监的日子并不好过,上面的祭酒等人都曾经考虑过换掉他,或是把他调到绳愆厅。

    可言鹏飞硬是用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顶住了这一波羞辱,然后慢慢的稳住了自己的位子。

    但仇恨是肯定的,而且这仇恨会随着时间的延长,越来越浓烈。

    武平脚步轻盈的走在国子监中,那些学生看到他后都拱手侧身,他也微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好一个学正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可笑!可鄙!可杀!”

    朱瞻基用三个词总结了此事,可贾全却有些忧虑。

    “殿下,防不胜防啊!”

    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!

    朱瞻基冷笑道:“这是恶心人的招数,北方没人敢这样做,南方的胆子却是极大,可见父皇的话再没错了,南方不好管啊!人心向背只在君王的一念间。”

    这话贾全懂了。

    南方人傲娇,而且对君王不怎么买账,一不满意人心就歪了。

    诛心之语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五千两?”

    方醒一脸的惊诧莫名,看看身边有些不安的莫愁说道:“少了!在我的眼中,你就是无价之宝。”

    再也没有比这更动听的情话了。

    王贺看到莫愁的眼中瞬间多了一层朦胧,看向方醒的目光温柔如水,顿时就暗自嘀咕着:这兴和伯对女人的手段果然是厉害啊!就是女人少了些。

    “兴和伯,你可是一万两啊!”

    对于王贺来说,男女之情就是镜中花,水中月,郁郁之下,他就‘善意’的提醒了一下。

    方醒正享受着这柔情蜜意,闻言就随口道:“恶心人的事情,一看就是文人的手笔,若是武人,那会直接行动,而不是说出去恶心人,还让人警醒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言秉兴闻讯大喜,令人去把飞燕招来自从他的名声臭了之后,就再也没有纳过新人了。

    “老爷,那人死定了!”

    管家欢喜的道:“南边的贼人可不少,哪天不小心就能弄死他!”

    言秉兴摇摇头道:“难,不过此事大喜,这月府中的人月钱加倍。理由……老爷我今日身体大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醒坐在马车上,摸摸胸前的钢板,然后信心十足的说道:“那些宵小不来则已,一来本伯就要为民除害了。”

    马车左边的王琰沉声道:“兴和伯,此事不可小觑,那些人肯定有弓箭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担心方醒会被人干掉,干脆就派出了王琰来保护他。

    马车右边的辛老七也赞同道:“老爷,草莽之中藏龙卧虎,还是小心为上。”

    方醒的身体往后靠了靠,说道:“自从先帝整顿各地卫所之后,贼人就少了许多,留下的不是好吃懒做,就是穷凶极恶,再不肯去地里刨食,我有数了。”

    马车坐着感觉不大舒服,方醒摸摸垫子,觉得应该弄个大垫子出来。

    一路到了魏国公府,门房看到马车后面有十多名护卫,顿时就把倨傲的神色收了些,微笑问道:“敢问贵客何来?”

    辛老七正准备按照朱瞻基的交代说话,可车里的方醒却忍不得了。

    他掀开车帘跳了下来,说道:“本人方醒,奉殿下之令来看望魏国公。”

    门房楞了一下,然后狂喜道:“伯爷稍等,小的马上去禀告。”

    这人也太没谱了吧?居然都不请人进去奉茶歇息。

    一行人在大门外站着,王琰吩咐麾下注意两头的警戒,他自己却嗖的一下就上了房。

    “伯爷,这个……不大好吧?”

    看门的两个家丁有些为难的指着对面屋顶说道。

    辛老七说道:“这是殿下的人。”

    呃!

    俩侍卫无话可说了,只能庆幸来的不是东厂。

    没多久,那门房就小跑着回来了,满脸堆笑的道歉道:“对不住了伯爷,小的一时欢喜,居然忘了礼数,且等小的迎了伯爷进去,回头就领罚。”

    方醒笑了笑,跟着他往里走。

    从徐钦自己作死以来,魏国公府就门前车马稀了。而以朱高炽恢复了魏国公府的爵禄为信号,以方醒代表朱瞻基登门为开端……

    魏国公府又要起来了!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