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560章 蒲公英
    这是真义过去的一个小村子,村头有个小湖,初冬时节,湖边也没啥人,只有两个女人在洗衣服。

    高景琰看看指北针,对曾光说道:“就是这里了,咱们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两人下马,牵着马往村子里走。

    “我们需要筹集些干粮和马料,不然寸步难行。”

    马蹄声惊动了那两个女人,她们蹲在湖边,扭头看去,就问道:“你们找谁?”

    高景琰拱手道:“大嫂,我二人游学至此,有路引,也有些钱钞,想进村买些干粮和马料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看到他们穿着青衫,就笑道:“是读书人啊!那倒是无妨,进村吧,到时候找老人给你们安排。”

    高景琰谢了两个女人,然后进了村。

    这是个一百余户的村子,有土屋、木屋、甚至还有砖房。

    一进村,那些孩子就跑了过来,好奇的跟在边上。

    这些孩子穿着的布衣大多都有补丁,高景琰注意到他们的手指甲里大多发黑,这说明不注重卫生。

    这里大抵外人来的不多,所以听到孩子的咋呼后,各家各户都出来不少人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来咱们小葛村干啥?”

    一个老人皱眉问道,高景琰看到他穿着没有补丁的衣服,而且眉间有些威严,就说道:“老人家,小子二人是来游学的,路过贵村,想买些干粮和草料。”

    老人狐疑的看着他们,吩咐道:“去叫李老二来。”

    “三叔,人家叫做李驰,现在叫他李老二会被他骂。”

    一个大汉嬉笑着说道,等老人的眼睛扫过去,他这才讪讪的往村里去。

    老人回过头问道:“你们从哪来?”

    高景琰拱手道:“老人家,小子二人从金陵而来,曾光,把路引给老人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曾光拿出路引给了老人,老人大抵识得些字,自己查验了一番,点头道:“倒是真的,不过是不是读书人且等李老二来问问。”

    高景琰笑了笑:“正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那些孩子都好奇的看着那两匹马,胆子大的就想靠拢来摸摸,然后被大人呵斥,悻悻的回去。

    那些女人都聚在一起,冲着高景琰两人指指点点的,不时有笑声传来。

    那老人皱眉冲着那些女人喝道:“女人家赶紧回家去收拾,在外面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三叔!”

    那些女人笑嘻嘻的各自回家,可见老人的威信。

    这是村老,高景琰心中有数,正好那边来了两人,其中一个就是去叫人的大汉,而跟在他身后的那个年轻人身穿青衫,哪怕有些补丁,可神色却不同于村民,好像有些郁郁之气。

    “李老二过来!”

    老人一招手,那年轻人马上就小跑着过来,然后问道:“三叔,有事吗?”

    老人指指高景琰说道:“这二人说是来游学的,你也读过几年书,去招待一番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看了高景琰两人一眼,然后拱手道:“在下李驰,敢问二位的来意。”

    高景琰拱手道:“在下高景琰,这是在下的学弟曾光,我二人来自于金陵,出来游学,想见识一番人情世故。”

    李驰点头道:“二位在哪读书?”

    曾光的面色微变,高景琰已经坦然说道:“知行书院。”

    李驰的眸子一缩,问道:“可是兴和伯的那个?”

    高景琰点点头,说道:“若是贵村不便,那我二人可告辞,不会打扰。”

    曾光警惕的四处看了一圈,然后做好了准备。

    科学在那些读书人的眼中可是大敌。

    要是李驰喊一声他们是来蛊惑人心的,高景琰担心自己和曾光会无声无息的死在这个村子里,然后消失在某处,等几百年后才会被人挖出来。

    但更可能的是从此消失在这个世间,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高景琰盯着李驰,若是不对劲,他会立即上马,然后拿出军刺,杀出去!

    那老人看到气氛不对,就问道:“李老二,他们是干啥的?”

    那些在周围冷眼旁观的男子都缓缓逼了过来,高景琰伸手放在马背后面的包袱上,包袱里就有一把短军刺。

    曾光面色发白,左腿微动,这是准备上马的前奏。

    李驰突然微笑道:“三叔,他们是读书人。”

    老人哦了一声,然后说道:“那就看看,他们说有钱,给钱的话住宿干粮都有。”

    “三叔,我家有干粮,床铺也干净!”

    “三叔,我家昨日刚买了肉没吃完呢!”

    “三叔……”

    顿时周围的那些男子都开始争抢这个资源。

    老人皱眉道:“李老二是读书人,你们懂个屁!都回去,让李老二接待。”

    那些男子面露失望之色,却没人敢再去纠缠,就各自散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李兄。”

    高景琰松了一口气,李驰却说道:“我家没肉,不过床铺倒是干净。”说着他指指自己身上衣裳的补丁,自嘲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曾光笑道:“多谢李兄了,咱们带的有肉干,若是不嫌弃,倒是可以熬煮些粥喝。”

    李驰带着他们到了家,他的父母听闻是读书人,就热情的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寒暄之后,李驰带着他们去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李驰的家很简陋,三间木屋,两间土屋。而他的房间是最好的,可也就是一张床,还有桌子和一张椅子,都有些老旧。

    “家里就这样了,随便坐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胡乱坐下,李驰的眉间有些黯然的道:“在下读书五年,考不中,没那个天赋,家中也撑不下去了,就回家跟着务农。”

    曾光叹息道:“考不中就是白搭,若是机灵些还能有些前途,不机灵的,那就是蹉跎一生了。”

    大抵是遇到了同为读书人的高景琰和曾光,李驰苦笑道:“当初也想过去学了科学,只是回家务农之余,却再也提不起精神,只想在梦里忘掉求学的那些日子。”

    高景琰正色道:“这是想成为人上人的梦想,李兄,这等想法人皆有之!”

    曾光不动声色的道:“我二人这一路过来,在苏州府教授了不少学生,然后顺着出发,前面的两个村子都教了些。”

    高景琰故作不在意的关注着李驰的神色,等看到他面露挣扎之色时,就说道:“科学与人息息相关,并非无用之学。”

    李驰苦笑道:“家中已经为我读书耗光了积蓄,读不起了啊!”

    高景琰给了曾光一个眼色,然后说道:“我们出来时,山长曾经说过,科学是实用之学,不可用钱钞设立门槛。”

    曾光从包袱里拿出三本书,说道:“这些都是最便宜的纸印的,不求名贵,只求能让人买得起,李兄可拿去看看,若是有兴趣,可与我二人探讨。”

    李驰接过书,漫不经心的翻看着,高景琰给了曾光一个眼色,两人悄然出去洗漱。

    洗漱之后,两人在外面说话。

    “他是科举无望,咱们算是一条路,只要他学了,能在村里用科学的道理帮着做些事,以后这个村子里的孩子自然都会跟着学。”

    “等村里那些人走亲戚,自然会炫耀,然后就会引来好奇,科学就会在这边慢慢的发展起来。”

    高景琰目露憧憬之色,说道:“这就是山长说的蒲公英,风吹到哪,种子就到哪去扎根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风吹过,地上的一片枯叶被卷起来,飘飘荡荡的飞在了半空中…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