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557章 霹雳手段
    四周静悄悄的,刚才还喜不自禁的商人们,此刻却都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他们惊惧着,担心自己的家产会被没收,家人被流放,自己的脑袋会被眼前这个看着很和气的男子砍掉,然后挂在大市场的外面,以警示后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黄金时代,不管对大明还是对你们来说,这就是黄金时代。”

    方醒的身后聚集了三百余军士,他们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这些商人,只需一声令下,这些人将会尝到鲁莽之举的后果。

    这个一袭青衫的男子不慌不忙的在说着,但感觉他是在对着空气说话。

    “黄金时代,你们已经抓住了时机,那就老老实实地赚钱,要赚本分钱,心别黑,黑了一次就再也不会变红了。”

    方醒很想把这群人全部抓进去呆半年,让他们知道以前的纵容只是因为各种阴差阳错。

    “位卑未敢忘忧国,陛下和朝中都没敢奢望你们会变成那等人,可让你们交税过分了吗?”

    方醒的目光扫过,无人敢和他对视。

    他缓缓的说道:“大明正在经历着一个转折点,而我……希望你们能顾全大局,不要老是想着没人管你们,就得意洋洋,想做化外之民吗?还是说早已不习惯管束!这不好!”

    “这很不好!”

    陡然加重的语气让这些商人们害怕了,有人甚至在呜咽,却不敢求饶。

    王成言的背上已经全被冷汗给濡湿了,他垂首,低声对身边的花不惟说道:“怎么办?说话,怎么办?”

    花不惟已经没有了主意,他咬牙道:“咬死咱们是来商议合作的,死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“承认尼玛!”

    余庆怒道:“余某当然会老老实实地交代,把你们两个罪魁祸首顶出去。”

    花不惟冷笑道:“他是主谋!”

    方醒的目光在这边停了一瞬,然后说道:“商人要与国同进退,要知道分寸,要止住那永无止境的贪婪。收税,你们可以理解为劫富济贫,这是每一个朝代都会做的事,没有商税,难道大明就眼巴巴的冲着那些在田里刨食的农户使劲?你们还要不要脸?!”

    细雨染湿了方醒的脸,他没有打伞,皱眉道:“最后的告诫,不要以为自己是如何的了不起,更不要去想着给自己找更大靠山。这人啊,他靠山山倒,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。但是依然有人乐此不疲,直至大祸临头时才知道悔悟,可却晚了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噗通一声,接着就没有间断过,少顷,方醒的面前再无站立之人。

    方醒微微一笑,在蒙蒙细雨中看着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“知道错了还能挽救,都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一阵吁气声在回荡着,方醒的面色陡然一变,冷冷的道:“据查,王成言、花不惟、余庆、邓松年四人聚众闹事,抗拒执法,来人!”

    “伯爷!”

    费石杀气腾腾的走到前方,单膝跪地。

    方醒淡淡的看着这些人,说道:“拿了这四人,抄没家产!”

    “伯爷饶命!”

    “伯爷,都是王成言和花不惟两人在蛊惑我们,小的愿意戴罪立功,愿意捐献家产,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费石霍然起身,回身喝道:“拿下!”

    十余名锦衣卫冲了过来,所有人,不管以前和那四人的关系如何亲近,都如避蛇蝎般的往两边散开。

    “伯爷……”

    王成言刚喊出一声就被堵住了嘴,随后那些锦衣卫熟练的把他绑住,拎起来就踢打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周围鸦雀无声中,大家噤若寒蝉的看着这四人被带走。

    我们怎么办?

    “都好好的做生意,不要折腾,那不好!”

    方醒说完就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事了?”

    大家呆呆的看着方醒消失在门洞那里,劫后余生的放松马上放倒了几人。

    “兴和伯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是让咱们老实点,赶紧去开门吧,不然下一次就轮到咱们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姑息,要果断的压下去!”

    朱瞻基在训话,面色冷肃。而下面站着的是金陵六部,还有都查院的右都御史鲍华。

    “南方不能成为国中之国,要服从于大局。谁若是想多了,那就再想多些,到边塞去想,到海外去想!”

    这是威慑,下面的群臣心中暗自惊骇。

    这个和先帝一个模子啊!

    “商税是必然要收的,无商不富!大明不能指望着田地里种出金子来!其次便是吏治,吏部和都查院要联手去查,要抓几个贪腐数量极大的出来,杀鸡儆猴!”

    魏智等朱瞻基说完后,出来说道:“殿下,那些商人聚众闹事,臣以为应当要拿几人出来作伐,狠狠的收拾一顿,不然以后有人效仿,那就没了规矩。”

    规矩,这个是从人类处于部落形态时就开始萌发的事物。

    没有规矩,不成方圆!

    朱瞻基微微点头,微胖,但却看着异常结实的脸上浮起一抹微笑,说道:“兴和伯亲自去了,想必那几只鸡讨不了好!”

    呃!

    魏智尴尬的退了回去,有方醒出马,那些商人估摸着能被吓尿。

    这时外面来了沈石头,他禀告道:“殿下,那些商人在王成言家聚会,兴和伯带人一举拿下了那四人,如今大市场除去那四家之外,都已经开门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魔神!果然是霹雳手段!

    朱瞻基点头道:“本宫就知道兴和伯不会手软,好!刑部马上跟进审理,要……有理有据,合乎律法!”

    “户部要点清抄没的财物,要保证没人上下其手。”

    “兵部要提高警觉,发现异常动向,马上禀告,并果断控制住!”

    “礼部要压住舆论,特别是国子监,不管是谁,若是在此时造谣生事,拿下再说!”

    朱瞻基的安排有条不紊,他最后起身道:“这是本宫在南方的第一次亮相,都着紧些,不要文恬武嬉!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和先帝极为类同的太子,而且他遇事不喜欢妥协,更喜欢用雷霆手段去达成自己的目标。

    魏智百感交集的看着朱瞻基,他当年本有希望到北平去,可最终一次疏忽,结果朱棣一句‘轻浮’,就让他转到了金陵。

    陛下,臣已经改了轻浮的毛病,也看到了您教出来的太孙,他如今就和您当年一样,手腕强硬,可脾气却好了许多……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