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552章 豪商不交税,农户凭什么交税?!

第1552章 豪商不交税,农户凭什么交税?!

    面条一定要趁热吃,只有滚烫着吃下去,才能感受到那股酣畅淋漓的滋味。

    羊汤很鲜美,加了辣椒之后,更是在味蕾上爆炸。

    方醒一气吃完面条,连汤都喝干净了,这才意犹未尽的放下筷子。

    擦擦嘴,方醒起身,看都不看王成言一眼,就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王成言还在发呆,没发现船已经靠岸了。

    等那微微震动传来时,他一个激灵,赶紧跑到窗户边往下看。

    辛老七第一个上了岸,然后目光四处梭巡。随后方醒上岸,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微笑!

    很从容的微笑,可在王成言的眼中,此刻的方醒就是个张开血盆大口的恶魔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,您到底是谁的人?”

    方醒笑了笑,上马而去。

    五个护卫!

    这年头能用的起五个护卫的人不少,可敢这样带着五个护卫招摇过市的人却不多。

    因为容易被人惦记!

    他到底是谁?

    王成言的脑子有些乱,他回想着今天这位方十五说过的话,最后定格在了纳税两个字上面。

    这时下面传来了老苍头的声音:“姑娘,这人扣扣索索的,不肯给打赏呢!”

    “无需什么打赏,今日本就是勉力为之,过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王成言听出了梦妍话里的轻松和庆幸,就急忙下楼。

    “梦妍姑娘,敢问那位方十五是谁?”

    几张宝钞神奇的从王成言的袖子里滑出,他毫不犹豫的决定要舍财免灾。至于被打晕丢在角落的两个护卫,他根本就无心去管。

    梦妍退后一步,冷冷的道:“客人说的话让人听不懂,梦妍习惯午睡,请客人自便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是傻子,为了钱而去冒险的,大多是贪婪之辈。

    可梦妍却非常的有分寸。

    带着两个还在晕乎的护卫,王成言失魂落魄的一路到了店里,掌柜看到他的神色不对,就问了问。

    “那人有官气,或是说有贵气,就问了老夫是否愿意让其它地方的盛昌交税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心中一惊,瞬间想起了一个人,“老爷,会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王成言此刻有个念头在呼之欲出,被掌柜一句话给点醒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会是他?”

    掌柜的慌了,说道:“老爷,此人可是号称宽宏大量啊!”

    王成言握拳厉声道:“就算是他又如何?南方那么多商贾,难道他还能一家家的去收税?再说了,老夫就在这大市场里面,他若是敢动手,那就会激起民愤!”

    掌柜听出了这话里的心虚,他低声道:“老爷,若是咱们交了,那就是出头鸟,就会被视为异类,不好办啊!不如……大家有难同当嘛!”

    王成言冷冷的道:“老夫已经订了酒楼,稍晚你去请了那几家做富人买卖的来。”

    掌柜心悦诚服的道:“老爷英明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醒打着饱嗝回到了住所,朱瞻基已经吃完饭了,正在和一个方醒的熟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见过伯爷。”

    徐庆拱手,然后往后退了退。

    朱瞻基看到方醒的模样就笑道:“那人怎么说?”

    方醒坐下后,喝了口茶水,说道:“那是在割肉,他当然不肯,不过他应当能猜出我的身份,若是还敢硬挺着,那就别怪自己命苦。”

    这话里带着煞气,边上的徐钦不禁心中一紧,想起了上次方醒给他们的教训。

    方醒看到朱瞻基有些倦意,就说道:“此事不急,反正当初可是下了文,要各地开始向豪奢货物收税,不过这些时日下来,户部那边收到的寥寥无几,咱们占理啊!”

    有朱瞻基在,方醒得顾忌些他的名声,不然今天就不是在画舫里请客,而是直接叫人把王成言叫来问话。

    朱瞻基沉吟道:“师出有名是好事,不过……此事还得要慎重,否则引发商人闹事,就算是平息下去了,整个南方就会暗流涌动。”

    方醒点头道:“我知道,所以今日花钱请他去画舫吃饭,这就是先礼后兵。”

    徐庆大致知道了朱瞻基和方醒要干什么,就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殿下,伯爷,那些豪商大多不会愿意交税,这个……好似天经地义,当初大市场开业时,不少商家都在抱怨收税,还说什么与民争利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冷冷的道:“他们也算是民?豪商不算民!”

    徐庆心中一个咯噔,终于知道了那些官员和商人对朱瞻基的忌惮来自于何处。

    不算是民,可也不算是官,那是什么?

    不是民,那就谈不上与民争利。

    方醒笑道:“不过是介于官与民之间的一个阶层罢了,赚了个盆满钵满,家中豪奢不比皇宫差,却不肯拔一毛而利天下,那咱们反过来想想,农户为何要缴纳赋税?”

    徐庆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,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回荡着。

    豪商不交税,农户为何要缴税?!

    朱瞻基也是赞道:“正是这个道理,农户只能维持生活,豪商却多奢侈,不交税的话,大明难道就靠着那些辛劳的农户撑着?”

    徐庆拱手道:“伯爷这话让草民如梦初醒,以前一直以为不交税是天经地义,看着那些农户每年缴纳赋税,只觉得理所当然,此时想来,为富不仁啊!”

    方醒说道:“这本是理所当然的事,只不过大明一直在商税上步履蹒跚,时日久了,商人们就认为自己不该交税,没人去想而已。”

    若是说收商税是与民争利,那么农户年年交税又算是什么?

    难道农户不是民?

    朱瞻基振眉道:“德华兄,此事交给锦衣卫的人去办吧。”

    东厂以皇帝的家奴自居,朱瞻基有些不大放心,担心中间的手段会被泄露出去。

    方醒笑道:“不过是一介商贾罢了,行事时小心些,自然无碍。”

    稍后方醒带着徐庆出来,两人在前院说话。

    徐庆大抵是想通了,就说道:“殿下叫了在下来,问的是南方豪商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方醒负手看着在秋风中萧瑟的大树,说道:“大明此时的疆土极大,以后放开所有商道,每年有多少商人能大赚一笔?前宋后期以商税支撑,以一隅之地而扛住了蒙元人的攻击许久,这便是商税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这个道理的人不在少数,不过却不肯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向陛下建言,这就是明哲保身,但也可因此而看到豪商们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杨荣等人哪里会不知道商税的好处,可豪商往往和士绅、官员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    建议好说,不管采不采用,不管是朱棣还是朱高炽,都会对此赞赏有加。

    可代价呢?

    大明实际上是在靠着士绅们在治理基层,这些人恨你入骨,以后子孙怎么办?

    “你且去吧,此事不可泄露。”

    等徐庆走后,方醒就叫来了费石。

    自从朱瞻基和方醒到了金陵后,原本有些沉寂的锦衣卫顿时就开始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特别是太平府一案牵扯出了不少官吏,让费石的面上多了不少光彩。

    “你去查查盛昌的情况,细致些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