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543章 明修栈道(感谢教主的盟主打赏)

第1543章 明修栈道(感谢教主的盟主打赏)

    秋季适宜出游,金陵更是风景秀丽,让人流连忘返。

    方醒一行人一路往句容而去,路上遇到景致可观处,还不时停下来赏玩。

    等到了人烟稀少处,方醒就把莫愁叫出来,两人一马,一路看着风景,倒也惬意。

    莫愁就依偎在方醒的怀里,见到落叶被风吹来,就伸出手去抓,却抓了个空。

    正失望间,一片落叶突然出现在了眼前,莫愁伸手接过,然后看着树叶的脉络说道:“老爷,殿下以后都会在金陵吗?”

    方醒把下巴搁在她的头顶上,笑道:“不可能,不过他应当要待一长段时日。”

    莫愁悠悠的道:“那您也该多留一段时日,妾身就该有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那么想要孩子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不管是男孩女孩,妾身都会视他如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没有安全感,特别是当年跟着去了交趾,那些时日你肯定是惊惧害怕,不过生就生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年代的勋戚讲求的就是一个多子多孙,子孙多了,到处安插,皇帝也会给恩泽,以后开枝散叶不要太美啊!

    可方醒至今就只有两子一女,关键是他这边有两个封爵,算下来,大抵旁人要说他是疯子了。

    你生啊!赶紧生他几十个!

    中午时分,一行人到了个小镇,方醒决定在这里用餐。

    小镇不大,看着也就是一百多户人家,可居然有一家酒楼兼客栈。

    方醒一行十多人,进了这家简陋的酒楼后,立即让里面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掌柜一看就知道这些人来历不凡,赶紧屁颠屁颠的小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客官可是用饭?”

    辛老七指指楼上道:“上面可有安静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有有有!”

    掌柜一听就知道要小赚一笔了,赶紧带着他们上去。

    找了个包间,掌柜自豪的道:“小的这里独一份,南来北往的客人都得在这用饭住宿,所以客官无需担心,好饭菜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方醒没搭理他,辛老七皱眉道:“把今日的菜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店今日有……”

    方醒打开窗户,看着来路,就看到了一身行商打扮的小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完饭,再次上路,方五凑过来说道:“老爷,三批人。”

    辛老七的眼中凶光一闪,说道:“老爷,都杀了吧?!”

    方醒微微一笑,说道:“殿下在金陵坐镇,心虚的人不少,不过无需打杀,打断腿即可。”

    辛老七有些遗憾,然后带着几名家丁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方醒的身边就两名家丁,可他却怡然自得,

    莫愁在车里休息,马车一路粼粼而去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十多骑就来到了方醒先前呆着的地方,马上的大汉们还互相在争吵着。

    “你们特么的是哪家的人?先前毛喳喳的就往前面凑,若不是老子叫住了你们,那人早就警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盘根问底,敢来跟踪这位的,谁都不知道自己的上头究竟是谁!”

    “那是,那可是宽宏大量啊!若是被他揪住了,估摸着满门都准备一夜之间死绝吧,咦!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前方的转弯处突然冲出来五骑,而且在渐渐的加速,关键的是,他们的手中都提着木棍。

    “被发现了!跑啊!”

    这些大汉认出了领头的就是辛老七,马上惊叫着开始掉头。

    可双方的距离不过是两百多步而已,一方起速,一方才减速准备掉头。

    “跑不了了!”

    两百多步顷刻而至,辛老七挥舞着大棒当先赶到。

    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,地上全是翻滚惨嚎的人。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你们的主人,等我家老爷回来时,定然要扒了他们的皮!”

    辛老七丢下这句话,带着家丁们一溜烟就去追方醒。

    可这些大汉却没法走了,每个人最少断了一条腿,那种断骨之痛,没承受过的人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这里是官道,没多久这些人就被发现了,可没人施救,大家都靠着边上跑了。

    其后,当地的巡检司出发,把这些人抬了回去。然后审讯之下,得知是来跟踪兴和伯方醒的,没谁敢怠慢,当即往金陵报了上去。

    朱瞻基得知后大怒,当即令东厂和锦衣卫联手去查,最后查到了几个豪绅家。

    “全部拿了!”

    东厂和锦衣卫马上如狼似虎的把那几家给抄了,旋即有资格能求见朱瞻基的官员都在大宅外请见。

    “殿下,他们是来请罪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!”

    朱瞻基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,于是乎守在门外的那些官员们哀声怨道。

    “那兴和伯新近纳了妾,自然春风得意,谁胆子那么大敢去跟踪他?找死吗?”

    魏智扫了这些官员们一眼,心中清楚,那几个豪绅哪里有这个胆子,更没有这个动机,那么……

    气氛有些诡异!

    能坐到这个位置的官员就没有傻子,魏智能想到的,大家都差不多想到了,所以……

    “那兴和伯也太逍遥了吧?殿下还在金陵,他居然就携美出游,这算是什么?”

    有人就不忿的表示了不满,旋即大家的牢骚都开始发作,只是最后的目光大多在都查院的左都御史兰伟业的身上。

    你可是都查院的领头人,此时此刻,难道就不该做出表率吗?

    去弹劾他!

    可兰伟业看着面色严肃,他朝着大家拱拱手,然后急匆匆的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他那些所谓的刚正不阿,果然都是看人下菜碟!嘿!刚正不阿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姑溪河是太平府的一条水路,直接通往长江。

    这日清晨,几艘中型船只驶入了姑溪河,然后靠岸。

    岸上人烟稀少,可以前却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老爷,以前这边可热闹的紧,南边烧琉璃,北边烧城砖,金陵城可是靠着这里才建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船头上,莫愁指着岸边回身说道,眉间开朗。

    你开心就好啊!

    还未到句容,方醒就带着人斜插到了江边,然后一路逆流而上,到达了太平府。

    远方有些晨雾,方醒说道:“你这些时日连续赶路,进了城就歇息几日。”

    莫愁小心翼翼走回来,说道:“老爷,那咱们上岸吧?”

    “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这时船上做了早餐,不过是鱼粥,可却鲜香扑鼻。

    吃完早饭,岸边已经停了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“老爷,哪来的马车?”

    莫愁本就准备步行进城了,这时看到马车,知道是方醒特意为她准备的,不禁欢喜感动。

    可等她上了马车之后,却未发现辛老七等人马上拿出一管东西,然后用里面的东西涂抹在脸上,瞬间就变了个肤色,根本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手机版阅读网址: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