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538章 释疑(感谢书友‘御王武装雷怒’成为本书的第79位盟主)

第1538章 释疑(感谢书友‘御王武装雷怒’成为本书的第79位盟主)

    南下对于方醒来说就是个脱离漩涡中心的机会,可他并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我舍不得无忧。”

    方醒抱着无忧在喂花娘精心做的糊糊,那难舍的模样让张淑慧笑了,让小白噘嘴了。

    小白说道:“少爷,这一去要好久。”

    方醒小心翼翼的喂了无忧一勺糊糊,然后无忧就折腾着要自己吃,就把她放在边上的特制圈椅里面,一边盯着她,一边说道:“太子要去的久,我却是可以中途回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小白听了才转为欢喜,张淑慧却悠悠的道:“金陵好,枝头俏,夫君可别乐不思蜀才好。”

    方醒尴尬的道:“不会不会。”

    张淑慧看了在埋头吃饭的土豆和平安一眼,就笑道:“夫君放心,妾身和小白也不是那等人,若是方便,住进来也使得。”

    方醒干咳道:“她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两孩子不知道大人在说什么,只是埋头吃,甚至还有些窃喜。

    老爹不在家,那我们岂不是可以逍遥了?

    按照方醒对莫愁的了解,那是个内心极端缺乏安全感的女人,而且有些谨小慎微,最怕的就是给别人添麻烦。

    张淑慧眼波流转,和小白交换了个眼色,都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方醒正色道:“我去了南方之后,北平这边应当会安静许多,不过切记,咱们家不惹事,可也不怕事,若是谁敢惹上来,那也别怵,家里我会留家丁,打出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张淑慧应了,说道:“夫君无需担心,只要是占理,妾身是不怕的。”

    小白也瞪眼道:“到时候就打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打!”

    无忧挥动着小勺子,把糊糊甩了身前全是,奶声奶气的喊道。

    方醒马上跟着说道:“好,咱们打!”

    无忧却没搭理方醒,继续用勺子挖着自己的糊糊吃,满脸都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完饭,方醒就去找到了解缙。

    “你自去南方,书院无需担心。”

    解缙越发的云淡风轻了,一双眼睛仿佛能看穿这世间。

    “你曾经说过,儒学是个好东西,可却不该成为权倾朝野的儒家,这一点老夫想了许久,觉着你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方醒辩解道:“战国时儒家只是百家之一,及至汉初,依旧不能成为显学,后来董仲舒改了些东西,君权天授,强调大一统,这才被武帝大用,至此渐渐得了帝王的喜爱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到了隋唐时,儒学,或者说是科举却成了对抗世家的工具,越发的不纯了。到了宋,程朱和陆王让儒学太过形而上,等到了我朝,到目前为止,实际上儒学就是个进入特权阶层的敲门砖而已。”

    方醒诚恳的道:“解先生,儒学有许多好东西值得咱们继承下去,千年后都值得。可他们的目光只在大明的圈子里打转,却无法……是的,我承认疆域过大是有风险,风险很大。可咱们总不能因哽废食吧?”

    解缙唏嘘道:“唐的儒,更多的是世家在操控着,而且李氏的骨子里就不是儒家的人,所以两边一拍即合,对外扩张不遗余力,等到了宋,科举煌然一时,此时的儒,已经被禁锢了,哎……”

    方醒点头认可:“是的,科举本是打破世家豪门把持朝政和官吏渠道的一种办法,可却把思想给禁锢了,越来越僵化,及至东华门外唱名者方好儿的话一出,其实……儒家就已经成型了,儒学再无寸进,只能走形而上的路,却曲高和寡,只是一干既得利益者在摇旗呐喊,可连他们自己都没弄清楚他们所赞同的是在说些什么,至为可笑!”

    解缙含笑道:“所以你是真的不反对儒学,对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反对,我只是反对他们胡乱去曲解先贤的话,然后为自己谋利,我更反对的是,他们抱作一团。”

    方醒知道解缙问这话的意思,所以他郑重的说道:“儒学有助于大明的稳定,有助于维系大一统,这一点是谁都不能否认的,也不能舍弃的。”

    解缙点头道:“好,老夫放心了,以后书院里会继续教授儒学,但……只是一科。”

    方醒笑道:“儒学早就已经侵染进了咱们的骨髓里,我从未想过彻底去清除它,也不愿意去清除它。”

    解缙安心了,他也笑道:“你这么说我就舒坦了,好,你自去你的南方,老夫会看好书院,该招生就招生,该毕业就毕业。”

    方醒说道:“随便,其实这些学生只是火种,而我更看重那些通过购买书籍自学的人,他们才是对未来影响最大的一群人。”

    解缙说道:“老夫知道了,会派出些学生轮流到各地去讲学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解先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去金陵坐镇,最重要的就是安全。

    一大早方醒就去了西山。

    黑!

    方醒一眼看去,全是黑脸,甚至不少人的皮肤都脱皮了,看着黑红黑红的。

    王琰一直很冷漠,可在得知了消息之后,也难免流露出喜悦之色。

    一千余人站在空地上,王琰说道:“兴和伯,说几句吧。”

    方醒赞赏的对他点点头,黑刺原先是朱棣的私人力量,对朱瞻基效忠后,忠诚程度值得考量。

    而王琰很敏锐的让方醒对这些人讲话,就是在证明自己。

    我对太子绝对忠诚,甚至可以移交指挥权。

    方醒看着那些冷漠的眼神,沉声道:“你们的存在就是保护先帝,而后变成了保护太子殿下,你们一直呆在这里,远离尘世,方某代表殿下给你们道劳了!你们辛苦了!”

    那些眼神依旧冷漠,方醒继续说道:“这次之后,你们将会进入世人的眼里,无需再做隐藏。这是你们应得的,方某觉得还不够,但是请你们相信殿下,他不会忘记你们的付出,绝不会!”

    那些眼神暖了些,方醒拱手道:“此去南方,殿下的安危就要靠你们了,诸君勉力。”

    “愿为殿下效死!”

    方醒微微点头,对身边的王琰说道:“这几日就让弟兄们和家人团聚,钱粮可够?毕竟殿下也不能差饿兵!”

    王琰说道:“上次补了钱粮,够了。”

    方醒沉吟了一下,说道:“都辛苦了,这样,回头我去殿下那边禀告一下,给大家再弄些钱粮来安家。”

    王琰皱眉道:“兴和伯,这样会不会犯忌讳?”

    方醒笑道:“陛下那边都补了钱粮,这就是默认黑刺是殿下的人,殿下私下补些钱粮不算忌讳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说,以后黑刺就只对朱瞻基负责,相当于是私人卫队。

    王琰想起近期的操练,嘴角微抿,眼中有冷色闪过。

    在按照方醒家丁的模式进行操练之后,这样的护卫,谁能挡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