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537章 点灯(感谢书友:‘妞妞点点猫’成为本书第78位盟主)

第1537章 点灯(感谢书友:‘妞妞点点猫’成为本书第78位盟主)

    大案不是问题,死道友不死贫道。

    所以群臣异口同声的要求严惩,甚至金幼孜还主动请命去太平府,亲自去查办此案。

    朱高炽看了一眼眼神冷厉的朱瞻基,再看看冷笑的方醒,说道:“此事是金陵锦衣卫侦知而来,而地方却毫无动静,可见南方有些散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要扩大化?

    黄淮出班道:“陛下,臣以为先办了此案再说,否则大动干戈之下,南方人心惶惶,却无人坐镇,不可收拾啊!”

    连金忠都难得发声道:“陛下,当慎重。”

    南方是大明的财赋重地,一旦生变,大明就会震荡不安。

    朱高炽冷冷的道:“先帝创下了何等的伟业,朕岂能容了那些宵小之辈!”

    “瞻基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心中一跳,出来应了。

    朱高炽目光转动,看了方醒一眼,说道:“你去金陵查办此事,顺带看好南方。”

    群臣瞬间喜忧参半,这是要把朱瞻基调到南方去,远离政治中心的意思。

    按道理该欢喜了吧?

    可大家心中一想,朱瞻基去了南方坐镇,那就是坐拥大明半壁江山啊!

    而且还是最富庶的一半疆域!

    不过唯一可以安慰的就是,大明的强军都在北方,南方再有钱,可却没有武力作为谋逆的支撑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大多数人都面露微笑,觉得这个决策再正确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是,父皇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没有犹豫什么,马上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朱高炽扫了群臣一样,最后停留在方醒那里,说道:“兴和伯。”

    方醒已经握紧了双拳,就等着出去和朱高炽较劲一番。

    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朱高炽微笑道:“太子去了南方,朕担忧他的安危,你可陪同一起去,顺便带了王琰他们一起,若是不够,聚宝山卫也可去。”

    方醒的拳头松开,他能听到身边有失望的微叹。

    “臣领旨,不过王琰即可,聚宝山卫劳师动众,还是留在城外吧。”

    朱高炽的面色一松,抚须道:“如此也好,若是不够,到了金陵可就地调遣。”

    方醒应了,他知道聚宝山卫是一个诱饵,想试探他对朱瞻基抱着何等态度的诱饵。

    若是方醒答应带走聚宝山卫,那就是在警惕着朱高炽,并时刻准备着要反抗,甚至是……

    朱高炽最后说道:“南方乃是我朝的财赋重地,朕德行浅薄,唯恐动荡之下百姓受苦,唯有让太子去坐镇南方,诸卿要多配合。”

    这个是解释,不然这个案子派个御史就足够了,哪里用得着朱瞻基啊!

    至于配合,那就是告诫群臣,若是太子到了南方之后,有什么要求,尽量给予满足。

    朱高炽看了一眼群臣的神色,说道:“都退了,瞻基留下。”

    等群臣走了之后,朱高炽看到朱瞻基有些发呆,就招手道:“过来些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抬头,看到了那一抹慈祥刚消散。

    等他走到御案前,朱高炽和气的道:“你的性子还有些急,此去南方,就该好生看看何为国事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默默的点点头,朱高炽微笑道:“你皇爷爷脾气不好,做事也急切,可他有着数十年的阅历,自然能看穿一切。而且……最关键的是,你皇爷爷以武登基,所以无人敢于挑衅他的威权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朱瞻基有些惊讶于这番话,他抬头道:“父皇,您是说……朝政实际上已经有些艰难了吗?”

    朱高炽点头道:“帝王不是神,无法做到面面俱到,无法看到大明所有的一切,所以要靠臣子。臣子就是帝王的眼睛和手脚。可怎么去控制这些臣子呢?兴和伯不是给你说过,人性本贪吗?怎么去控制由这个贪导致的……政令不出北平城,帝王成为了睁眼瞎,你到了南方之后再慢慢去想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心中暗惊,说道:“父皇,武勋不可全然废弃,武人不可过于打压,否则就会失控。”

    “朕知道。”

    朱高炽摩挲着镇纸,缓缓的道:“文武不可偏废,不过这是一件旷日持久之事,需要慢慢的来,急不得,急了会出大问题!”

    “朕这边还能勉力支撑,可等到了你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朱高炽看了看面色惶然的朱瞻基,笑道:“你无需惶恐,朕不会去想什么千秋万岁,只是想着等到了你的时候,文臣大概会冷眼看着,看你如何动作,然后……不过武勋们大概会欢欣鼓舞,只是朕却知道,你对现在的武勋大多没好感,哎!去吧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的嘴唇蠕动着,最后还是说道:“父皇,文臣抱团对大明的危害最大,党争就起于此……”

    朱高炽点头道:“这些朕都知道,那些人以为朕是个可以操控的傀儡,可并不是,否则你皇爷爷再不忍,也不会留下朕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瞬间想起了端端出生的那一天,明里欢声笑语,可暗地里却已经在无声的厮杀。

    “是,父皇保重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告退,朱高炽的目光一直追随着,直至那年轻的背影消失。

    “兴和伯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朱高炽看似在对空气说话,可一个太监却蓦地从后面飘了出来。

    是的,就像是飘!

    “陛下,兴和伯说要蛰伏,却不能只是蛰伏。”

    朱高炽轻笑道:“成大,你们可想过收弟子吗?”

    那太监看着黑瘦,他垂首道:“陛下,如今已经没人能吃苦了。”

    朱高炽叹息道:“是啊!创业艰难守业更难,不能吃苦,那就要断了传承!去吧。”

    大殿内就剩下了朱高炽,他看着微黑的殿外,幽幽的道:“蛰伏……谁的蛰伏?”

    梁中带了人进来,一一点亮蜡烛,光明渐渐降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朱瞻基回到了书房,他一直在沉思着,沉思着刚才朱高炽的话。

    “殿下,用膳吧?”

    俞佳在外面问了一声,朱瞻基摇摇头,他没有胃口。

    以前的朱高炽给人的感觉是和蔼可亲,很少发脾气。

    这样的君王大抵是臣子们最喜欢的,好摆弄。

    可从今天的这番话来看,他对大明朝政的现状了如指掌,只是却陷在了文官中间无力自拔。

    朱瞻基想起自己以前的想法:文官若是不听话,或是阳奉阴违,那就直接罢免。

    可如今看到朱高炽的模样,分明就是投鼠忌器,只能一步步的来。

    是不忍心?

    朱瞻基觉得应该有一些,毕竟朱高炽和文人们亲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,直至坐在了那个至尊的座位上时,他才转换了角度,觉得不该这样。

    没有足够的威信,没有朱棣那等威信,贸然和文官集团闹翻,代价就是混乱。

    “新学啊……”

    朱瞻基突然明悟了,文官集团之所以这般有恃无恐,那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感受到威胁。

    舍我其谁!

    除了我们你老朱家还能用谁?

    书房里渐渐的陷入黑暗,想进来点灯的太监被俞佳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黑暗持续着,不知道过了多久,朱瞻基平静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点灯!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