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535章 自有锦绣(感谢书城的书友:‘kenny’成为本书盟主!)

第1535章 自有锦绣(感谢书城的书友:‘kenny’成为本书盟主!)

    方醒被叉了出去,朱高炽面无表情的看着殿外,直至吕震忍不住哎哟了一声,他才说道:“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群臣行礼,等朱高炽走了之后,这才各自出去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”

    看到大家都走了,吕震扶着腰一步步的挪动。

    “活该!”

    金忠当然不会伸手,骂了句就走了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杨士奇出手扶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“那人果真是肆无忌惮啊!陛下居然也不责罚他,真真是让人可恼。”

    吕震觉得腰疼的厉害,就发泄了一句,然后杨士奇就松手了。

    “哎!杨大人!”

    吕震喊了一声,可杨士奇却拂袖,面无表情的疾步而去。

    “那人对方醒恨意太深,失了分寸,少接近。”

    杨荣对金幼孜告诫道。

    金幼孜还在郁闷中,点头道:“是,那人心胸狭窄,走太近了会被牵连。”

    “勉仁兄,陛下居然就这么放过了方醒?”

    杨荣点头道:“今日那些人吃饱撑的,居然去堵他的学生,而且还理亏,陛下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金幼孜遗憾的道:“可惜今日他得了消息,否则……事情就不可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闹,要稳。”

    杨荣原先的性格有些活跃,可自从被朱棣提到了首辅的位置后,他就变成了深沉。

    “陛下刚登基,万事都等着一一安排,不可闹事,国事为重,咱们看以后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朱高炽被人搀扶着到了后面,方醒已经在了,正在发呆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方醒抬头。

    这里是后殿,朱高炽不尚奢华,布置的比较简单。

    一个太监送来座椅,朱高炽艰难的坐下去,眉间全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朱高炽接过茶杯,喝了一口后,惬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方醒说道:“臣只是觉得郁郁,觉得这朝堂之上的那些人,他们在得意,在叫嚣,他们觉得先帝去了之后,他们就可以……为所欲为了。臣,却不能忍!”

    这话太耿直,梁中担忧的偷看了朱高炽一眼,却发现他没有怒色。

    新帝都登基了,你一天还记着先帝,这是不想做我的臣子是不?

    朱高炽的面色有些复杂,似乎还在回忆着什么,良久,他说道:“你不欺瞒朕,朕就取你的这一点,比那些当面忠君体国,背后私心杂念的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方醒没有意外朱高炽对群臣的认识,如果谁把这位看着胖的走不动道的皇帝当做傻子的话,那么最后的傻子一定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朱高炽有些疲惫的靠在椅背上,说道:“你一直记得父皇,这很好,说明你重情,否则朕早就让瞻基远离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明很大,千头万绪要去清理,朕自登基以来,夙夜难眠,唯恐出了岔子,所以……你不懂,每一位帝王对治国都有自己的看法,明白吗?不明白回去翻看史书,对,你好生去看看史书,若是不懂,去问解先生。”

    方醒觉得很没趣,他不喜欢看史书,觉得里面只需淡淡的一笔,就全是血,人血。

    朱高炽皱眉道:“不可惫懒!还有,解先生可有重新出来的想法?”

    “多半不会有。”

    方醒说道:“解先生在书院里每日逍遥,回家抱孙子,经常说此生最大的错误就是进了官场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!”

    朱高炽有些遗憾,若换做是朱棣的话,大抵会嗤之以鼻,可他却理解了。

    “那便罢了,不过……听闻那些卫所都开始懒散了?”

    方醒无奈的道:“大明的北方暂时不用征伐,南方却是要出海,所以大家都以为大明平定了四方,从此无需征战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你认为大明还有那些敌人?”

    朱高炽颇有兴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肉迷国,其次便是……其次那些只能渡海攻击。”

    “肉迷国,以前还有过进贡,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朱高炽必须要掌握大明的周边态势,从而制定出相应的政策。

    方醒点头道:“当年哈烈老王一战俘获了肉迷国的皇帝,该国其后便陷入了低潮,不过其国庞大,人口众多,对外扩张的欲/望强烈。”

    朱高炽沉吟道:“哈烈此刻必然在内乱,肉迷国若是警觉,那必然会趁机壮大,甚至会攻打哈烈,嗯,朕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等方醒走了之后,朱高炽一直在沉思中。

    没多久,梁中就来了,他俯身在朱高炽的耳边低声说道:“陛下,出去之后,吕大人抱怨您没有处置兴和伯,杨士奇大人闻言就不搭理他,金幼孜大人和杨荣大人在窃窃私语……”

    朱高炽的眼睛一直在闭着,梁中却不认为他在睡觉,就躬身等候着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朱高炽突然说道:“朕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后掌控后宫,因为都是女人,所以属性:阴!

    手中有权,那当然是畅快的。可朱高炽登基之后,却在它处留宿居多,把皇后给冷落了。

    不过多年的夫妻,皇后自然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什么德行,也没有期待,各自相安。

    今日各处嫔妃约好了来皇后这边相聚,于是从早饭后,这里就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皇后居于上首,自然尊荣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而下首第一人虽然年岁不小,却自有一番雍容之态,这就是皇后之下的第一人,为朱高炽生了三个儿子的皇贵妃郭氏。

    下面的就是各位嫔妃,其中一人只是端坐,并未加入聊天的群体,很是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这位就是张辅的女儿,刚被封为敬妃的张氏。

    郭贵妃自然不会加入到八卦的行列中去,只是坐着静听,不时看看这些人的神色。

    看到敬妃一直不说话,郭贵妃就微微一笑,说道:“敬妃这个敬字好啊!果真是自有一番风采在里头。”

    张氏一听没立即回应,而是思索了一下,才说道:“娘娘夸赞了,只是谨言慎行罢了。”

    郭贵妃点头道:“谨慎好!虽然娘娘仁慈,可谨慎些,少给陛下和娘娘惹麻烦,这就是有功。娘娘您说可是?”

    皇后正在发呆,不知道在想什么,闻言楞了一下,一个嬷嬷俯身把刚才的话转告给了她。

    “敬妃乃是英国公的女儿,英国公国朝重臣,为人谨慎,这便是女从父,不错。”

    皇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淡淡的道:“至于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下面的交谈马上停止了,人人满面堆笑,就等着看今天的大戏。

    “至于你们,陛下操劳国事,可一回到后宫,见到的都是一个样的人,那岂不是给他添堵吗?还是各归各的吧。”

    敬妃起身行礼,然后坐下,果真是谨言慎行。

    而郭贵妃却爽朗的笑道:“娘娘说的再不会错了,陛下若是回来看到都是一个模子的人,肯定会宁可在前面自己睡下了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陛下驾到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