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529章 舔犊,审讯
    魏青直到下午才带队回到了东厂。

    “公公,有人先下手了,下官追击无果。”

    孙祥正在喝茶,闻言他慢条斯理的放下茶杯,缓缓的道:“你要记住了,此事本不大,可问题就出在那些文官们信誓旦旦的说……那些藩属国忠心耿耿,永慕大明。而曹老二泄露了船队停开,水手解散的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魏青皱眉道:“公公,此事保不了密啊!好多人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孙祥淡淡的道:“可他还说了,说大明此后不再出海。而且得知的人还是那些使者。”

    “他疯了?”

    魏青觉得只有疯子才敢这么干。

    “他没疯。”

    孙祥的眼中多了些讥诮,说道:“有人需要他这么说,然后那些藩属国就和大明离心了,以后谁敢再提下西洋?”

    魏青心中一凛,说道:“公公,那此事就是针对郑公公,还有兴和伯他们!肯定是那些文官。”

    孙祥赞许的道:“你长进了。”

    魏青赧然道:“还是公公指点,下官才想到这些,不过这样的话,下官认为,抓走曹老二的弄不好就是兴和伯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孙祥展颜微笑道:“见微知著,你确实是长进了。朝中对下西洋最热衷的大概就是郑和,可郑和此刻在金陵镇守。除去兴和伯再无他人。”

    魏青咂舌道:“兴和伯这是要和文官们扛上了呀!果真是无畏。”

    孙祥重新垂眸,淡淡的道:“从他开科学以后,就和文官文人们再无转圜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朱瞻基在宫中颇为自由,甚至是朱高炽登基后也没有改变这种自由。

    “端端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抱着女儿轻声叫唤着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

    端端伸出右手啪的一下打在朱瞻基的脸上,欢喜的笑了。

    胡善祥担心的道:“殿下,端端欢喜就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笑了笑,任由端端揪住自己的脸,说道:“德华兄三个孩子,他自己说了,孩子小时候打人只是无意识的,被抓也是常事,有段时间他的脸上被平安抓出了几道疤痕,照样出门办事。”

    胡善祥噗嗤就笑了:“臣妾也经常被抓,不过后来学聪明了,一看见她挥手就躲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端端一爪就抓在了朱瞻基的脸上。他吃痛之下就轻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胡善祥大惊,急忙想去抱过端端,朱瞻基却扯着半边脸说道:“无碍!练武时受过比这更重的伤,当年北征时也曾经历险,若无德华兄,我早几年就命丧草原了。”

    胡善祥只觉得心跳如雷,她刚才担心朱瞻基会把端端给扔在地上,此时闻言不禁松了口气,说道:“战阵之上凶险,幸好现在海清河晏,大明没了对手,可以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的面色微冷,说道:“外面很大,故步自封,那就是坐以待毙。”

    端端正在研究朱瞻基那稀疏的胡须,被这冷冷的话给吓了一跳。她的小身子猛地后仰,惊讶的看着朱瞻基。

    朱瞻基刚重新挤出笑容,端端却小嘴一瘪,哇的一声就哭了。

    “端端怎么哭了?端端快别哭了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朱瞻基手忙脚乱,甚至是有些惶恐的模样,胡善祥心中一怔,然后才接过了端端,低声的哄着。

    朱瞻基看着胡善祥脸上的柔情,竟有些呆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,贾全求见。”

    门外雀尾进来禀告道,朱瞻基点点头,在胡善祥诧异的眼神中,伸出手去,笨拙的擦去端端脸上的泪珠,然后凝视了片刻,才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等朱瞻基前脚一走,刚才大气都不敢出的嬷嬷说道:“娘娘,殿下对郡主可是真上心啊!”

    胡善祥哄着端端,接过帕子给她擦了泪珠,叹道:“那是因为就这么一个孩子,等以后孩子多了,谁知道会喜欢谁?”

    嬷嬷的笑容凝固,垂眸道:“可郡主总是最先的,殿下很难忘怀,再说……您还年轻,总还会生孩子的,肯定能生一个……小郡王。”

    胡善祥把端端抱在怀里,感受着她的哽咽,茫然的道:“我……不知道呢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外面,贾全已经在等着了,朱瞻基沉声问道:“如何了?”

    贾全一脸喜意的道:“东厂的人慢了,被王大人他们抢先一步抓到了那人,现在兴和伯也去了,准备一起讯问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脸上的喜意消退了些,皱眉道:“我不是说别告诉他吗?这趟浑水不好趟。”

    贾全苦笑道:“是兴和伯的家丁先发现了那人,看来兴和伯和您想到一块儿了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摇摇头,“注意了,此事最好别拉上他,毕竟父皇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山的那片营地依然是禁忌之地,可等方醒到了之后,王琰却不屑的道:“有人在盯着,估摸着是现在那位的人,生怕咱们哪天摸进了京城,直接改天换日。”

    方醒丝毫没觉得这话大逆不道,看看边上的两个副千户陈登和肖顾伟,都是一脸的理所当然,他就知道朱棣给朱瞻基留下了一千余人的死士。

    可怕的规模!

    如果这一千余人化整为零混进京城,方醒觉得所有人都要做噩梦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人?”

    营地里空荡荡的,只有十余人在。

    “都进山操练去了,大概要后天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方醒摇摇头,觉得这只军队最好的归宿就是战场。

    王琰带着方醒进了一间木屋,里面五花大绑着一个瘦削的男子。

    看到方醒进来,男子悲声道:“兴和伯,小的只是说漏嘴了呀!”

    “曹老二?”

    有人给方醒递了张椅子,他坐下后,看着边上两个手持皮鞭的大汉说道:“听闻曹大人嘴紧,别客气,下手重些,打不死就成。”

    左边一个大汉耍了个鞭花,长鞭在空中发出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长鞭挥动,曹老二惨嚎一声,身上就多了一道鞭痕,并迅速肿胀起来。

    鞭打在继续着,曹老二的惨嚎充斥着这个木屋,并扩散出去。

    方醒靠在椅背上,说道:“此事是有人想阻截重开船队下西洋,你不说本伯也知道会是什么人,只不过想确认一下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一鞭之后,方醒问道:“可愿说了吗?”

    曹老二的身上全是鞭痕,他在木柱上扭曲着身体,喘息道:“伯爷,伯爷,小的是不小心说出去的呀!打死小的也只能是假话。”

    方醒冷笑道:“你传了话,背后的人本来是不想动你,谁知道本伯进宫劝说陛下,还有夏大人他们也在这边,曹老二,你是发现事情闹大了才跑的,可对?”

    曹老二垂首不语。

    “你在害怕。”

    方醒说道:“你怕被人灭口,因为你出逃之后,你的家人会更倒霉。你是想着家人最多是流放吧?可本伯告诉你,此事之大,涉及之广,不是你一个小吏能扛住的,你的家人最后会沦为牺牲品!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